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前的三月九日,美國最高法院在「紐約時報訴蘇利文案」的判決中,判決紐時勝訴;一位九十二歲的老教授米克爾約翰(Alexander Meiklejohn)聞訊後歡欣表示:「這是值得當街起舞的時刻」。

「蘇利文案」是因一則政治廣告而起。這則廣告的標題是「傾聽他們的吶喊」,目的是在募款,聲援金恩博士與民權運動,並且指控阿拉巴馬州警察打壓民權。廣告中這樣控訴:「對於金恩博士的和平抗爭,南方違憲者一再以暴力、威脅回應,他們炸毀了他的家,企圖殺死他的妻兒,抹黑他的名聲,他們的目的就是要除掉這位深受學生與百萬民眾擁戴的民權領袖,以此威嚇南方其他民權運動領導人」。

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警察局長蘇利文為此提告,並且求償五十萬美元。州法院初審時,紐時敗訴;州最高法院續審,紐時又敗。況且,除蘇利文提告外,另有十多件同樣性質案件,也在法院等待紐時。

紐約時報在六0年代時幾無盈利,五十萬美元可謂天價;如果其他十幾件官司也敗訴,估算紐時將支付三、四百萬美元賠償金,但這個數目足以讓紐時破產。因此,上訴聯邦最高法院,便成了唯一選擇。

但要最高法院受理此案,卻有兩道難關:一則在當時美國,誹謗一直被排除於第一修正案的保護之外;再則誹謗罪也一向屬於各州的司法權管轄。

誰也沒想到,最高法院結果不但決定受理此案,而且九位大法官更全票通過,判決紐時勝訴。這項判決不但挽救了紐時,也拯救了美國的言論自由傳統;「蘇利文案」至今仍被視為第一修正案的里程碑,影響了美國,也影響了全世界。

在由大法官布倫南(William Brennan)主寫的判決文中,他留下了這幾句經典名言:「對公共事務的討論,應該不受阻礙,富有活力,以及廣泛公開。這些討論包括對政府和公職人員激烈、苛刻,有時甚至是令人不快的尖銳抨擊」,「政府官員不能從他人對其官方行為的批評中,獲得誹謗損害賠償,除非他們能證明被告明知其損害性表述虛假而故意說謊,亦或全然不顧其真假與否而魯莽行事」,「在自由辯論中,錯誤的言論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自由言論要擁有呼吸的空間,就必須受到保護」。

五十年來,布倫南這些經典名言,不斷被美國及全世界法官引用。判決中標舉的「真實惡意」原則,更成了誹謗罪判決的主要依據;台灣的大法官五0九號解釋,也沿襲了這項判決的精神。

自「蘇利文案」後,不論是涉及個人或媒體的誹謗訴訟,都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護,官員或公眾人物想要以興訟手段讓媒體噤聲,通常都會以敗訴收場。即使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不管自由派或保守派大法官,他們雖然對許多議題存有理念上的差異,但凡涉及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的案件,九位大法官幾乎都是第一修正案的守護者。

但祇是大法官守護第一修正案,並不足以保障言論自由,「我們都生活在憲法之下,但憲法是什麼,還得法官說了算」,法官說了算,指的就是法官的判決。「蘇利文案」後美國的誹謗訴訟,雖然仍然多得不計其數,但原告勝訴比例之所以低到難以想像,就代表美國多數法官也是以第一修正案守護者自期自居。

然而,諷刺的卻是,相對於司法權進步,美國的行政權卻大幅倒退,變成了第一修正案的破壞者。歐巴馬雖然曾是憲法學者,但他上任至今,他的政府卻被公認是箝制新聞自由最不遺餘力的一個政府。曾任「華盛頓郵報」總編輯的小道尼(Leonard Downie Jr.),去年底曾發表一份調查報告,直指歐巴馬是控制新聞自由最嚴,起訴洩密官員最多,以及司法傳訊記者最多的一位總統。行政權如此退步,也難怪美國新聞自由排名這幾年直直落,落到今年祇排名全世界第四十六名。

米克爾約翰在「蘇利文案」判決半年後即已過世,如果他還活著,相信他會振臂高呼:「這是值得當街抗議的時刻」吧。

至於台灣,我們要等到當街起舞的那一天,顯然還有一段漫漫長路。

瀏覽次數:7541

延伸閱讀

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訪問研究。曾任新新聞周刊總編輯、社長,中國時報總編輯、社長。現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並在聯合報定期撰寫專欄。出版有《我不愛凱撒》、《凱撒不愛我》、《看花猶是去年人》、《我叫他,爺爺》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