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韓國瑜臉書。

希特勒、墨索里尼、祕魯總統藤森(Alberto Fujimori)、委瑞內拉總統查維斯(Hugo Chavez)等人有什麼共同點?這些獨裁者都是靠著煽動民眾不滿而起家,最後親手摧毀了民主體制。然而在一開始,他們都是代表極端聲音的邊緣人,被主流政壇所排斥,卻因為某些歷史機緣,掌握了國家大位。

在去年出版的《民主國家如何死亡》一書中,Steven Levitsky與Daniel Ziblatt兩位哈佛大學的教授剖析了這些局外人的掌權過程,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即是主流政治人物的支持,不只是因為這些政治新秀與其意識形態相近,被能認為最有能力打敗敵對陣營。這些政治老手自信滿滿,認為自己有辦法控制這些局外人,讓他們跑跑龍套,結果卻種下禍害的後果。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探討這些歷史個案,目的當然是為了思索川普執政下的美國民主危機。房地產事業出身的川普,其演藝生涯比商業經營更為成功。川普多次的婚姻,以及放蕩不羈的私人生活,與向來高舉家庭價值的共和黨格格不入。事實上,川普是在民主黨大本營的紐約做生意,他是長期的民主黨員;川普曾多次考慮參政,最後是質疑歐巴馬的出生地踏入政壇,選擇了右翼民粹主義的立場,因此他加入共和黨陣營。

一開始共和黨建制派沒有人將川普放在眼裡,沒有人認為這位局外人有任何機會,因為他口不擇言,輕易流露對於女性、少數族群等歧視言論,而且連基本的政治ABC都搞不清楚。結果在初選中,川普的競爭對手一一垮台,當他正式成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時,黨內對這位危險的政治暴發戶之質疑聲音就迅速消失。只有少數人物選擇了不表態或不背書,更多人則是期待充滿爆發力的川普,可以帶領共和黨重返執政,擊敗強勁的民主黨候選人。

如此一來,等到川普成為了美國總統,共和黨就成為了川普的個人政治機器,死忠地支持許多有違法違憲之虞的作法,包括禁止穆斯林國家人民入境、以緊急命令興建美墨圍牆等。

選前不提九二共識,選後指腹為婚

在韓流席捲之下的台灣,這股局外人競逐國家大位的趨勢也正在上演。在去年地方選舉之後,國民黨大獲全勝,2020年重返執政的機會大增。也因此,朱立倫、王金平公開表態參選,吳敦義躍躍欲試,連馬英九也曾放出試水溫的風聲。不過,在韓國瑜媒體聲量高漲,韓粉嘶聲力挺的情況下,儼然成為國民黨的救世主。

在競選高雄市長時,韓國瑜主打經濟牌,要讓「又老又窮」的高雄人發大財,提出「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的講法,用更直接而親近庶民方式來包裝已經被過度使用的「拚經濟」。在就任市長之後,各種愛情摩天輪、太平島挖石油、賽馬場、F1賽車等經濟選舉口號立即跳票,但這不阻礙韓國瑜持續對於兩岸關係表態。

選前特意不講的九二共識,成為就任後朗朗上口的口號,「指腹為婚」的說法也比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更為強烈。當習近平將九二共識明確限縮為「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其他國民黨人物或多或少都被迫要澄清,這不是他們原來他們理解的九二共識,也不接受一國兩制的安排。但是韓國瑜的回應卻是看似四平八穩的「兩個不要懷疑」(不要懷疑共產黨必須收復台灣的決心、不要懷疑台灣人民追求民主跟自由的決心),對於一國兩制保留模糊的空間。

台灣是否也將走上「局外人」之路?

韓國瑜並不是「素人」,在90年代他當過立法委員,不過沒有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現。在開展政治第二春之前,韓國瑜是擔任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這個職位比較像是用來安插過氣的政治人物,而不是進一步在政壇攀升的踏脚石。如果不是民進黨急著想拿下北農的控制權,或許韓國瑜至今仍是沒有太多人知道的「賣菜郎」。之後,韓國瑜選過國民黨主席,也曾對台北市長的職位起心動念,最後其實是國民黨在高雄市已經找不到在地參選者的情況,才推派韓國瑜出陣。沒有想到他一出馬,就拿下了已經被民進黨掌控20年的南台灣重鎮。

在很多方面,韓國瑜其實是國民黨的局外人。馬英九、朱立倫、胡志強、丁守中都是出身外省權貴家庭,一路被黨國體制扶養,也拿到了美國或英國的菁英大學博士。民主社會的統治者不可能再高高在上,這些被培養的接班人也順應時勢,但是最多能做到只是有限度的「親民」──無論是馬英九的long stay與胡志強的愛講笑話,他們始終與一般民眾保持某種距離。

相對地,韓國瑜沒有顯赫的家族背景與蔭庇。他所唸的陸軍官校,是許多不愛念書的眷村子弟在走投無路時選擇的一條道路。韓國瑜的講話直來直往,不僅沒有官宦子弟的保守拘謹,更有濃厚草根味。這種非典型國民黨領導人的風格,讓從2014年地方選舉之後長期士氣低盪的深藍群眾找到認同對象。很多藍營支持者認為傳統國民黨政人物就是「太正直」與「太善良」,吃了很多虧,因此他們期待一個更猛更狠、更草莽的角色,來教訓民進黨。韓國瑜敢拿自己的禿頭大作文章,號召支持者落髮支持,還喊出俗氣的「禿子跟著月亮走」,這種身段肯定是傳統國民黨人物做不來的。

國民黨傳統政治人物或多或少還背著「中華民國」的包袱,去香港與澳門訪問,不會降低格調踏入中聯辦一步,要不然就是為北京所推銷的一國兩制背制。但是有高人氣作為後盾,韓國瑜顯然沒有這樣的顧忌,他在中聯辦聽取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的簡報,難道這不是為習近平的「台灣方案」背書?

台灣政治出現過不少死忠支持者,包括扁迷、馬粉、英派,但是只有韓國瑜的支持者會像對岸的小粉紅,用暴力威脅意見不同的人士。也是基於這強大的韓粉勢力,吳敦義主導的國民黨初選規則,似乎必得以推韓國瑜出馬為結果,而不顧既有的黨內參與者。在上次的黨內初選,國民黨動用了所謂的防磚機制,還是擋不住洪秀柱的出線,最後是得啟動難看的換柱工程。這次,國民黨看似學到了教訓,無論如何一定要推出最有人氣的候選人,初選遊戲規則變得是為韓國瑜特別量身設計。

局外人取得國家大位的結果是如何,歷史上已經有許多案例。是否台灣也會走上這一條路,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作者為台大社會系教授。本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一中各表能帶來戰略模糊?也許你該重新思考「中華民國」
四十年不變的《台灣關係法》,四十年應時而變的美台關係典範
直球對決「世代」與「階級」問題──才能反制韓國瑜「窮人翻身」的話語權

瀏覽次數:485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