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揚,基隆市,2017。 圖片來源:杜韻飛攝。

看到杜韻飛照出這麼多的「新移民之子」臉孔。單純、真實的大頭照,排排列出。這麼簡單而沒有修飾的「展示」,卻震撼我的心。

在這一張張照片中,沒有刻意要他們「笑一個」,或「可愛一點」。同時也沒有特別「裝酷」或「穿漂亮一點」。它們直接地秀給我們看,所謂的「台灣新移民」第二代,就是這樣。

很平凡嗎?是的,這就是這些照片給我的第一個感覺。

那些被特別標籤化的孩子

台灣的法律、政策上,把婚姻移民(外籍配偶)當成是一個「不同」的「群體」。在拿到身分證之前,他們是「外人」,甚至在某些人心中還當是「異族」。即使在拿到身分證,成為中華民國國民之後,許多法令措施依然對他們另眼看待。即使他們在外觀上未必與本地出生的台灣人有偌大差別,很多人一旦知道某某人是「外籍新娘」,還是會有著不同的態度──好奇、疑惑、欣賞、厭惡……

而他們的孩子呢?這些所謂的「混血兒」,或「移民第二代」,絕大部分在法律上跟我們一樣是標準的「國民」。然而這些「新移民之子」依然受到特別的關注:憐惜者有之,排斥者亦有之。正面態度的人認為,「他們」是「我們」走向新南向或是增進社會多樣化的資產。負面態度的人(現在應該愈來愈少)則基於對他們家庭的刻板印象,會懷疑他們的能力。

然而,當我們看到這些照片,你會不會發現,這些被稱為新台灣之子或是移民二代的「他們」,其實跟其他台灣同齡孩子,根本無法區分?這些可愛的臉龐中,有的眼睛大,有的眉毛粗,有的臉龐充滿笑意,有的櫻桃小嘴……但都是那麼正常的少年男女。如果不先說明,誰知道他們的共同點是「二代新移民」?

他們和我們,有什麼不一樣?

大約13年前,我在一個場合演講,批判台灣移民法令的落伍。結束後,有一位台大的碩士班研究生來問我:「老師,我了解台灣的法令與社會,對新移民有些歧視。但我的確很難想像,十年後我們的街頭會出現許多『膚色黑一點』而且『口音不一樣』的第二代移民耶。」

當時我笑著回答她:「這樣又有什麼不好呢?」

現在,若有穿越劇裡面的時光機器,或許可以讓她看看這些照片──哪裡有不同?

杜韻飛的這些照片,凸顯了最簡單的真實面:新移民二代,不是「他們」,而是「我們」。所謂的「族群融合」根本不勞人們刻意去做些什麼。打破了心裡的偏見與障壁,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也許我們很少在生活中接觸過那麼多新移民二代,但杜韻飛讓我們可以一下看到這麼多可愛的「我們」。

(作者為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顧問。)

瀏覽次數:358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以1990年代後出生的「新住民二代」為拍攝對象,杜韻飛以「我們台灣人」與「他者/異己」所生的「混血兒」 的身份證照式肖像為引,陸續邀集各界學者、文化人與相關人士,從自身本位、專業與經驗進行書寫,試圖解構台灣的國族想像,與建構議題與影像閱讀的可能性。

在設定上,本作品之拍攝對象須符合下列三項條件:一、父親為台灣人,母親為東南亞或中國的新住民,反之則不在此次拍攝範圍;二、需已進入青春期;三、穿著全球化下無民族與他者文化的日常服飾。杜韻飛以此三項設定回應父系霸權、生命政治、身體政治與全球化等現象。以「未來祖宗像」為名,我們得以很清晰地想像,也可以很明確地預測:這些新住民母親與她們的孩子終將成為四百年後多數台灣人直系血親的祖先。

這一系列仿證件照形式的作品,同時也是對德國藝術家Thomas Ruff的肖像作品《Porträts》之仿擬。有如進行一項科學試驗,杜韻飛提供了一個自變數,與Ruff作品不同的僅僅是拍攝對象的身份,他有意識地剝奪了自身的主體創作語彙,經由去作者化、去美學化的形式,達到照片檔案化的目的。《未來祖宗像》是一份進行式的當代文件,也是未來文獻的留存計畫。

拍攝持續進行中,如有符合條件並願意參與拍攝計畫者,請與「獨立評論@天下」聯繫。另規劃有軍服系列,已蒙立委林麗蟬協調,國防部許可,歡迎即將服役,或正在服役的對象聯繫與參與拍攝。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