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本文為作者2016年5月25日在巴黎第十五屆國際公共管理年會、5月28日在馬德里民主城市研討會上發表的演講。

很榮幸能夠來到這裡,跟各位分享來自台灣這個2千3百萬人口的島嶼的故事。

5月20日,是台灣新任總統蔡英文的就職日。我個人相當高興,因為我有投票給她,主要的原因是我和八隻貓、兩隻狗一起住,而蔡英文也對動物友善,和我的價值接近:婚姻平權、多元文化、原住民權、消除死刑,當然還有動物福利。

蔡英文未婚,也沒有伴侶,所以她最親近的家人就是這兩隻貓和三隻狗。這種情況最大的優點,就是沒人可以賄賂牠們。嗯,其實用零食就可以了──不過牠們不會因此去改變蔡英文的政策。

從1月大選到5月交接,行政權的移轉花了4個月。過程非常文明,沒有出現黨派惡鬥,因為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同時也是前 Google 工程師張善政,並沒有政黨歸屬。

張善政的主要貢獻,是要求開放100萬歐元以下公務系統的所有資料;這讓台灣在全球開放資料指數的排名躍升到第1名。

他的繼任者,也就是現任行政院長林全,也是無黨籍;他們的共識是透明化的政權移轉,將所有行政部門的交接資料都公開上網。

現在台灣有越來越多無黨派、政策優先的政治人物,包括台北市長、醫學教授柯文哲,以及副總統、流行病學者陳建仁。

我們如何掙脫數十年來政黨政治的束縛? 這要從2014年3月佔領了立法院22 天的太陽花運動說起。

當時國會打算以國內事務方式,通過與北京的貿易協定,拒絕進行其他國際協議應有的流程──所以反對者佔領了國會議事廳,自行舉行審議。

上百位零時政府(g0v)的黑客建立了即時資通訊系統,進行資源整合、線上直播、記錄、翻譯──向街上50萬名群眾,與網上數百萬人轉播現場情形。

為什麼台灣有這麼多公民黑客,自願投入民主工作?我認為這是因為,我們是生在言論自由環境下的第一代──在蔣政權獨裁統治時期,曾以《戒嚴令》壓制言論自由將近40年之久。

1988年,報禁解除的同時,個人電腦也出現了。

1996年台灣舉行首次總統大選,全球資訊網也在這一年普及。網路與民主共同發展、共同散播,相互融合。

所以,我們這些自由軟體的工作者,也一直關注對社會造成的影響;我很高興能夠看到「夜之起義」(Nuit Debout)的數位工作組,運用了我們在太陽花運動當時採用、改善的工具。

癱瘓行政的模因

2014 年底的六都選舉,將許多運動人士帶進地方政府。在中央,新的行政院長也向公民黑客招手,邀請他們一起重新制訂政策決定的程序。

當時群眾票選的首要任務,就是解決在全世界像傳染病一樣造成政府癱瘓的 Uber。

Uber不只是一家公司,也是一種傳播甚廣的模因(meme),一種稱為「共享經濟」的心靈流感。政府完全拿它沒辦法;就算巴黎市政府將它的辦公室關閉,應用程式還是可以繼續運作。

2014年,台北市的計程車司機包圍交通部抗議,要求談判。但模因就和生物學上的病毒一樣:我們要怎麼跟流感談判?

當時的行政院電子商務產業發展指導小組召集人蔡玉玲,希望所有利害關係人都能加入討論。因為台灣還沒有國家公共辯論委員會,所以蔡玉玲加入零時政府黑客松,試著共同制定審議程序。

審議,也就是共同深入思考某項議題,是對抗心靈流感的疫苗。只有每個人(乘客與駕駛、學者與公務員)都傾聽彼此的意見、達成共識,未來我們才能對造成分歧的公關活動免疫。

適當的審議程序包含四個要素:

事實:「我們知道些什麼?」
感受:「我們如何反應?」
想法:「還有什麼可能性?」
決定:「我們所有人能達成什麼共識?」

然而,如果決策程序不夠透明,我們所知的事實就不會與政策制定者相同。

若沒有考量所有相關事實與所有人的感受,想法就會成為意識形態──使人對新事實、其他人的感受視而不見的心靈病毒。

所以我們的第一步是開放資料,也就是公布所有事實。不只是數字,還有會議資料、研究結果、分析報告──蔡玉玲公開了所有手上的資料,也邀請民間社會提供資料,讓每個人都站在同一個立足點上。

接下來,我們運用了互動式調查技術。系統自動將參加者分組顯示,向使用者出示「是或否」的陳述句,一次一句。每個參加者都有一個虛擬化身,點擊「同意」或「不同意」時,虛擬化身就會走向意見相同的虛擬化身團體。隨後又會出現下一個陳述句。每個人都可以向其他人提出意見,提供大家投票。

我們同時向所有利害關係人送出Pol.is調查,以確保參加者的多樣性。很快地就出現了四群人:計程車司機、Uber司機、Uber乘客、以及其他乘客。

Pol.is系統向各個群組顯示各自的共識,以及其他群組對此的看法。我們鼓勵參加者提出更多全面性的看法,承諾將「多數意見」納入議程。

四週後,參與者一致達成了條理分明的一套想法、期望與建議,形成了清楚的議程,交由利害關係人,在公開直播會議裡回應。

5月23日,審議達成的共識正式納入新規範:

計程車不必再漆成黃色。
App 車隊只要不削價競爭、路邊攬客,就可以自由營業。
App 中必須顯示車型與駕駛資訊、預估費率、顧客評分。
每趟車費須納稅、接受稽核。

目前Uber尚未表示是否接受最後一項規定,不過其他類似Uber的應用程式已經開始進入市場。

Uber之後的Airbnb審議也進行得很順利,因為Airbnb寄送電子郵件給所有台灣會員,敦促會員線上加入審議。Airbnb的共同創辦人也親自訪台,接受所有達成的共識。

打造和平的渠道

建造這個程序的都是志工,運用閒暇時間投入,所以我們完全倚賴自由軟體,以及自動化協調工具;過去的經驗證明,這些軟體與工具即使在大規模使用下,也能運作順暢。不過,許多國家政策面臨的問題卻恰恰相反。

Uber與Airbnb都是熱門議題,但其他公共議題(如司法改革、國土計畫、文化政策)的報導,就遠遠不及。主流媒體不會刊登漫長的說明,也無從做出引人注意的短評。

所以2015年底,有些占領者們開設了新的媒體渠道,與太陽花一樣採用開源、非營利、大眾參與的方式運作。

畫面左方是《報導者》,一個主要從事調查報導與公共議題的新聞網站,得到了 300,000 歐元的捐款,有 100,000 名訂閱者。

畫面右方則是《政問》。這是互動式的網路政論節目,每週四晚間直播,由一名專業來賓談論一項政策議題──例如台北市長談醫療、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談資訊基礎建設,本週的來賓是新任文化部長鄭麗君。

節目內容的定調來自於大眾,每週一開始進行互動式民調,收集觀眾反應,再做成圖表式的摘要與文章。來賓在節目中有40分鐘暢談理念,其後20分鐘在線上聊天室進行快問快答──至今已有 200,000 名線上瀏覽者。

第一季的節目以虛擬實境、360度高畫質全景攝影拍攝。現場布置的反思空間,改變了對話的性質。來賓不再是一張張模糊的臉孔,只顧著對著攝影機後想像的觀眾滔滔不絕,而會感受到來自攝影棚的關注,專心傳達自己的理念──如果他們說了一個笑話,觀眾可以感受到房間裡的人是不是笑了出來。

太陽花運動後,市級的審議程序也開始蓬勃發展。今年2月,台南市在飛雁新村採用了 COP21世界公民高峰會的方法;飛雁新村是飽受爭議的都更區,建設公司、考古學家、環保主義者與當地居民之間的衝突不斷上升。

透過開放資料與各方利害關係人協同製作的簡報,審議程序成功化解了數百名當地居民的誤解,最後居民同意對市府提出一系列較為折衷的意見。

雖然我們越來越熟悉由專業主持人協助的聽證會或審議程序,大規模的公共建設仍然是一大挑戰。

以機場為例:建築師往往各持己見。公民可以選擇要相信哪一位建築師,但示意圖與模型通常過於抽象,民眾難以在充分了解資訊的情形下作出決定。

隨著國家採取「預設開放資料」的政策,原始資料的公開已經不成問題──問題在於如何將原始資料轉為社會議題,讓每個人都能針對議題進行有意義的對話與貢獻。

今年一月我來到巴黎,在〈思想之夜〉與Blaise對談。我們深入討論如何在虛擬世界中設計審議程序、加入建築師的視野,並即時與其互動。目標在於讓參與審議程序成為一種享受──就像收看、演出3D IMAX電影。

今天,HTC Vive與Oculus的虛擬桌面共用工具已經面世。等到今年9月更便宜的「白日夢」機型登場時,我會帶中國美術學院的朋友一起探索這些工具。

到時候我會再次造訪巴黎,將自己的3D模型傳送到杭州──並且用虛擬實境遙現錄下學期的課程,未來每個人都可以重新進入虛擬教室參與。如果成功,我們會將這項實驗擴展至全球,那麼我就可以花更多時間在家──跟兩隻狗、八隻貓待在一起。

說到貓:大貓「台灣雲豹」,在我出生前後就絕種了。

台灣是個小島,面積與諾曼地相仿,但居住著全球1.5%的物種,海洋生物的種類高達世界的1/10。

不過,過度開發摧毀了許多動物的棲地,包括這裡的石虎在內。現在已經少於500隻了。

時間回到2013年4月,當立法院長同意抗議者的要求後,許多參與者走出立法院──但不是回家,而是集體路過環保署,阻止了會讓石虎滅絕的道路建設。

當時大規模的動員深深觸動了我。但我們必須承認,這是因為貓咪真的太可愛了。但流浪狗呢?那些沒那麼可愛,但對生物圈同樣重要的物種呢?

兩個月前我來到巴黎迪士尼時,忽然想到答案。

迪士尼最受歡迎的大部分是硬體設施,例如雲霄飛車、大怒神。不過有一個例外:料理鼠王虛擬實境專區。五分鐘內,我變得跟老鼠一樣小,滑下屋頂、被人類追著跑……

我記得我當時想:就是這個!然後我找到幾個類似〈創世神〉的虛擬實境工具,可以讓建築圖變成實境,內建縮小燈──所以我也會在9月的工作坊嘗試這些應用。其中有許多是設計為遊戲用,不過我們總是可以把它們改造成負有使命的遊戲。

我想邀請各位,把民主本身,想像成負有使命的遊戲。投票是入門等級,跟在社群媒體上按「讚」一樣。

開放資料再上一級──預算、法律、統計資料都公開上網,人們就可以分享連結,看到全局。

論壇也非常有用──如果問題都能即時得到回應,就能在公務員與公民社會間搭起一道橋樑。

接下來我們就能進行有意義的諮詢──眾人可以公開辯論議題、發掘新的事實、分享彼此的感受。

審議的等級就更高了──民選公職人員與私部門的公司,如果能對等傾聽公眾意見,公開作出承諾,那麼公民社會也可以傾聽他們的意見。

最高等級,真正的議程設定權,永遠無法由上而下給予,因為這改變了遊戲規則。只有在我們準備好透過事實、感受、想法──而不是意識形態──彼此分享各自人生的使命時,這種權力才能自然浮現。

時至今日,用意識形態撕裂世界,向意見相同的人群尋求溫暖再簡單不過,因為有社交科技可以當過濾氣泡。勞方與資方、宗教與科學──界線已經畫好了。

不過,許多破壞式的創新概念──機器學習、虛擬實境、自動駕駛車──不斷將人群向彼此壓縮,造成強烈的社會衝擊。

最終的衝擊是所謂的「奇點」(Singularity),意思就是所有人同時喪失所有的能動性。

如果我們已經中了意識形態的病毒,讓它定義了一個人怎樣才叫「有用」,那麼當機器的功用更強時,我們當然會驚慌不已。不過其實不必如此。

數學上,許多奇點其實可以消解,只要引入額外的「t」維度,在原點相會、彼此傾聽,一次次次相會與傾聽,就能獲得解決。

透過審議,人類、動物、植物、河流諸眾──更重要的,我們對自己過去與將來的眾多想像──得以匯聚,成為「眾點」(Plurality)。

或許「奇點」不斷逼近。 但是「眾點」就在這裡。

我想引用蔡英文在總統就職演說中的談話作為結語:

「以前的民主,是兩個價值觀的對決。現在的民主,則是不同價值觀的對話。打造一個沒有被意識形態綁架的『團結的民主』;打造一個可以回應社會與經濟問題的『有效率的民主』;打造一個能夠實質照料人民的『務實的民主』。」

──這是一場重新創造民主的實驗。讓我們繼續傾聽彼此。

謝謝大家的傾聽。

(作者為自由軟體程式員,曾參與g0v社群發起,並致力於自由軟體國際化。)

瀏覽次數:308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