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臺北市長選戰,社子島又成為熱門話題。社子島開發的癥結在於其特殊地理位置,她是基隆河極端洩洪時的洩洪區,假如依臺北市的標準在社子島四週築起九米高的防洪堤,或者把社子島填高九米,洪水碰到社子島的這座大牆必須繞兩個90度的大彎才能洩入淡水河,勢必減緩洪流的宣洩速度,而造成基隆河上游淹水,這個難題導致開發案懸而未決。

● 水是社子島的明珠

社子島開發的瓶頸是水,而她最大的本錢也是水。臺北市那裡還找得到一塊幾乎四面環水的優越地點呢?社子島的開發不應與水爭地,而是更進一步強化社子島開發的親水性,把社子島的天生侷限轉變成臺北市他區所缺乏的特色。以威尼斯為範,建社子島為頭尾十足的水都。運河四通八達,日常交通以水運為主,洪水來了除了極端遄急的狀況下一切照常營運。如此具有特色的水都區其房地產價值在國內、臺北市必然無出其右,而且歷久不衰。回視威尼斯這地方,當年威尼斯人因為避難而躲到這原本不毛的沼澤地,整個都市一樁一樁的由沼澤地矗立起來,而開創了叱吒風雲一時的威尼斯文明,有史以來唯有當年威尼斯的主教得與教宗平起平坐。而社子島的條件比當年威尼斯人初來乍到的沼澤地還更優越。

二十幾年來,社子島一直扮演著臺北市後街陋巷的角色,她的困境不是吶喊著「曼哈頓之夢」所能解決的,只有理性的夢才有實現的機會,曼哈頓沒有類似社子島的限制,社子島也沒有類似曼哈頓的相對地理條件,即使勉強規劃出類似曼哈頓的方案,洪水的考驗是無情的,填土不夠高,還是會淹水;填夠高不淹水,基隆河洪流受阻,上游受害了。此外,臺北市又能有幾個曼哈頓呢?信義計劃、臺北車站區要置於何地位呢?

● 莫以鄰為壑

社子島的問題也不是單純抗爭能取得結果的,社子島的住民不能以鄰為壑,為了自身利益而造成基隆河上游遭受洪害,當年為解決淡水河上游的洪泛,二重疏洪道的開通經驗足可借鏡。反之,基隆河上游也不應長期以社子島為壑,基隆河上、下游應結合起來提出一個前瞻性的雙贏方案。抗爭必須要理性的溝通,而不是暴民式的強求。暴民式的民主,有可能比專治更危險。

● 民主之道 理性抗爭

二十年前為了疏解休士頓59號公路的交通瓶頸,在該公路經過的博物館及高級住宅區,德州高速公路局規劃將原來地上一層的高速公路改為地下一層地上三層的巨大怪物,引起居民強烈反彈,然而高公局以不擴充公路將嚴重限制休士頓市日後的發展為由,態度非常強硬,若反對者提不出可行的替代案,便要硬性執行該計劃。當時抗爭居民成立一個相當有組織的團體,包括休士頓最活躍有力的環保律師,可是所有交通專業都不願得罪高公局影響自己利益,而不出來協助。將近途窮之際,有一位專業者挺身而出,協助居民設計了一個新方案。

● 退讓博取合諧

新方案在很有限的新加徵地情況下,在博物館區只靠地下一層就達成所預訂的規劃交通容量,不僅沒有高達二十米的高架,連現有的一層高架也改成地下化了。原案雖然不需徵地,兩害權其輕,這少數居民都寧願犧牲,讓出些許地來換取社區的品質。最後一場公聽會上,高公局所有成員及顧問工程師聽完新方案後啞口無言。經過一年的評估,也認同新方案比起原案不僅環境影響低,造價更低出很多,他們很優雅的推翻自己的原案。

● 專業們請站出來

這個經驗告訴我們抗爭要理性,理性化的抗爭要有專業的支持,專業們也要自動自發站出來為小市民服務,協助、提供他們理性抗爭的資源,抗爭才會達到正面的效果。

● 社子島─明日的希望

社子島的問題可以解決,期許政界拿出魄力來為自己的家園作事,不只顧數選票;建商、地主不要太短視,不要見小利而失大利,要提昇社子島的夢,一個理性、顧全大局的夢;水利及都計專業不要應卯了事或互相對抗,更不要為前途或錢途而縮頭縮尾,以職業道德為導,協同一致解決問題;社子島的住民要了解只有理性的選民才能選出理性的政客,盲目的抗爭只會助長善玩弄選民心理的政客。不要再盲目抗爭,要尋求專業的協助構築贏贏的方案,共同創造社子島的嶄新未來,使社子島與信義計劃、臺北車站等區鼎足而立,而不互爭苗頭兩敗俱傷,讓社子島這多年的噩夢轉換成明日美滿的家園,不只造福自己,並造福全臺北市、全臺。

(作者為退休都市及交通規劃師,美國 M2L Associates Inc. 規劃及景觀設計公司創辦人,涉歷規劃、設計案遍四大洲十二國及地方。早年參與過國內陽明山國家公園、中山學園、淡水河系整治、基隆河截彎取直等案,及社子島設計競圖。) 

【編輯推薦延伸】

盧韋丞:臺北的公園 

胡慕情:柯文哲的馬腳 

彭明輝:政府、市場與公共管理 

photo credit:Jimmy Yao (CC BY-SA 2.0)

瀏覽次數:1149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