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明堂攝。

我們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個人。

──Max Frisch

出自於瑞士作家Max Frisch的這段話,一語道盡台灣在移民工議題上,現實與理想的脫節。蔡英文政府上台提出「新南向」後,台灣社會驟然瀰漫一種氣氛,強調新住民與在台移工對台灣的價值和意義,從中央政府至地方,紛紛提出各種政策措施,象徵對移民工與新二代的重視。台中市政府甚至將具有百年歷史的第一廣場,更名為東協廣場,希望能成為移民工休假放鬆的好去處,成為具有東南亞意象的消費場域,吸引觀光客與台灣人回籠。

但親愛的台灣人,請問你曾不曾問過這些來自東南亞、有著截然不同文化習俗、興趣與愛好的人們,是否願意成為一種外交政策工具?在制定各種相關政策之前,請先理解:我們面對的不僅是移民工,而是需要被尊重的「人」。

那些你沒有注意過的歧視

先不論我們面對的政策是否合宜,價值的重分配是否產生新的歧視與排擠。民間對「新南向」和「東南亞」存在截然不同的看法。服務移民工的民間組織珍視這樣的契機,也提出各種意見與想法,表示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應該從基層扎根,重視語言教育和文化認識的養成,才是長遠的做法;另一方面,台灣社會長久存在的移民工歧視並非一時三刻得以消除,強調台灣人優先或認為台灣人被漠視的聲音亦有耳聞。

今年幾次仲介工會與移工人權團體大鬥法,仲介業者以「保障台灣雇主權益、捍衛台灣人就業權」挑撥排外情緒,強烈抵制刪除就業服務法52條的移工三年返國條款。這種對立並不會因為就服法52條修法刪除三年返國一次規定而落幕,而是會伴隨著總體經濟狀況與政府政策資源配置持續上演。

身為一位雙親皆為閩南血統、台語講得不甚輪轉,還會被新二代朋友嘲笑「臭乳呆」的台灣人,日前有幸邀請壹零玖伍東南亞文史工作室(簡稱1095,)的創辦人官安妮至課堂分享「移民工在台的社區參與:以台中東協廣場為例」。聽完之後,心裡有些感觸不吐不快。

因為中文聽說讀寫能力沒有太多障礙,除安妮分享的移民工故事外,我們有更多機會聽到的是台灣民眾對移民工的負面想法或質疑,包括過去常在新聞媒體及坊間討論抨擊移工聚集的社區環境髒亂,治安差,時常群聚在一起讓人感到害怕……,亦有一部份民眾經常以我們對移工很好,把他們當家人一樣看待,但他們的工作態度如何如何,他們應該怎樣才對。

這些抱怨追根究柢在於移工被視為「勞動力」來台,並未每位都能滿足雇主期望的工作量。筆者有機會接觸到一些移民工,有人擅長印尼傳統工藝「禪繞畫」,熱愛閱讀也利用工作之餘在印尼空中大學進修;有人喜愛搖滾樂,只要有機會休假,就會跟其他移工朋友一同組成樂團,到台中公園附近的音樂團練室練習,也南北奔波尋找表演機會;我也遇過街舞社團,在工廠空地的一角練習,志工性質的參與政府活動;或者希望鍛鍊身心,在休假時間堅持練習傳統武術,推廣其國家的武術文化。

他們不只是勞動力,更是一個一個的人

從這些移工朋友的身上,我們看到的不僅是一個「勞動力」,而是跟其他台灣年輕人一樣的動能,有自己的興趣、愛好與夢想,離家打拚是為了尋求機會,希望改善家裡的環境。筆者也陪著其中一位移工渡過失戀的低潮,兩個失戀的人趁休假去找好吃的食物療傷;也看過移工樂團為了爭取舞台演出的機會,即便在彰化工作,仍趕搭夜班車至高雄,準備明天的演出,還因為太晚才到高雄,找不到住宿的地方,直接窩在天橋上休息。

在和移民工的相處過程中,我所感受到不是簡單的「我者/他者」的二分法,是同樣身為「人」,我們有著類似的困擾和興趣。雖然出生在不同的社會,浸養於歧異的文化,種種外在環境因素使我們有著截然不同的生命故事,但在此之前我們都是「人」。面對「人」這樣擁有其極複雜心靈的生物,心思多複雜,關係可能就有多複雜。這種複雜性無法透過金錢或是身份去簡化,在我們以各種身份責任強加之前,是否曾想過這一點?

當筆者聽聞自己同胞,因為偏見、片面印象乃至歧視,要求政府加派警員巡邏駐查,或舉報群聚練習可能是恐怖份子的活動,無視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人」,在異鄉漂泊只為了返鄉能給家人更好的生活,當下其實真的非常難受。 

以「補充性勞動力」和「配偶」到現在的「外交尖兵」,這群在台的東南亞各國人士,男男女女,有些人就只是和我們在路上擦身而過,如同參考書一樣過目即忘;有的可能因為長久相處,發現共同的興趣和價值觀,愛苗滋長,願意挑戰跨文化的隔閡,攜手共伴一生;當然也可能因為種種差異產生的不愉快,使雙方關係生變。

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們,或許有一天會成為我們的家人、親人、愛人、朋友、鄰居或可能只是路人。筆者課堂的學生中,有一位心得分享令我印象深刻:「試想,你走在澳洲的街頭,澳洲人對你投來異樣眼光、伸手抓緊自己的包包,你會有什麼感受?如果你不喜歡,那就別這樣對待他們,因為我們都只是被生活追趕的人。」

在安妮的分享中,曾提及一位泰國來台留學生分享的話:「寧願你嘗試去問去瞭解,也不要什麼都不做而直接用行動來排擠或歧視我。有問,至少你就有認識我的機會。」在新南向之前或新南向之後,請正視從四方來自台灣的他們,或許有一天,他們會加入我們,然而在各種區分的嘗試中,希望你會發現我們彼此凝視的目光裡,我們都是「人」,善待和尊重不應有差異。

(作者為台中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兼任講師)

瀏覽次數:1567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