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的魚市場。 圖片來源:Scott Lin@flickr, CC BY-NC-ND 2.0

漁業的興衰不僅是科學研究題材,也和經濟、社會發展息息相關。科學家從過去發生的事件,一一檢視蛛絲馬跡,希望從過去可能的錯誤裡學習,因此討論漁業管理時,不免會關注一些可能代表管理措施失敗的例子:

大西洋鱈魚的歐洲北海族群於1970年代崩潰;而橫跨大西洋到了西岸,加拿大紐芬蘭的大西洋鱈魚族群自1992年崩潰後,也遲遲未有恢復跡象。此外,太平洋東岸的加州洋流區域,過去孕育了豐富的沙丁魚群,吸引日本、義大利人來到小鎮蒙特利,開設罐頭工廠。1950年代,沙丁魚群消失,曾經的世界沙丁魚之都蒙特利,便隨著沙丁魚漁業衰退而逐漸蕭條。美國作家史坦貝克對蒙特利鎮社會變遷的觀察,成了他寫下名作《罐頭工廠一條街》(Cannery Row)的題材。

這些都是較為人所知的故事。但從其他地區的漁業發展歷程中,是不是也有能夠借鏡的案例呢?

太平洋鯡(Clupea pallasii)與附著在海藻上的卵 (Freshwater and Marine Image Bank,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不直接上桌的魚

現今世界上規模大、產量高的漁業,大都以小型表層魚類為標的,如沙丁魚、鯷魚、鯡魚等。這些小型魚類體型小,成長快速,只需要2-3年就會成熟產卵,通常在海裡聚集成群,一同移動,在產卵季節時洄游到岸邊,甚至在海面上就可以看到黑壓壓(沙丁魚)或白茫茫(鯡魚)一片的魚群。也因為如此,小型表層魚類洄游經過的近岸地區,通常就會形成以此為捕獲對象的漁業。

世界各地的小型表層魚類漁業中,產量最高者,莫過於南美洲的秘魯鯷魚(Engraulis ringen)。根據世界糧農組織的統計資料,秘魯鯷魚於2003-2012年間平均漁獲量達732萬噸,即使近年漁獲量波動大,2014年亦仍有321萬噸[1]這些捕到的秘魯鯷魚大都不直接上餐桌,有99%會加工製成魚粉,只有約1%作為鮮食或罐頭。平均約4-5噸的魚,大約可以製成1噸的魚粉。

魚粉是畜牧業和水產養殖飼料少不了的優良蛋白質來源,但魚粉在農業上也佔有一席之地。魚肉的蛋白質和魚骨的磷酸鈣成分,經過加熱粉碎處理成魚粉後,就成了最佳的氮肥和磷肥。氮和磷是限制植物生長的兩大元素,缺氮會讓植物植株發育不良,而缺磷會影響根部發育以及開花結果。農夫總是希望作物生長良好,而以花、果等為主要收成對象的經濟作物,當然更是少不了磷肥。

魚粉作為農業肥料的歷史相當悠久,歐洲、南美都有類似作法。一直到化學合成肥料製法仍不成熟的19世紀末期,魚粉和海鳥糞還是最主要的氮磷肥。

告知春天來臨的北海道鯡魚

提到北海道,很多人會想到各式各樣的海鮮,但其實北海道曾經是日本魚粉肥料生產的重鎮,而用以供應魚粉肥料生產的鯡魚漁業,也和北海道開拓歷史有密切的關係。

17世紀末的江戶時期,松前藩取得與愛奴人交易以及在周圍海域捕魚的權利,前往蝦夷地(即現在的北海道)開拓。起初以毛皮交易為主,但19世紀初開始,他們注意到周圍海裡豐富的太平洋鯡資源,經營重心往漁業移動,生產的魚粉肥料,透過近江商人的北前船,從北海道帶往日本各地[2]

到了明治時期,鯡魚漁業開放後,吸引更多人投入經營。由於農業和經濟發展帶動肥料需求,本州的稻作、四國德島的藍染作物、還有愛知到山口的棉花和桑葉,都需要魚粉作為肥料。在明治維新「殖産興業」口號的號召下,北海道的鯡魚漁業也跟著急速發展。

太平洋鯡廣泛分布於北太平洋與北極海沿岸,東起日本,北至白令海、阿拉斯加到太平洋西岸的美國加州。北海道的太平洋鯡有明顯的季節性,依照出現時間、洄游路徑和分布區域,還可以分成數個族群,包括有北海道—庫頁島群、捷爾佩尼耶灣群,以及其他較小的地區性魚群。這些太平洋鯡分布在北海道的日本海、太平洋以及鄂霍次克海沿岸。其中北海道—庫頁島群行大尺度的洄游,在日本、庫頁島和俄羅斯沿岸都有分布。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每年3到5月,北海道—庫頁島群都會大量由庫頁島南下至北海道產卵[3][4],像是告知春天的到來一樣,所以太平洋鯡又有「春告魚」的別名。

北海道西部積丹半島的余市和小樽,剛好就在北海道—庫頁島群來游的沿線上。這兩個城鎮,過去曾是松前藩和愛奴人進行交易的地點,也就成了鯡魚漁業發展的重鎮之一。1885年,積丹地方的齋藤彥三郎改良漁法,發明鯡魚專用的定置網,大大增進捕撈效率。全盛時期,積丹半島沿岸一共放置了450多個這樣的定置網,讓完全沒有任何動力船隻、僅有傳統木船的鯡魚漁業,在1897年迎來史上最高漁獲量97萬噸。

這些捕獲的鯡魚上岸後,進入漁業基地(漁場)的「番屋」進行加工處理。這是一項需要大量人工進行的辛苦工作,首先必須依照鯡魚大小分級,大隻留作生食,或剖開魚肚取出可以另外販售的魚子後,再製成魚乾,其他較小隻的鯡魚加熱煮熟後,先榨出魚油,再將剩下的魚粕反覆曬乾打碎成粉狀。當時北海道鯡魚漁獲,約有85%會加工製成像這樣稱為「鰊粕」的魚粉肥料。漁工除了有愛奴人,更多是來自東北地區、因作物歉收出外打工的農民。

國指定史蹟──舊余市福原漁場,完整保留過去漁業基地的樣貌。作者攝。

從「春告魚」到「幻之魚」

不過,今日提到余市和小樽,已經不容易和鯡魚聯想在一起,只剩下在全盛時期建成的相關建物,提醒人們此地過去曾有過的漁業榮景。

進入20世紀後,鯡魚漁獲量變動增大,也逐年減少。有些漁家往更北的庫頁島試圖開闢新漁場,或在漁業之餘展開溫泉湯屋的副業;也有漁家賣掉所屬的漁場,不再操業[5]。1950年代,每年北海道—庫頁島群鯡魚來游的最南界不斷往北移動,1950年時約在積丹半島一帶,到了1958年,已經移動到北海道最北端的宗谷岬。

來游南界移動、漁獲量的急遽下降加上農業生產模式改變,不再完全仰賴魚粉肥料,自此鯡魚漁業以及加工業從余市和小樽沿岸消失,鯡魚也成為「幻之魚」。余市自1960年開始,人口逐年減少,出生率下降加上年輕人外移,而有高齡化的趨勢。

至於北海道—庫頁島群鯡魚不再來游的原因,經過多年研究,目前仍然沒有定論。1940年代北海道太平洋鯡漁獲量開始下降時,甚至有研究分析指出,鯡魚族群波動和太陽黑子的變化有關[6]。不過,統計相關並不代表真正的因果關係,目前兩個較為有力的論點分別是人為濫捕和環境變化。前者認為在鯡魚漁業全盛時期,無任何限制地讓定置網以及刺網漁船增加,來沿岸產卵的鯡魚被捕捉後,自然無法繁衍,族群就會越來越小;後者則是認為海溫長期波動,改變北海道附近海域浮游植物的組成,以及森林濫伐造成沿岸缺乏陸源養分,使太平洋鯡偏好的產卵地點──大型藻床消失,變得不適合太平洋鯡,因此產卵場才會北移。

今日余市港,漁船大多以魷釣為主。作者攝。

現今北海道仍舊有少量的太平洋鯡魚漁獲,2012至2015年間,每年約有4,500噸左右,僅有過去平均40萬噸的1%。這些漁獲主要來自地區性的較小族群,如每年1到3月洄游至近岸的石狩灣群。這些在北海道冬季出現、上市的太平洋鯡,也常會讓一般人對此感到困惑:「太平洋鯡明明是冬季的魚,為何別名叫春告魚呢?」

看不見,不表示不存在

即使不吃魚,這些魚還是以其他形式,深入大家的生活。雖然今日化學肥料已經很普及,但隨著有機栽培興起,以其他魚種製成的魚粉,依舊是重要的氮磷肥。

北海道太平洋鯡資源變動,是許多小型表層魚類的縮影。有研究指出,這些小型魚的族群波動,都和大尺度的海洋與大氣交互作用有關,因此有著20年, 30年甚至50年的變化週期。不過,這並不代表積極了解族群變動機制,依照預測採取管理措施,制定漁獲量及對漁船進行總量管制,都將會是徒勞無功。如果能先預作準備,尋找替代方案,當不可預測的變化來臨時,或許就不會像過去一樣的手足無措。

(作者為台大海洋所博士候選人,滔滔Ocean Says 海洋知識社群共同創辦人。)

     

[1] FAO. (2016) 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2016. Contributing to food security and nutrition for all. Rome.200 pp. 

[2] 大阪港振興協会編 (2002),帆船が開いた日本の文化。日本財団図書館。

[3] 水産庁, 平成29(2017)年度ニシン北海道の資源評価 

[4] 小林時正 (2002) 北海道におけるニシン漁業と資源研究. 北水試研報 62, 1-8. 

[5] 服部亜由未 (2011) 大正・昭和初期の鰊漁業の衰退にともなう漁家経営の変容 ― 北海道高島郡南家を事例に― 人文地理63(4) 303-323.

[6] 川名武 (1949) 北海道鰊資源の研究(第2報)※ 稚魚發生量ご太陽活動との關係, 日本水産学会誌 14(4), 181-183.

瀏覽次數:316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面向一般民眾,作者群以書寫方式,討論海洋環境議題與日常生活各方各面的關聯,讓我們一同面對自己的好壞習慣,真正面向海洋的呼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