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早上七點開著車,廣播裡說的是「還有一個小時今年的Bac考試就要開始了,跟往年一樣第一天考的是哲學,相信大家都和我一樣好奇今年的考題。」

這廣播搞得我這監考人員比考生還緊張,因為今年我要連著好幾天到不同的學校監考去。

今年我又被派去監考理組的哲學考試,題目跟往年一樣是三選一,考試時間長四小時。

今年的題目如下:

"Une œuvre d'art a-t-elle toujours un sens ?"

(藝術作品是否總有意義?)

"La politique échappe-t-elle à l'exigence de vérité ? "

(政治是否逃脫了真實的需求 ?)

"Expliquez le texte de Cicéron, De la divination, 1er siècle avant J-C "

(解讀一則約20行西元前一世紀西塞羅‧古占卜的短文,內容在述訴自然現象如日蝕與月蝕等,題目不要求考生了解學者的學說,但必需充分且精確的了解文意及當下討論的問題。)

今天不聊哲學,想說說這樣的大型考試和台灣有何不同,從一個監考人員的角度來看。

我在台灣擔任過學測及指考的監考人員,進法國教育系統後,也在非洲擔任監考人員,在盧森堡擔任監考人員,今年是我第一次在法國境內擔任Baccalauréat général的監考人員。

台灣的考場大家都知道,校門前一定是一堆補習班在發傳單贈品,進去先看到的一定是考生或家長休息區,這個很新鮮,話說因為我也是台灣的偏鄉子弟,但我於台灣就學期間裡,還真沒有陪考這件事,也未有學校包車帶學生考試,也許早年的台灣人,更像現在的法國人。

法國考試的規定、準則其實和台灣的大同小異,較不同的是台灣會在監考人員的準則上寫著請勿噴香水亦避免著會發出聲響的鞋子。對於考生的規定,則有一項令我印象深刻,那就是禁吃口香糖。回憶裡還曾經發生過同場的監考人員,堅持要記下考生吃口香糖違規事項,其實我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什麼不可以吃口香糖?

法國考試的時間很長,考的是孩子們的耐力,一場四個小時的考試,學生可以帶自已喜歡的東西進去吃喝,目前還沒在報章雜誌看過、也沒遇過有考生帶紅酒及法國乳酪烤鴨等進考場的違記事項,我也沒看到法國對監考人員的服裝儀容有所規定。

四個小時的考試,學生可以一小時後交卷走人,如廁的問題亦然是一小時後才可發生,今天的監考剛好遇到特別認真的學生,一直到三個小時半後,才有人開始交卷。

今天這裡的考生算是很正常,大約二個小時後就會有人想要吃東西然後上廁所,身為監考人員的我,自然是要陪同。猶記得非洲剛果的Bac 考生,同樣是哲學的考科,四小時沒有人要求上廁所,也沒有人帶水帶零食來考試,而且一動也不動,我總是在想,難怪馬拉松是非洲國家的強項。

每年台灣的基測和指考,台灣媒體總是吵吵鬧鬧,補習班要的是標準答案來建立題庫,如果有一天考試就是沒有答案的時候呢?那我們的人生會失去方向嗎?考試的目的是什麼? 是檢測學生學習的過程,還是利用考試的準備把我們訓練成機器人,讓我們都作職場上的作業員呢? 腦子的優劣會影響我們思考的能力嗎?而人生真的有標準答案嗎?

(作者畢業於法國里爾第一大學國際商業事務歐亞組畢,現任Aefe法國海外教師中文教師,任教盧森堡法國高中)

瀏覽次數:1417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