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鍾士為攝。

這篇文章不是為同志們寫的,也不是為基督徒們,而是為台灣每個嘗試在民主體制中,追求自由平等的公民們。

就在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佔據所有媒體版面之時,有個新的公投連署提案通過了第一階段門檻。此次公投由「信心希望聯盟」(簡稱「信望盟」)推動。此聯盟大部分成員具基督教背景,動員主力、目標群與之前推動1130大遊行的護家盟、以及2012年起開始反對性別平等教育納入課綱的真愛聯盟有相當重疊。此公投的題目為:「婚姻家庭制度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重要基礎。您是否同意民法親屬編『婚姻』、『父母子女』、『監護』與『家』四章中,涉及夫妻、血緣與人倫關係的規定,未經公民投票通過不得修法?」(簡稱「護家公投」)。

關於多元成家法案的利弊得失,以及聖經是否反對同性戀,已多不少深刻且具有洞見的分析。因此,我想聚焦於此次護家公投,談談為何一個以「人民」為名的行動,不見得是民主社會公民應該支持的。

民主公投的條件

首先,我們先談談什麼是民主社會的公投制度。公民投票法是民主化的產物之一,提供直接民主的制度基礎,用來補足代議民主的缺陷。在公民投票法規範下進行的護家公投,或許是「合法的」(註一),但未必是民主社會應該張開雙手擁抱的,關鍵在於:你我如何想像民主、如何期待民主。 

民主的意義是:人民為國家的主人;但民主不等於多數、不等於激情、更不可以民主為名壓迫少數。整個民主憲政的發展史,可以說是在確立人民主體性的同時,嘗試用理性導引激情。美國制憲者在聯邦論第49篇中強調「只有公眾的理性應該控制管理政府,而激情應該被政府管理。」而憲法中權力分立及基本人權的設計,就是用來確保群眾的激情可以受到公共精神與理性的指引。因此,任何一個公投提案,都必須在回應民眾激情動員的同時,受到理性導引與憲法的規範,才能真正彰顯民主、深化民主。

一個符合民主精神的公投提案,至少應該符合以下四個條件,分別是:1)充分正確資訊基礎與自主決定;2)以符合公共精神形成的理由辯論公共決策;3)對少數者平等尊重與關懷;4)保留民主政治反映社會變遷的管道。欠缺這些條件的公投,就只是欠缺理性的多數激情暴力,這對民主是有害的。

護家公投正是一個以民主為名,卻違背上述四個條件,是有民主陷阱的公投倡議。

陷阱一:混淆錯誤的資訊,侵蝕理性自主的基礎

公投要展現民主的第一個前提,是參與的公民能夠獲取與議題相關,正確且充分資訊,這是自由的個人能在自主下做出決定的基礎。護家公投看似簡單的訴求,卻是夾帶著錯誤資訊與混雜的議題一起推動的,以各種扭曲錯誤的資訊、或與其他議題的不當聯結誤導民眾,並且刻意污名化「婚姻平權法案」(民法親屬編修正),例如信望盟與護家盟的各項宣傳資訊,都以「戀童合法、性侵合法、亂倫合法、小三合法」等誤導民眾,讓人以為這是修正民法親屬篇972條後會產生的結果(註二)。

信望盟官網和粉絲頁處處可見延續自護家盟的錯誤資訊:「支持同志婚姻等於支持亂倫與性濫交」、「同志推動廢除刑法227好讓性侵幼童合法」,不僅與公投提案所要訴求的民法修正案完全無關,還在宣傳中,將同志與支持多元成家的人被描繪成行為乖誕、缺乏思考的墮落族群,是家庭價值的威脅,呼籲基督徒與所有家長則必須責無旁貸、挺身而出,拯救家庭價值免於沈淪。正是這個以錯誤資訊和污名議題建構起來的「妖魔v.s正義」圖像,剝奪了民主公投的理性自主根基。

除了情緒渲染容易導致人們做出錯誤的決定以外,動員過程中的資訊與名譽影響,也容易導致「社會流瀑效應」(social cascade)(註三),使人們因為信心不足或同儕眼光而跟從他人意見,壓縮自主理性決定的空間。收到連署書的人即使覺得哪裡怪怪的,也可能因為自認為欠缺對多元成家法案的足夠瞭解,而聽從長輩、朋友、上級、教會牧師或學校師長的意見。在教會,透過「聖經唯一真理」的權威,學校則透過教育的權威,壓抑各種可能的質疑與反對,動員牧師、長輩、老師或同儕的「關愛」來勸說不願意配合的人。因此即便有不同的想法,在教會與學校的人們往往害怕破壞和諧或被排擠而隱藏或否定自己真正想法。

此外,護家公投的連署多是透過教會動員,與對教育體系的滲透開展的。許多在教會聚會的朋友被要求加入連署,中小學也有教師集體動員學生,要求基督教背景的教師參與連署並在學生聯絡簿中夾帶護家公投連署書,當成「回家作業」(註四)。在這樣的動員基礎上,連署的快速不難想像,只是連署人是否都有得到正確的資訊?是否真的都是完全自主的決定、不受「教友 VS. 牧師」、「家長 VS. 老師」之間,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影響? 

在資訊不足與社群的壓力下,護家公投就像社會流瀑一樣,在教會與學校內往同一個方向瀉落,將理性思辯的自主空間一併傾倒無存。再加上學校與教會權威動員產生的流瀑效應,實在難以相信有多少人在正確認知與自主思考基礎上簽下連署書。

同志婚姻及家庭定義的議題,當然容許且應該訴諸公民的討論,前提是每位公民均在正確充分資訊上理性討論思辯。信望盟所反對的民法親屬編修正,在於修改夫妻的定義使同性可以結婚以及擴張家庭定義以容納社會現實上難以成家的人們,是一個擴張婚姻與家庭權的立法倡議,無關於未成年人性交、性解放、亂倫等議題,更遑論小孩會變成同性戀、不會叫爸媽這種無端指控。

夾雜錯誤資訊、恐懼與污名的護家公投,創造成一個模糊不清卻強而有力的保守價值集結體,在掛上民主的招牌之前,必須先願意去除所有宣傳中的錯誤資訊與偏見,以釐清議題本質。

陷阱二:與公共精神隔絕的極端理由

公投民主正當性的第二個基礎,是每一項關於公共政策的主張,都應該以具有公共精神的理由為基礎,也就是讓社會中其他自由平等公民可以接受的理由。以基督徒為主組成的信望盟,其基於信仰的理念當然是民主社會應該保護尊重的,但如果其嘗試形成公共政策的主張,那就必須提出能經得起公共檢視,並且能夠說服、能被其它公民接受的理由。

只不過,信望盟所堅持的價值與理由禁不起公共價值的檢視,甚至被認為是極端、不理性的。護家公投以家庭價值維護作為主軸提出護家公投的訴求,訴諸的是「同性婚姻法通過就會讓孩子不會叫爸爸媽媽」、「小孩會變成同性戀」、「多元成家法案的下一步就是性解放」等一連串荒謬、沒有任何科學與常理根據的說法,並且未能在「何以一個擴張家庭定義的民法修正案,會危害家庭價值與兒童少年利益」一事上,提出具公共性的理由(註五)。

信望盟聲稱護家公投目的,是希望涉及家庭的重大議題,可以經全民公開討論、共同公決,但事實上,以教會為主的信望盟內部卻只允許一種聲音,並且築起高牆阻隔外界不同的資訊與意見,異議與批評直接被貼上撒旦的標籤,即便在信望盟臉書網站留言質疑,也會在第一時間遭到刪除。以教會為主的信望盟,就像是一個與當代社會隔絕的平行時空,所形成政策主張無論在內部如何堅信不移,難以通過外界的科學與公共檢驗(註六)。信望盟網站說,護家公投是反對一群極端的少數人改變婚姻家庭制度,事實上可能正好相反,在社會公眾的眼中,基督徒逐漸成了荒誕、不理性、難以理解的極端份子。

陷阱三:議題下潛藏的少數剝奪

護家公投最大的問題是在於,在其表面倡導的家庭與民主價值底下,隱藏著歧視少數族群、剝奪少數權利的真正意圖。家庭確實是社會的重要基礎,也值得維護。然而,護家公投所守護的「家庭價值」,是要將家庭侷限在狹隘的「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婚姻形式上,轉換成公共政策的主張,便是阻止透過民法修正案賦予社會中性少數(包括同志、跨性別、或其他未能以異性戀伴侶方式成家的族群),享有如同異性戀般在婚家制度中法律保障的平等權利(註七)。

根據近期許多媒體報導,不少家長並不知道這個名為「保護家庭」,真正的涵義是「迫害同志」、剝奪非異性戀者權益的政治行動。收到連署書「回家作業」的學童轉述:「老師說那份連署書是要推翻同性戀結婚的,因為不可以這樣,否則一個家庭裡就沒有爸爸和媽媽了」(註八)。

公投或許是民主展現的方式之一,但我們可能透過公投否定、剝奪社會少數人的平等自由地位嗎?1935年納粹時期制訂的「紐倫堡法案」,即是以「民主」為名而制訂的法律,目的卻是在將猶太人與同性戀者等當時於社會中不受歡迎的族群排除於德國社會之外(註九)。而這個法律就是後來使猶太人遭到大屠殺的法源依據,是有「民主基礎」的血腥迫害。

基於民主剝奪侵害少數人權利的歷史經驗,平等權早已經成為憲法最重要的基本內涵,要求民主的決定必須以社會成員的平等尊重為前提。台灣憲法也無例外地在第七條,規定了平等權的保障,並且透過多號大法官解釋逐漸充實、強化,避免民主決定對少數人的壓迫。民主當然不是用來正當化多數對少數權利剝奪與限制。

當代的民主精神要求社會中的每一份子,將彼此視為平等自由的成員,少數與弱勢尤其應受到平等關懷與尊重。在這樣的基礎上,民主審議與投票才能成為解決社會歧見、決定公共議題的正當手段。如果一個公投提案目的,在於否定社會中的少數成員追求自由平等的機會,這充其量只是人多的暴政,失去其以人民為主、追求人民自由平等的真意。

陷阱四:阻礙民主變遷的可能

公投作為民主展現的形式,必須保留法律反映社會變動的可能。公投雖可以補充代議民主的不足,但也不能扼殺民主變遷。展現在公投議題上,應該以單一具體議題的肯否意見為呈現,使公投在反映該議題的民意趨向同時,保留以法律或政策反映社會變遷的空間。

護家公投要求民法親屬編中涉及夫妻、血緣與人倫關係的規定必須經過公民投票才能修正,但如果這樣的訴求通過,在現行公投法高門檻的現實下,等於剝奪正常民主政治回應社會中,關於家庭與婚姻價值變動的可能。回顧過去民法諸多歧視女性的條款,例如男性在子女姓氏決定、夫妻居所決定與親權行使中的優先地位,如果都必須透過公民投票才能修法,那麼台灣現在仍無法翻轉父權至上、男尊女卑的價值桎梧。護家公投的訴求等於宣告民法中的觀念與價值無論在將來如何腐朽不正義,都難有修改的機會。

揮舞著捍衛家庭與民主價值的大旗,護家公投透過提高法律反映家庭婚姻議題隨社會變遷的門檻,幾乎等於扼殺未來世代與時俱進的動能。這種阻礙民主變遷的公投題目,根本上卻可能是反民主的。

自由平等的民主公民,應拒絕護家公投

護家公投當然涉及對於同性婚姻的看法,也由於發起組織的背景,難以避免信仰與教義詮釋的爭議,但這對非該信仰背景的公民,其實並不是重點。是否支持護家公投的關鍵,應該繫於我們對台灣民主的期待與想望。

台灣的民主得來不易,需要小心翼翼地維護,並持續努力深化。我所嚮望的台灣民主,是多元包容、理性而充滿活力的。這樣的民主,需要我們將彼此視為自由平等的公民,以具公共性的理由,理性地辯論公共政策,並且隨時保留民主變遷的可能。如果這也是你想望的民主,如果你跟我一樣保有對民主的期待,不希望民主淪為不理性、壓迫少數的工具,或者阻礙社會變遷,我們就應該一起關注由護家公投所潛藏的民主陷阱。

護家公投的問題,不在於支持了什麼價值,而在於否定了什麼。護家公投所否定的,是人民決定的自主理性基礎,是具公共精神與理性的政策辯論、是剝奪少數人的平等尊重與關懷,這樣的公投提案,更阻礙了民主政治變遷的可能。

換句話說,護家公投否定的,正是民主本身。

作為台灣自由民主的公民,你可以保有基督信仰,也可以重視家庭價值,但你不能忽略護家公投對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基礎,可能造成傷害。如果你期待的民主,是建立在理性自主與公共精神的基礎上,是一個將每一份子視為自由平等成員的制度,並且相信民主應該保留反映社會變遷的動能,那麼你應該反對護家公投!

(作者為民主支持者、公共知識份子)

註解

註一:保護家庭公投合法合憲,東森新聞,2015/12/24

註二:楊淳卉,控信望盟「抹黑」 民進黨、綠社盟擬提告,新頭殼,2015/11/11。http://newtalk.tw/news/view/2015-11-11/66654 ;高雄師範大學同志文化研究社全體社員,護家公投連署文宣,栽贓抹黑樣樣來,蘋果日報,2015/12/20

註三:社會流瀑效應是指人們會因為資訊欠缺或情感、名聲等原因,而跟從他人意見。相關討論請見凱斯桑斯坦,剪裁歧見(堯嘉寧譯),頁59-64。(2015)

註四:此事件已經於2015年12月16日教育部性別平等委員會會議中反映。請見教育部第六屆性別平等委員會第8次會議紀錄。

註五:朱家安,信心希望聯盟與護家盟的兩難,聯合新聞網鳴人堂,2015/12/29。 

註六:這種現象在學理上稱做「團體極端化」或「群體兩極化」,亦即人們在經過同質性高的團體審議之後,會產生比原本更為極端的立場。團體內的成員可能因為自身欠缺資訊或既定想法,而容易受到團體內權威者或信賴者的意見影響;有時候也會因為想要取得團體成員的認同而附和團體內主流的想法。於是團體內的成員彼此加持相互的主張,並且隔絕外界與內部不同的聲音。最後團體成員對團體的立場深信不疑,但其理由卻是外界不易難理解也無法被說服。請見凱斯桑斯坦,剪裁歧見(堯嘉寧譯),頁65-67(2015)。

註七:相同看法,請見江河清,充滿歧視的「保護家庭公投」,蘋果日報,2015/12/25。 

註八:廖元鈴,「同性戀不能結婚!」讓小學生把連署書當家庭作業的信望盟,提案竟已跨過公投高門檻,橘報,2015/12/22

註九:紐倫堡法案(Nürnberger Gesetze)由保護德國血統和德國榮譽法與帝國公民權法兩不法律組成,後來成為納粹合法屠殺、壓迫猶太與同性戀者的法律基礎。

瀏覽次數:1597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