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蔣月惠臉書。

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屏北鐵路高架化計畫」,屏東縣政府為了屏東車站新建而將周邊道路拓寬,並於上週16日早上5點派員拆除公勇路徵收區的3間「同意戶」,引起緊鄰的「不同意戶」恐慌,進而發生了縣議員蔣月惠為阻擋怪手威逼而咬女警事件。而蔣月惠事件也恰恰反映出土地徵收制度的許多爭議。

另一個大埔事件?

事實上,大埔事件與最近的屏東事件是兩個不同的個案,無論是計畫目的、補償基準和時空背景都不盡相同。但仍有學者、新聞媒體認為本次事件證明了政府對於大埔事件仍舊沒有反省。

主要的原因在於:徵收的公益性、必要性何在?

依《土地徵收條例》第3條之2及第13條第2項的規定,土地徵收必須經過公益性及必要性的評估,且實務上公益性及必要性是審查的最重點之一。

然而,時事評論人溫朗東提出,屏東縣政府所引用的數據是源自於2003年發想,並於2009年評估的「『臺鐵高雄-屏東潮州捷運化建設計畫』屏北鐵路高架化工程補充規劃」,但其規劃中的人口預估與屏東縣實際的人口成長不符,實在沒有拓寬的必要性。

當然,台灣除了幾個大都市外,許多地區人口都有外移的情形,所以人口負成長並不構成不夠資格開發的原因。但就如同大埔事件,此次徵收符合「侵害最小原則」、「比例原則」嗎?

據悉,公勇路旁目前有塊台鐵用來當停車場的地,可以直接蓋道路,但縣政府不用公有地,反而來徵收民地。除了無法說服公益性與必要性外,也明顯不符憲法第15條、《行政程序法》第7條保障的財產權與損益權衡。

土地徵收由誰決定?

屏東縣長潘孟安說明,本計畫係從2010年開始研擬,期間歷經21次專家會議,2015年定案後開始和住戶溝通,且有辦理「公聽會」,但對於居民要求的「聽證會」,屏東縣政府則認為非必要程序而不願辦理。

的確,依《土地徵收條例》第10條的規定,僅有特定農業區徵收或重大建設有爭議時須辦理聽證會,這規定是大埔事件後於民國101年的修法,而這也是當時最為人詬病的一點。影響人民財產權的土地徵收,竟然只在特農區、重大建設,且有爭議時才能提起聽證程序,這樣的修法似乎完全沒有釋出誠意。

所以,屏東車站周邊道路拓寬雖然並不「必須」舉行聽證會,但法規沒有規定「不得」舉辦聽證會。若真如屏東縣長潘孟安所說的「用最大的誠意持續溝通」,為何不採用接近司法程序般嚴格的民眾參與方式,保障被徵收戶權益呢?

另外,7月20日,反對戶在20日公開了一段在縣府拆房時,居民被迫簽署「自動配合拆遷獎金同意書」的影片。工務處處長楊慶哲出面呼籲居民盡快簽下同意書,否則當天就可能被強拆,簽下去了才能繼續協商、兩週後再來拆除。如此粗糙的民眾參與程序,也凸顯出台灣土地徵收的協議仍無法達到完全透明。

人權vs.都市發展

上週,我看了一篇以〈從蔣月惠事件看見台灣社會的理盲濫情〉為題的評論,文中主要點出了2個論點:

第一,都市計畫審議過程中,歷次審議過程中皆有專家學者來把關,怎麼可能會輸給理盲濫情、缺乏專業的蔣議員?

然而首先,人民雖非專業但仍有質疑政府的權利,且台灣的議會、立法院幾乎都是非專業者在質詢各行政機關的專業者,這何來非專業的理盲之說?

而就本案看來,都審過程中公益性與必要性雖有社會因素的評估,但評估標準和最後判定仍是由都審委員單方面決定。因為現行審議過程中並沒有完整民眾參與的機制,只有許可前公聽會的參考記錄。這麼說來,專家、現行制度與實際民眾的認知有落差,理盲的究竟是都市審議制度、土地徵收制度還是蔣議員呢?

第二,文中也提到「理盲」的蔣議員可能使屏東長期落後發展。對此我想舉一個例子,德國有一個重劃案(Boxberg Urteil),打算建一條像F1的賽車場跑道,宣稱可為當地創造多少就業人口以及多大獲利,因此要重劃。這個案子一路打到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最後被宣告不得執行,因為聯邦法院認為這欠缺公益性。造就多少GDP、促進觀光,並不是具體的公益。可見,對於人權保障的國家即便是對財產權傷害較小的重劃都如此審慎評估。

不是說土地徵收不能做,而是屏東車站周邊道路拓寬的公益性與必要性既缺乏數據基礎,也無法證明拓寬後對於經濟發展的貢獻,就逕行通過土地徵收的評估,又有什麼資格要求議員不能出來捍衛人民的財產權呢?

如同政大地政系戴秀雄教授的建議:「土地徵收最好辦聽證、或高強度的公民參與。公民參與其實是兩面受惠,公務員真的好好做,民眾就不會說你黑箱,公民參與做好,也能提高行政訴訟的勝率。」

不只昨日大埔與今日屏東,土地徵收在台灣引起過大大小小的爭議,包含公益性必要性、補償、強拆等,但捍衛人權和都市發展從來都不是相牴觸的議題,土地徵收的制度既然是建基於公共利益之上,就沒有人的聲音可以被排除在外。希望台灣再也沒有下一個大埔事件。

瀏覽次數:1420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與台北大學雙碩士,主修不動產、都市計畫,英國皇家市鎮規劃協會會員(RTPI)。曾遊歷歐洲逾30個城市,善於觀察比較各城市的規劃與風格。關注都市更新、不動產、社會住宅等議題,曾任職於英國市鎮規劃公司並發表多篇論文於國際研討會。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