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公投結果揭曉後,臉書上許多大學中的師生朋友,紛紛自嘲「同溫層好厚」、「社會好可怕,還是回校園」。

校園裡關切公共議題的老師學生們,特別是人文社會學科中,支持性別平權與廢除核電的師生,佔了不少比例。但公投結果卻顯示,學院論述跟社會主流意見,還有一大段落差,而這不是推給「民粹當道」、「公投案敘述太複雜」,就能視而不見的。

同溫層這麼厚,是因為我們堅信的許多進步價值,雖然在學術圈長年辯論,但是離社會多數人群還是很遠。公投殘酷地展現象牙塔的封閉,本來該與社會議題緊密結合的人文社會學科,其實跟本地社會的實質對話尚不足夠。

「件數」評鑑與英文期刊獎勵

責怪人文社會學術圈不與社會大眾溝通,絕對是誤解。至少在公投前,包括挺同婚與反核議題,都有許多學者積極發聲,在報章為文與發起大型連署。

不過,撰寫短評與連署聲明,卻是我們當中多數人的社會對話「極限」。除了少數社會承諾極高的教授願意長期蹲點、耕耘草根之外,多數學者被壓制在愈趨繁瑣與單一價值的教師評鑑制度下,難有更進一步的社會服務與實踐。

以我任職的政大為例,除了限時升等之外,目前對教師的考核是每年一小評、5年一大評,新進的年輕學者更是加緊到3年一大評。評鑑以研究「件數」為重點,校內外各種獎勵措施則集中在「英文」、「期刊」、及特定資料庫的發表篇數與引用數量等「量化」指標上。

評鑑多元,讓學術走出校門

因為評鑑與獎勵以「研究件數」及「英文書寫」為重點,所以同樣是「一件」研究,中文書寫的價值常常低於英文,需要長期耕耘的專書,其CP值更遠低於短小的期刊論文。聰明的學者集中力量衝外國學術期刊篇數與引用數,而本地社會能夠閱讀並且展開實質對話的研究,像是中文專書、教科書、與學術普及化的大眾書寫,則被低估或忽略。

再者,評鑑中與社會對話直接有關的服務項目,往往聊備一格,通常只要滿足「校內各會議出席率」,就可高分通過。真正跨出校園的草根耕耘與社區連結,很少被具體地肯認與鼓勵。

所以對台灣社會多數人來說,許多優秀學者長年鑽研的結果,鎖在英文期刊與付費資料庫為主的學術圈當中,難以閱讀及對話;校園中人文社會學科長期辯論的制度與價值,也難以真正走出校門。

對人文社會學者而言,真正的研究與服務,應該包括促進學術與社會實質對話,而不是坐困書城、抱怨公投的「民粹」操弄。要讓政大等人文社會大學走出校門、貼近社會,發揮應有的影響力,就該重新檢討教師評鑑制度。不再獨厚英文學術期刊發表,把中文專書與學術普及化的出版、以及社會實踐等,納入多元化的教師評鑑,正是大學打破同溫層、提昇民主討論的第一步。

瀏覽次數:779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大學的新聞系工作勞動,喜歡看運動賽事,關注社會運動。想的寫的喜歡的,都跟正在動的有關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