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選舉結果的大前提,當然是馬政府民調低迷、執政爭議頻頻、食安等議題發酵、民心賭爛等因素,這些算是背景音,並不讓人驚訝。然而,執政黨挾行政資源、立院優勢及龐大黨產,仍開出史上最慘盤局,七先生的七大看點,先自近焦距、中焦距、遠焦距三層次分析。

● 先是近焦特寫,台北市七上六下,選戰後端已見端倪,並不太嚇人。最讓人下巴掉到桌上的兩件事,是新北朱立倫險栽跟斗、桃園吳志揚倉皇落馬,兩者都具現任優勢,選前也都被普遍看好,開票如此,很難放在「民心思變」的結構下解讀(基隆市與台中市,比較符合此一描述)。

若要解釋新北與桃園的選局,連公子是一大隱性因素。連勝文在北市出馬,開高走低,意外點燃權貴世襲、世代正義、貧富差距等階級及公義議題,網友嘲諷連、朱、吳為「北台灣三太子」,年輕選民對於「官二代」的厭惡,因而輻射到朱立倫與吳志揚身上。巧合的是,桃園航空城引發的土地徵收、農業與居住正義問題,恰是新一代選民關注所在,前後任市長朱、吳無可迴避,必須雙雙挑起責任。

再來是中焦距,政治的世代交替,不只反映在候選人年齡身上,更反映在選舉文化上

國民黨的選舉三寶:撒錢綁樁、複式動員、強買媒體,這次幾乎魔效不再。前兩者以台中市、彰化縣等傳統選舉市場為例,後者由台北市可見一斑,而且三地都是擁有現任優勢的選區,但龐大的行政資源或廣告經費宛如泥牛入海,不再具有強效,一方面固與在野候選人的經營與特質有關,另方面也反映自主選民的抬頭,地方派系力量弱化。

● 若拉遠視角,放進近兩年的社會脈絡,這場選舉結果,或許早在今年三、四月已定。當時,我們評論太陽花運動的政治效應就已提出,這場運動或許結束了,「這些記憶或許變淡,但不會遺忘,他們會開始參與,開始分享,開始創作,開始傳播,漸漸凝結出一股共感,一種連結,一整個世代的反抗意識。」。

以選戰期間來看,青年世代顯然沒有放過執政黨,他們銘記運動過程中,政治人物的冷漠嘴臉與冷酷打壓,連陣營口中念念如咒的「柯P網軍」,其實是被國民黨趕進網路的異議者,他們嘲諷、他們改作、他們翻出連家史料、他們傳誦祭止兀名言、他們喊出「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廣告金句,你以為查IP能揪出首謀,殊不知只是一條追逐自己尾巴的狗。

更遠來看,這將是國民黨寒冬的開始,他們的傳統支持者正逐漸凋零,投票新生代絕大多數站在對立面,即使對面站著一名具爭議性的台大醫生,例如柯文哲,或是涂醒哲。

● 眺望2016,國民黨並非完全沒有機會,關鍵是,國民黨一向不擅長把握這類機會。

若要我送一錦囊到八德路中央黨部,裡面只會有四個字:「砍掉重練」。馬英九辭黨主席、任命具能力及名望的閣揆、從黨務到政務全面革新、重新定調黨路線與施政路線、努力耕耘年輕世代重視的國家發展及社會正義議題,租稅公平、憲政改革、兩岸定位、經濟路線、能源議題、弱勢保障,唯有大幅重新翻修,才可能重新爭取支持。

問題是,國民黨內大多是一群唯唯諾諾的拔辣,對,從最具實力的王金平開始,無人具備此等決心與膽識。如果上述改革可能,今年四月早已發生,不必等到兵敗如山倒,馬主席才出面放錄音帶:「人民傳達的訊息我都收到了。此刻我的責任,是儘快提出改革方案,回應人民訴求,我不會迴避任何責任。」馬大哥這一席話,無疑提前發佈國民黨2016的敗選宣言。

結論是,與其期待國民黨自動洗心革面,還不如期待林書豪的湖人隊拿下NBA總冠軍。

● 然而,在野陣營真的高枕無憂,隨便幹隨便爽?柯P的勝選,真的意味台灣公民力量的崛起?喔,謝謝,但願我有這麼樂觀。

先講一句白目話,柯P勝選背後的意義,不是自己喊爽的「白色力量」,而是傳統的賭爛票,對,就是賭爛連勝文與連家,賭爛他們代表的階級利益,賭爛連家近年穿梭兩岸的買辦表演,賭爛連爺爺忘情高喊的「混蛋、皇民」。

套句郭正亮的話,至少在台北市,崩盤的不是國民黨,而是連家。要不然,麻煩柯P與丁守中再選一次,白色力量很有可能褪色,變成髒髒的藍灰色。

這是台灣民主的潛在危機,太陽花運動之後,台灣社會焦慮地尋求依附一個足以擊敗國民黨的符號,很抱歉,民進黨顯然不足依託,「素人柯文哲」適時而起,他拒絕加入綠營,承接這股焦慮,對比藍營的連大少,因而輕鬆「翻轉」了天龍國基本盤。

下一場選舉,立委、總統,北市還會開出如此盤勢?我不敢說,確定的是,柯文哲性格中的傲慢與驕恣,將是最大變數。身處全國矚目的台北市,柯市長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可能拯救國民黨的薪火。就像這次選舉,北市選情輻射到其他縣市,柯文哲的執政表現若不如預期,最終可能反撲在野陣營。

● 給民進黨的話:請參考上一則,柯市長可能是在野陣營的資產,可能是負債;蔡主席也是(啊,我講出實話了)。我不只一次聽到類似評語,蔡主席是另一個馬主席,請記住這句話,如果不服,請以行動反駁我。

總之,國民黨(幾乎)已經無能自救,唯二能拯救國民黨的,只有柯文哲,以及蔡英文。

● 給第三勢力的話:限量是殘酷的,因為席次;現實也是殘酷的,政見最棒的候選人不一定當選,否則,台北市長將不是柯文哲,而是馮光遠。公民力量尚未集結,現在只看到一盤散沙的賭爛力量,第三勢力無論綠黨、人民民主陣線、基進側翼、公民組合,都必須面對一件殘酷現實:選舉是庸俗化的社會運動,必須爭取相對多數的支持,柯P做到了,也付出一些代價。

好消息是,民間焦慮確實存在,許多選民游移尋找兩大黨之外的選票格框,如何不違背理念,又能透過網路、透過街頭、透過傳播媒體,將理念核心最大化,最終覓得公民力量的出路,我也很期待。

講完了,該得罪的,差不多得罪光了,於是沒有遺憾。快嘴七先生,我們下次選舉見。

瀏覽次數:61246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