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氏鯧鰺Trachinotus blochii。 圖片來源:黎諾維攝。

大家有否認出照片中的魚?眼熟嗎?在哪看過牠?

沒錯,牠是菜市場、超商,至家中桌上常見的「布氏鯧鰺」,亦即俗稱的「金鯧」、「紅衫」或「黃鱲鰺」。

布氏鯧鰺Trachinotus blochii(Lacepède, 1801),屬鰺科(Carangidae)鯧鰺屬(Trachinotus)下的魚種,由Lacepède於1801年所命名及發表,模式種產地為馬達加斯加。雖中文名稱及俗名有「鯧」的稱呼,但牠在分類上卻與鯧有點差距。以分類的角度,反而跟廣泛被大家認識的「紅魽」相對接近。

在台灣海域有記錄分佈、以「鯧」字名命的科包括:銀鱗鯧科(Monodactylidae)、雞籠鯧科(Drepaneidae)、白鯧科(Ephippidae)、長鯧科(Centrolophidae)、圓鯧科(Nomeidae)、無齒鯧科(Ariommatidae)及鯧科(Stromateidae),常見的物種包括俗稱「白鯧」,屬鯧科的中國鯧Pampus chinensis、俗稱「富貴魚」或「燕魚」,屬白鯧科的圓眼燕魚Platax orbicularis以及俗稱「肉魚」,屬長鯧科的刺鯧Psenopsis anomala等。

鮮度極佳,屬長鯧科的刺鯧。黎諾維攝。

與布氏鯧鰺同屬鰺科,俗稱青魽的鰤魚(左)及俗稱紅魽的杜氏鰤(右)。黎諾維攝。

布氏鯧鰺在鰺科中屬中大型物種,本種最大體長可達110公分、重達3.4公斤。晝行、群居,為廣鹽性魚類,對鹽度的適應能力強,幼魚常出現在河口之汽水域(即鹹淡水交界水域)或是沿岸的砂泥底質水域內灣,成魚則單獨或群體出現於礁區及砂泥底海床水域。雜食性,因齒細小且呈絨毛狀,故只能以軟體動物或無脊椎動物為食。體側扁呈卵圓形,具脂性眼瞼但不發達,尾鰭十分深叉。體背青灰色,腹部銀白色,體側無任何斑點;背鰭、臀鰭及尾鰭則為暗色至暗橙色而具棕色緣,橙色會隨著魚齡的增長而變得金黃。

經常於河口出沒的布氏鯧鰺幼魚。黎諾維攝。

在亞洲地區,無論香港、台灣或中國大陸,布氏鯧鰺都被視為重點養殖魚種,於經濟海水魚類中佔有重要地位。抵抗力強,代表飼養過程中的死亡率低,推出市場亦有著較優良的品質;廣鹽性,對水質的適應能力相對高;雜食性,在馴餌方面的困難低,能容易接受人工飼料;能於高密度養殖,放養密度高,收成量多。以上種種因素,令布氏鯧鰺在養殖業成了對象魚種。

而最重要的一點,養殖魚類若能於愈短的時間內養成,代表飼養成本愈低,使魚能在較短時間內推出市場。以布氏鯧鰺為例,養成時間約7至9個月,體型便可達400-600公克,算是符合經濟效益的魚種。

90年代初期,布氏鯧鰺養殖首先於新加坡進行,養殖技術漸趨成熟後,20世紀產量於中國擴大,而近幾年除了中國及台灣等地區外,印尼、馬來西亞、印度、菲律賓和越南等亞洲其他國家也重點開發布氏鯧鰺的養殖。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統計,布氏鯧鰺在全球的養殖年產量由2006年的3萬噸,大幅增加至2014年的11萬噸,單是在越南年產量便達700噸。

2006年至2014年布氏鯧鰺的全球年產量。圖片來源:聯合國糧農組織

明明不是鯧魚,為什麼也被叫作「鯧」?

「鯧魚」早在明朝已有記載。李時珍的《本草綱目》提到:「鯧魚魚形似魚,而腔上突起,連背而圓,身肉甚濃,白如凝脂,只有一脊骨。治之以蔥、薑,之以粳米,其骨亦軟而可食。」清朝李調元的《然犀志》提到:「鯧魚有烏白二種,小者名鯧鯿,身正圓,無硬骨,灸味美。」但此鯧非彼鯧,單是「其骨亦軟而可食」及「無硬骨」我們便可得知古時文獻所記載的鯧魚,非布氏鯧鰺或鰺科魚類,指的大概是鯧科(Stromateidae)下的物種。那為何布氏鯧鰺會被稱為鯧?這跟飲食文化有關。

大時大節,一尾大白鯧(中國鯧)放在桌上,不但好看亦寓意年年有餘,加上白鯧頭小刺軟,肉多且爽口,適合男女老少品嚐,這彷彿成了一個傳統。但可惜不論白鯧或是鯧科的物種,主要以攝食水母為生,這在供應餌料生物的穩定性上有一定難度,而且鯧科物種在運輸過程中死亡率極高,獲得活體種魚的機會低,故此人工繁養殖技術尚未建立。

鯧科的中國鯧Pampus chinensis。黎諾維攝。

養殖難度高但需求卻大的物種,價格自然高昂,市場的供應量亦就海上氣象因素而變得浮動,因此外型甚似白鯧的布氏鯧鰺,成了不錯的替代品。

布氏鯧鰺除了在運輸過程中需較多溶氧外,一般運輸過程的死亡率低,而且身體結構缺乏長而硬的鰭棘,故此魚體在到達目的地後不會發生遍體鱗傷的情況,體表依然完整,完好無缺的魚貨更能吸引買家。此外活魚不但代表新鮮,在傳統上更被認為食味較佳,配上亮麗的名字──金鯧,在海產店魚缸中,顯眼的布氏鯧鰺成了受歡迎的海上鮮。

價格親民亦是牠的一優點,冰鮮的布氏鯧鰺價格更比活體便宜,死後僵直的新鮮個體比活體風味更佳,故亦成為一般家庭主婦料理的對象。大多為養殖魚類的布氏鯧鰺肉質雖然不及白鯧,但以豆豉蒜泥蒸、煎封或紅燒烹調,頭小肉多,食味絕對不輸部分野生魚類。種種優點讓牠在市場的受歡迎程度頗高,讓我們在享受水產品帶來的風味外,亦間接幫助舒緩捕撈野生白鯧的壓力。

全面走進你生活的魚類

同時,布氏鯧鰺帶來的,不只是桌上的海鮮。大型水族館注意到大型鰺科物種的群居性,數量龐大的魚群能帶給遊客身處大洋的震懾畫面,而生性溫馴的布氏鯧鰺就是被看上的其中一種。參觀者不但能透過導賞員的講解認識其習性,近距離觀察布氏鯧鰺在水的泳姿,伴隨著大型軟骨魚群游的布氏鯧鰺,也令整個水族館畫面更豐富。

此外,鰺科物種大多是游泳健將,均擁有強勁而持久的爆發力,布氏鯧鰺也不例外。國外盛行的飛蠅釣(fly fishing),其中一種對象魚便是生活於淺灘的布氏鯧鰺,或其他鯧鰺屬的物種。針對休閒漁業,布氏鯧鰺對海釣場來說可算是價廉物美,來貨價不高,同時能為釣客帶來釣魚的樂趣及刺激,亦能讓休閒漁業更廣為人民認識。

大型水族館水槽內常飼養群居的鰺科魚種。黎諾維攝。

布氏鯧鰺是海釣場常見的魚種之一。黎諾維攝。

好好認識你身邊的物種,別讓海洋資源耗竭

隨著世界人口不斷增長,海洋面臨人文活動帶來的種種後遺症。近年受到關注的,莫過於「過漁」導致漁資源減少的議題。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於科學期刊表示人類將在2048年無魚可吃;聯合國專家警告2050年海洋將無魚可捕。儘管我們不能預知未來是否真將如此,但不管哪年哪天海洋資源被耗盡,我們現階段從生活或數據中都可觀察到漁獲量大不如前,不論數量或體型都有持續下降的趨勢。

沿岸資源衰竭的速度比遠洋更快、更嚴重,老一輩的釣魚翁亦不時慨嘆漁獲大不如前,滔滔不絕的講起以往魚有多大量有多多的風光事跡。海底攝影愛好者於沿岸所能拍攝到的,大概就只有非主要經濟性魚種的小型雀鯛最多,幸運的話能遇上鮨科、笛鯛科、石鱸科或龍占科等常見海洋魚類,但一尾起兩尾止,有些固有物種更已甚少出現。這都讓我們能簡單且切實的意識到海洋資源枯竭近在咫尺。

沿海資源日溢枯竭。黎諾維攝。

或許我們都覺得個人的能力有限,或是學術界應負責找出應對海洋資源將被耗盡的問題。的確,學術界在其研究領域上應提供專業知識甚至解決辦法,但配合的還是數量龐大的消費者,亦即我們。面對現在的局面,我們責無旁貸。

每種魚類背後都有其獨一無二,背負著數以億段生命所寫成的故事,當我們愈能了解牠們的故事時,即使不用專家警告,每人對海洋的自覺性都應抬頭,這不但是對自己,更是對我們珍貴的海洋資源負責。

「哪些魚類能好好利用品嚐?哪些只能淺嚐?哪些應避免食用?」在未來的努力下,筆者相信這能成為每位消費者在採購海上鮮前思考的問題。保育行動已急不容緩,筆者、讀者更有責任為地球村上共享的一片海出力。

(作者為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學系學生)

瀏覽次數:458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面向一般民眾,作者群以書寫方式,討論海洋環境議題與日常生活各方各面的關聯,讓我們一同面對自己的好壞習慣,真正面向海洋的呼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