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chia ying Yang@flickr, CC BY 2.0

近來對於教師擔任校外交通導護一事,教育圈沸沸揚揚,教師與家長都從不同角度提出看法。在各自表述之餘,我們或許也可以回到法規本身,來看看教師擔任導護一事究竟是否合理?

要求老師執行導護,於法有據嗎?

中央法規標準法第5條「關於人民權利、義務者,應以法律定之。」教師法第16條第7項「除法令另有規定者外,教師得拒絕參與教育行政機關或學校所指派與教學無關之工作或活動。」因此,教師執行的校外交通導護,依照上面引述的法條,若非為法律、法規命令下必須執行的工作,則需與教學相關,否則教師是可以拒絕的。

其次,依照「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39條:「父母或監護人不得疏縱未滿14歲之人,擅自穿越車道,或於交通頻繁之道路或鐵路平交道附近任意奔跑、追逐、嬉戲或坐、臥、蹲、立,阻礙交通。」「兒童少年福利法」第32條:「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之人不得使兒童獨處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維護交通秩序,確保交通安全,為交通主管機關及警察機關之職責。」所以,學童上學路途中的安全,應該是由父母或監護人擔負責任;而道路交通安全,應該交由交通主管機關及警察機關維護。從這些地方看來,校外交通導護工作顯然並非學校教師應該擔負的工作。

再來,依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條規定「駕駛人駕駛車輛或行人在道路上,應遵守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之指示、警告、禁制規定,並服從執行交通勤務之警察或依法令執行指揮交通及交通稽查任務人員之指揮。」其中,「依法令執行指揮交通之人員」並未涵蓋教師,而教師也沒有指揮交通的權限。而且,若因教師擔任導護而發生訴訟,依照「教師因公涉訟輔助辦法」,也沒有涵蓋這種狀況,法院的見解判決往往因此對教師不利。

最後,學校教師必須擔負班級學童之安全責任。擔任校外導護自然無法同時顧及那些留在教室內的孩子,但班級內發生事故又必須承擔責任,明顯的矛盾,顯然對於教師工作內容無限上綱,加重教師原本不應承擔的責任。

護送學童上學是教師的責任?

如上面的行政解釋及法規對照,交通導護並非老師的教學工作。同時,從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道路交通安全規則、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具體規範而言,學童的就學安全應該是由監護人負起的。我們可以看看以下這些法規: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49條:「任何人對於兒童及少年不得有下列行為:......迫使或誘使兒童及少年處於對其生命、身體易發生立即危險或傷害之環境。」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39條:「父母或監護人不得疏縱未滿14歲之人,擅自穿越車道,或於交通頻繁之道路或鐵路平交道附近任意奔跑、追逐、嬉戲或坐、臥、蹲、立,阻礙交通。」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5-4條:「未滿14歲之人違反本條例之規定,處罰其法定代理人或監護人。」

上述的法規,是全體國民都應遵守的基本原則。因此,護送孩子就學路上的安全,不管在情感面或法律面,本來就是身為家長必盡的職責。若是把學童就學安全納進學校教育,也應該是著重教導學童認識及遵守交通安全的重要性,如果把實際的護送工作硬性規定為教師的義務,那無疑是過度擴張了學校教育的範疇。

一個健全的國家社會,應該是學校教育、家庭教育及社會教育三者平衡發展,各司其職、各盡其職,而非讓其中一者無限擴張,導致另一邊偏頗甚至萎縮。這都不是學生之福。

教師依法可以在路口管制交通嗎?

在法治社會中,當人們有所衝突時,常訴諸法律訴訟,也常以法律的規範為最後裁決基準。教師管制交通、護送學童上學,教育部雖曾明示這是教師的「愛心工作」,但此「愛心工作」卻是陷教師於不義。今天若有用路人因教師管制交通而對老師提告,教師能因基於愛心而免責嗎?教師能因出於執行公務而免責嗎?

就像3年前卡玫基颱風襲台,台南縣救難協會的3名義工,救援一對買姓夫妻,但救難船被大水打翻,義工獲救,老夫妻卻溺死了。家屬怒告義工沒有讓老夫妻穿上救生衣,法官判決3個人要關4個月,家屬要求600萬賠款。他們曾因出於善意救援而得到免責嗎?

依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條所規定之「駕駛人……應遵守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之指示、警告、禁制規定,並服從執行交通勤務之警察或依法令執行指揮交通及交通稽查任務人員之指揮。」教師不是警察、不是依法令執行交通或稽查的人員,在缺乏法律保障的情況下,真能讓教師安心執行導護嗎?甚至,他們本身去管制交通,就是違法的。

教師管制交通,政府供的保障「足夠」嗎?

教師在危險路口執行導護,看似執行公務,若因此產生事故或糾紛,似乎適用「教師因公涉訟輔助辦法」。但仔細對照此辦法的適用項目第4條:「教師認為該管業務主管人員於職務監督範圍內所下達之命令違法,經向該主管人員報告,該主管人員認其命令未違法,並以書面下達時,教師服從該命令執行職務涉訟者,視為依法執行職務。但其命令違反刑事法律者,不得視為依法執行職務。」也就是說,除非校方以書面命令要求,否則老師進行導護工作不會被認為是「依法執行職務」。

台中市教師工會會員曾向學校主管要求下達書面命令,但校方卻不願意處理,可見「執行導護」是否為執行公務,已排除此項工作的適法範圍。路口並非教師的教學場域,其危險程度涉及各種因素,若發生事故僅給予「公務人員因公傷殘死亡慰問金發給辦法」、「公傷假」之便,會不會略顯薄弱?

校內班級教學與校外交通導護,哪個重要?

教師執行校外交通導護的時間與班級教學時間,在時間上有時會產生衝突。究竟是照顧班級教學比較重要,還是到交通導護崗位比較重要?常產生不必要的困擾。雖然法律上有不能苛責的規定,但若於班級教學時間的「空窗期」發生意外,直接面對的就是家長的指責,家長能否在孩子受到傷害的時候完全體諒教師的無奈?這又是另一個棘手的問題。

況且,教師在班級內教學的時間,本來就應對班級中的學童負起責任。因此,學校能否建立工作管理機制,以免於導護期間發生其他事故,則是另一重點。但依目前的運作機制而言,大家都只能自求多福、希望不要出事而已。

(作者為台中市教師職業工會理事長)

瀏覽次數:3664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