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在你的印象中,香港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經濟繁榮?獨立自主?民主自由?如果你去問一個香港人,他的回答會是:「曾經吧。」

曾經香港真的有過這樣的一個時期,那時候,我們經濟一直走在亞洲的前頭,那時候,我們相信廉政公署,相信我們有最乾淨廉潔的政府,那時候,我們以為我們有民主、有自由,然後我們以為,真的有50年不變,但短短的快20年裏,我們,甚麼都變了。

以前的我們,努力就可以獲得回報,我們的上一代,努力就可以創業,可以有自己的一番成就,但從什麼時候開始,香港人變得甚麼都得不到,面對不太向上調整的薪水,加上各種通貨膨脹,他們什麼都沒辦法控制,這一切,就從我們選行政長官的制度開始。

沒有普選,小小一千兩百人的選舉,卻擁有控制7百萬人的權利,而他,我們的行政長官,這樣的當選,就有必要謝票,感謝有權利投票的大商家、大財團,有了政府撐腰的他們,更為猖狂,小商家因為業主大幅加租而無法存活,街道上的小商戶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可以承擔巨額租金的國際品牌、金飾店、藥妝店,香港的文化特色在於把各種文化融合變成自己獨有的在地文化,現在,也因為這種種而將自己的文化漸漸逼到絕境,逼死我們的,是我們自己。

不止商舖的租金上漲,更嚴重的是樓價大幅上升,小小一個彈丸之地,樓價的難以負擔卻高居全球之冠,隨著樓價過高難以負荷,所衍生出的問題,更是嚴重影響香港人的生活,沒辦法買房子,只好用租的,普通的單位太貴,業主就生出了「劏房」,把一個單位分隔成一個個連轉身都有困難的小房間,甚至有「籠房」,人們可以租的,只有一個人大小的籠子,一個房子塞滿超過十個鐵籠,這時候的香港人,就像被囚禁的動物,關在一個個的籠子裏面,別說甚麼隱私了,他們的環境衛生狀況、他們心靈以及精神上的影響,更讓人憂慮。

前一陣子在討論的版權修訂法更讓港人感到憂慮,當中最惹來非議的,是政府可以跳過版權擁有者去控告侵權者,一條本來應該是保障版權的良法,卻讓香港人感到可怕,怕的是政府會以此法打壓言論自由,怕政府會一步一步地立法管制網絡自由,讓香港變得跟中國大陸一樣,被管制、截取、控制我們有網絡上搜尋資料以及發表言論的自由。

以出售評論中國政治的禁書聞名的銅鑼灣書店,連續5位股東及職員失蹤,甚至有其中一名失蹤者的妻子指是中國公安所帶走,他們留給家人的只有不知名的國內來電,兩句「要一段時間才能回家」,以及「別把事情鬧大」,跨境執法並不應該是這件事的重點,這不是跨境執法,這,是綁架!

是我們的香港變了嗎?一國兩制中不是說,中國公安不能在香港境內執法嗎?是在抹殺所有反共的聲音嗎?是在製造人們心中的恐懼嗎?香港再也沒有自己的法理了嗎?我們的香港,怎麼了?

(作者為就讀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的香港人)

瀏覽次數:7328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