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個冷機關,變成熱話題。面對假新聞,NCC怎麼辦?或者說,我們該拿NCC怎麼辦?

NCC的能與不能

首先,釐清現實:全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NCC,設立背景既有科技因素(傳播與通訊產業交匯),也有政治因素(新聞產業解禁、黨政軍退出媒體),更大的時空布幕是廢除《出版法》及預備裁撤新聞局,藉此宣示政府不插手媒體內容,也是保障新聞自由的重要象徵。

因此,《NCC組織法》開宗明義,就是「落實言論自由,維護媒體專業自主」。法定執掌逾半屬於法律、工程、管理等技術事項,主要業務並非考核媒體內容。當然,NCC握有核照及換照權力,加上「保障消費者權益」與「維護通訊傳播競爭秩序」等職責,因而能透過相關法令,監管電視台及網路通訊業者。不過,基於NCC的先天特性,機關業務及委員組成,多數偏向傳播通訊法規的專業領域,而非媒體內容評鑑監督;現任7名委員中,只有1位新聞學者。因此,當假資訊、媒體報導失衡爆發為政治議題,其中或有主事者不夠積極的成分,必定也有科層組織資源配置的限制。

再則,當前電視新聞最受詬病之處,一是「報導內容錯誤」,二是「政治立場偏頗」,前者如麻豆文旦事件,可依《衛星廣播電視法》的新聞查證義務,要求媒體更正、提出報告、接受審議,觀眾也能透過NCC官網申訴檢舉。然而,若是電視新聞具有特定政治立場,例如某新聞台不斷播放韓國瑜新聞,連他的手帕花紋襯衫領口都能吹捧頌揚;或另一家新聞台不顧內部反彈,下架AIT主席莫健警告「境外假新聞」的專訪,連官網都砍得一乾二淨,隔天更放送中國國台辦官員的反控。這些帶有政治色彩的編輯判斷,只要不違背事實查證原則,很抱歉,基於新聞自由,並不在NCC管治範圍,而是屬於媒體自律事項。

(例外是,選舉新聞必須遵守公平原則,不得偏袒特定政黨或候選人,因此,去年底,NCC依《選罷法》「公平移送」7家新聞台。只是認定機關是中選會,也不是NCC。)

換言之,NCC管得了「假新聞」,卻管不了「壞新聞」,這是維護新聞自由的代價,也是台灣走過戒嚴時期「警總管制媒體」的經歷後,不得不然的妥協。因為我們不知道,下一個握有新聞審查權力的是好人,或壞人。

那麼,NCC真的沒法做事嗎?

話雖如此,不代表NCC毫無施力點,可以袖手旁觀各家打牌,他們可以更積極:

一、檢舉申訴統計友善公開:NCC官網雖有申訴機制,但不友善。不得不碎念一句,作為網路通訊產業的主管機關,NCC網站自身就需大幅整修,無論是視覺設計或使用者經驗,應該更流暢、更易用、更重視外部溝通。

NCC目前雖有每季公布傳播內容的監理報告,然而以PDF形式下載,大多為文字及表格,不易閱讀。若想認真回應民意,可藉由簡易圖表,顯示各家新聞台的申訴統計及追蹤裁罰結果,並累計加總,公開揭露、主動公布,形成公眾壓力。

二、借助專業及民間團體:NCC應加速落實「委員依專長分工」的內部訴求,縮短回應申訴時間,明快處理假新聞爭議,熱熱喝快快好。若是內部資源不足,也可借助外部媒體監督團體,建立公正審議機制,避免讓行政程序或組織人力淪為拉牛車藉口。

、強化自律機制:NCC主委在立院答詢時,承認「新聞台自律機制失控」,讓報導篇幅及政治立場失衡。廣電法令規定,電視新聞台必須設置倫理委員會,固定召開會議,並向NCC回報紀錄。但現有的倫理委員會缺乏強制力,效果有限,往往淪為新聞主管的言語壕溝戰。如何強化自律機制,可能例如鼓勵基層員工參與發聲、將倫理委員建議事項列入考核、拒絕新聞台以收視率作藉口等等,總之,不能讓電視台打假球。

四、媒體財務及人事結構透明化:所有權不透明,是台灣媒體的普遍現象,尤其佔據頻道資源的電視台,應公開揭露股權結構、經營主管背景,包括主要股東的事業範圍,以及利益迴避原則,供大眾檢視公評。

假資訊是媒體議題,更是政治議題

關於「媒體所有權透明化」,最近,美國司法部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嚴格要求為他國政府從事「隱性遊說」的人員必須登記,並定期揭露活動。其中,也包括中國央視的北美分台CGTN。

雖然CGTN極力撇清與中國政府的關係,但該台報導台灣、維吾爾族、法輪功新聞都有紅線,且曾播出中國官方的「認罪視頻」,連習近平在新聞畫面中被吹亂頭髮,也被緊急禁播。《紐約時報》引用學者比喻,該台否認中國控制的官方說法,形同蘇俄時期的宣傳刊物《真理報》(Pravda)「自稱是一本健康類雜誌」。由於美國司法部不斷施壓,日前,身處夾縫的CGTN台長及多名員工已經被召回中國

這提醒我們幾件事:一、假新聞不只是媒體議題,更是政治議題,NCC只能解決其中一角;二、強大如美國,都開始警惕外國政府的媒體控制,要求揭露背後政經利益,台灣民間相對戒心不足;三、台灣當年倡議「黨政軍退出媒體,禁止政府及政黨經營媒體,卻無法阻止外國政治代理人透過利益交換,掌握大眾宣傳工具,無異是極大諷刺

如果說,新聞台的電波攻勢是「空戰」,網軍攻擊則是「巷戰」。去年11月,《日經亞洲評論》刊出「中國以台灣作為破壞民主的實驗室」一文,引用英國諾丁罕大學的研究,認為去年九合一選舉期間,中共一方面運用假消息及網軍,強力引導網路風向,阻礙台灣選民對話討論;一方面透過廣播、電視與報紙拉抬反對黨候選人聲勢,讓執政黨被迫處於守勢。

社群媒體「假帳號之亂」有解嗎?

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最近發布的報告,也指控北京政權過去10年內,在全球展現媒體影響力,包括「向國際媒體大量購買廣告、滲透外國媒體,同時採取勒索、恫嚇和騷擾等手段,對全世界的新聞自由造成威脅」。報告特別點出,台灣一直是中國的主要標靶,正進行一場「巧妙且有效的不實資訊戰」。

換言之,假資訊已是網路時代的心戰武器。而且,中國政府正在學習俄羅斯的經驗,並輸出到其他國家。前年11月,我在〈火星人入侵?這次,來自克里姆林宮〉文中,提及俄羅斯網軍如何介入美國大選,包括利用大量假帳號,透過社群媒體廣告增加傳播力道;針對特定候選人進行攻擊,並假意支持次要對手,分化敵對陣營;鎖定美國社會的敏感矛盾,以偏激言詞挑撥雙方論戰,甚至假冒非裔美國人及穆斯林團體的臉書專頁,散播謠言與仇恨言論等等。

類似現象,也出現在台灣網路討論上,例如年金改革、同性婚姻等爭議,固然有政策推動不夠周延的缺失,同時也提供網軍挑撥的槓桿支點,讓社會矛盾無限放大。至於有些不成氣候的擾亂性資訊,單純提供「相罵本」,讓網路意見分化,再從中收割獲益。

比起跟風罵網友、罵記者,你更應該這樣做

面對當下的資訊攻擊,有幾個破解之道:

、政府成立網路快速反應窗口,盡可能視覺化、圖表化,以各種形式媒材反擊假資訊,包括製作影片或長輩圖。然而,政府資訊必須精確,不能扭曲或自我美化,並提供詳細查證管道,供民間查核。

、新聞媒體應發揮調查功能,除了查證政府及網路資訊,也可比照《紐約時報》調查俄羅斯網軍機構、中國網路審查工廠等黑暗內幕,揭露政治力量如何利用媒體及網路干擾民主,例如,是否有組織性收買小吃店電視定頻等地下動作。

、網路使用者必須對網路資訊存疑,一如對媒體新聞存疑。尤其,在臉書指控4家中國企業海量販賣假帳號之際,我們對新聞網頁留言及社群媒體的陌生帳號,必須先持保留態度。俄羅斯網軍的經驗告訴我們,網路言論飽和攻擊的目的,不在爭取認同,而是激化國內民意,讓民眾相互憎恨,無法透過網路理性討論。或如台大社會系教授劉華真的觀察,刻意傳散假資訊的目的,意不在辯論,而是形成一種表演,影響其他圍觀網友,並瓦解網路空間的溝通價值。

當然,網路使用者也能擔負查證關鍵事實的責任,並以網路語言進行傳播,反制假資訊;甚至回到線下世界,面對面理性溝通,或像大學生店家,自主發起抵制活動,形成民間壓力。

、重建資訊免疫系統。當前的假資訊問題,源頭在於「資訊免疫系統失效」。世新大學傳播系助理教授羅慧雯的文章指出,當網友看到爛新聞的標準反應是「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卻未直視媒體背後的政經力量,此一心態反而變成政治操作者的養分,彷彿只是記者個人失職,而非意識形態的組織性控制。這種「一竿子打翻一船記者」的風氣,後果是讓台灣民間對記者的信任屢創新低,當觀眾、讀者失去對新聞媒體的鑑別意願,正好切合政治力量的利益,將所有媒體無差別打成「假新聞」,再由政客從中操縱民意風向。

因此,如何重建社會的資訊免疫系統,無論是政黨、專業媒體、民間團體或個人,必須回到「基於事實的論述原則」,尤其新聞媒體,必須爭取公眾信任,讓閱聽人建立自己的「資訊白名單vs. 黑名單」,進而鼓勵負責任的媒體,淘汰問題媒體,才能長遠、有效抵抗假資訊的攻擊。

根據《經濟學人》統計,全世界只有13%的人口享有真正的新聞自由,其中,台灣是亞洲極少數的模範生。這是值得自豪之處,也是必須小心守護的民主資產。如何維持一個自由開放的言論空間,又避免敵意國家利用台灣的自由開放,系統性腐蝕我們的新聞媒體與網路文化,將是一個艱難的長遠功課。

這不只是NCC問題,也是我們共同的問題。

瀏覽次數:1104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