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Nicolas Alejandro,CC BY 2.0

媒體報導常以異色化的方式描述性工作中的性(註一)。異色化的報導是指,將性的過程描寫成迎合「滿足窺看者欲望」,以片面、獵奇的報導方式突顯性當中最血脈賁張的一面,引起讀者注意,而未將報導對象生命的縱深及社會脈絡突顯出來。媒體以異色化的報導方式博取點擊次數,這非但有違媒體專業,更不用說報導倫理與社會責任。此文將針對媒體報導再製的三層歧視加以闡述,分別為性、性別與性工作。

1. 以異色化的性描述合理化性/性別歧視,甚至進一步擴張性/性別歧視

以異色化的方式突顯性交易中某些性行為的特殊性,首先是對多元性實做的不尊重。當BDSM社團在台大被承認、身障人士的性越來越受到注意,不同性實做的社會能見度提高的同時,媒體僅以窺看式、獵奇式的方式偏頗地報導性,更清楚表明一件事:我們對性的理解非常貧乏──這表現在我們既渴求地偷窺性,又道貌岸然地批評性。讀者不但熱愛閱讀異色化的性描寫,甚至認為這是全部的「真實」,新聞媒體更在電視、社群網路不斷複製類似的報導。原本揭櫫性的多元樣貌,是為了達到理解、尊重不同的性實做,卻被異色化報導化約成片面且猥瑣的圖片、動畫與聳動標題。

對性的片面化描述使得我們對性越來越不理解,甚至進一步曲解了性,以為某一部分的性才是真實而全面的,這種報導本身就不尊重任何性實做,而是媒體操縱社會大眾對性模稜兩可的態度(恐性又欲望性,性既神秘又明目張膽),並以異色化報導拉大張力,以達到自己的利益。總而言之,性/情慾的各種樣態可以,也應該被看見,但是並不是以媒體利益包裝性/性別歧視的方式被看見。

上一段述及媒體生產性描述的片面性,危害了性的多元樣貌,接著我要談論媒體藉由性描述再生產性/性別歧視。比如「為真愛賣淫」引發「傻/笨女孩─賤男人」的討論,值得注意的是,賤男人的論述非常單向:賤、爛、男蟲,這樣論述下的男性是積極侵害的、道德缺陷的,而傻/笨女孩則是「腦殘」、「以後的丈夫真可憐」,身為「值得被責備的受害者」,她被描繪成沒有自主能力的、智能不足的、會傷害到將來親密關係的,甚至是會「損及」未來丈夫利益的。此類批評忽略我們習慣被異色化的新聞餵養,而這種習慣的根源是恐性帶來的無知與性窺看。

可悲的是我們常執著於性別歧視的道德批判,而不是回頭看我們的性/性別教育要如何補足,這個補足並不是走回性恐慌的保守主義,以「不去看他們就不存在」來對待不同性實做,而是培養能判斷何謂「有自主性的性實做」的能力,在此基礎上保持對不同性實做尊重並開放的態度。回到這種異色化性論述,它的生產與擴張不再只是符合閱聽人需求、刺激銷量跟曝光量這麼簡單,依照傅柯的說法,這些論述會逐漸形成權力,進一步合理化性別歧視。

原本看似抽象的男女性別常模,放到性實做上,就可以被清楚指認:做某些行為就是愚蠢、淫蕩、拜金、不知廉恥的女人,尤其透過社群網站、論壇、網路新聞下方的留言和按讚彼此強化,「(連不認識的)大家都這樣說」──進而合理化這些女人「就是這樣」,她傷害自己、傷害身邊的人、傷害社會。

我要強調,僅用一兩則異色化的報導,並不能代表當事人的生命縱深,以及她/他所處的社會情境。弔詭的是,在這個宣稱最美的風景是人、全民揪兇手、肉搜當道的台灣社會,對日常生活中性/性別歧視造成傷害的反省卻不多,我們不願意反過頭來認真看待深刻烙印在我們語言、文字與身體中的歧視正在扼殺性/性別的多樣性──這些正是人認同自我的重要部分。

性/性別歧視往往很微小,有時候就在一個評論、一個玩笑、一個影像裡,然而,正是因為這種「微不足道」,編織起一面面綿密又無所遁逃的歧視之網,一但有人出面指認這些歧視,面對的往往是「認真就輸了」、「無聊」的回應。回到主題,我們如果不能反思並抗拒媒體這種異色化的報導方式,甚至以此為樂,我們便成為善於以泛道德式批評追殺他人,卻不以性/性別平等觀點查看自己的人。

2. 性工作汙名的再製

台北市90年代末期的廢娼政策,使公娼與支持者上街頭為性工作發聲,性工作的專業性和能見度藉由性工作者的出場而被提高。現今媒體滲入日常生活的管道增多,卻不是延續除去性工作汙名的方向。另一方面,也沒有在「反色情運動」(該論點主要認為性交易是對女性的性剝削)中增加知識性的論述,僅在聳動的標題與內文中,再現並再生產性別/性/性工作歧視,使得性工作者的專業性被異色化的修辭抹消掉。

此類報導加強性工作為「逼良從娼」、「人蛇集團」、「慘無人道的剝削」,卻忽視幾件事情:其一、性工作組織化程度差異高(高至酒店、茶店仔,低至援交、私娼),對於組織化程度低的性工作者來說,他們的生存難題並不在於從事性工作的道德掙扎,而是在於性交易入罪化造成的「警察釣魚」與相關職業風險。其二、底層性工作的第三方往往也是都市中的邊緣人,一再強調邪惡性工作組織,則是沒有看到第三方的社會處境,也沒有看到性工作者的選擇與專業自主,更沒有看到性工作者所處的時代脈絡。

其三、即便是組織化程度高的性工作,工作者的選擇也不能隨意被簡化成道德因素,這與第一部分的論點是相同的,也就是不能以片面報導取代個人選擇,與選擇的社會背景。同樣的論點也可以套用在年輕少女的性工作汙名,相較於底層性工作者(以及年齡較大的、要養家的工作者),社會大眾傾向苛責青少女賣淫是拜金跟愛玩、放蕩,這種家父長式的批評,伴隨而來的是無所不在的對年輕少女身體的監控,並以性工作汙名取代個體的歷史和性工作的專業性。

想像一下我們的生活,隨便刷一下臉書或網路新聞都可以發現類似的異色化報導,以排山倒海之勢而來,相形之下,強調性自主的運動所受到的打壓,更突顯網路篩選機制與社會大眾標準的雙重標準。最後,我想指出的是這樣的圖像:對性、性別、性工作這三層的歧視,已經和媒體傳播、大眾輿論彼此綑綁交纏,對此,下手的無力處在於其複雜性,不過,換個角度想,可著手處卻在於有大量資訊供我們檢視,其中不乏彼此矛盾、衝突的論點,將它們釐清,於生活中反思歧視與報導觀點、輿論的互動關係,以建立自己關照這個社會的方式。

在生活中反思性/性別/性工作歧視,以及產生相對的實踐,從來都不是件簡單的事,不過,如果連審視自己都無法做到,我們要怎樣期待社會上相關的歧視會憑空消失?或是當歧視「看起來」沒有實際損害的時候,我們就像看待其他社會不正義一樣,可以轉過頭去假裝沒看到,而沒看到就等於不存在?

(作者為清華大學社會所碩士班學生)

▍註一:值得注意的是,非性工作者的性,也在很大程度上是被異色化的,比如秘書跟老闆、中年男子跟年輕美眉、摩鐵偷拍等等。然而,對於性工作的性跟非工作的性,兩者的討論方式應該要有更細緻的差別,不過本文因要以三層歧視做較整體性的論述,所以就沒有將這兩者更詳細分開論述。

▍參考資料
台大BDSM皮繩愉虐社專訪
手天使─手護你的性福
日日春互助關懷協會

瀏覽次數:448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