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青年外交官劉仕傑臉書專頁。

週末一大早,接到一位素昧平生家長的電話。我還在睡夢中迷濛,電話那頭已經開始氣急敗壞地數落我:「劉先生,我看了你拍的影片,我真的希望你不要再挑撥政治,我們要為下一代著想,我沒辦法接受讓外傭來教我小孩英文……」

我仔細聆聽,睡意也逐漸消去。總算我抓到空檔,問她:「請問,我的影片或是文字裡,哪裡有說要讓外傭來教英文?」她一聽,頓時語塞,又開始跟我講雙語教育的重要性以及自己在兩岸工作的經驗。

說實話,我很感謝這位家長,因為她願意主動跟我溝通,願意花時間上網找到我的電話,跟我談她的教育理念。她不是唯一有這想法的台灣家長,這也是韓國瑜市長支持聲量居高不墜的原因。韓市長的話語,無論你同不同意、喜不喜歡,都挑動了台灣人民的敏感神經,逼著我們去正視自己心中帶有歧視或羞於啟齒的一面。

一位「約翰」的故事

說到底,瑪莉亞事件就是許多台灣人民心中對東南亞朋友的歧視,或者講得含蓄點,是台灣人的優越感。可悲的是,台灣人民面對東南亞人民的優越感,在面對歐美白人時,又瞬間主客易位,變成一種莫名的自卑。

我想到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大學時有一陣子我在景美租房子,有天來了一個年輕美國白人來分租我隔壁房間,於是這位「約翰」成為我的室友。沒錯,他的名字叫做John,一個常見的美國名字。這個約翰大概20來歲,頭髮長長的,長相說實話算是帥氣,看起來像是搞藝術的,但他在台灣的工作,卻是美語補習班的老師。

一開始還好,後來發現這位室友真是狀況百出。除了夜夜有台灣女生來找他溫存過夜(這部分我暫不評斷),最麻煩就是他在房間呼麻搞電音,後來開始不繳房租,行蹤也常常成謎。後來去他的補習班問,才發現他根本不具備在台灣教英文的合法身份。最後外事警察找上門,我跟約翰上演公路追逐驚魂記(我騎機車、他騎腳踏車),總算抓到他。後來約翰當然被我們趕出公寓了。

那天早上在電話裡,我也向這位家長分享這個故事,不曉得她有沒有聽懂?其實很多美國白人卡車司機來台灣變成英文老師,早已不是新聞。我沒有要貶低卡車司機這職業的意思,事實上我父親就當過卡車司機。真正重要的問題是,一個非英文教學專業的美國白人,跟一位受過專業英文教學訓練的菲律賓老師,哪一位能夠成為台灣家長心目中的首選?或者這樣問吧,如果你有小孩,你希望是前者還是後者來教你小孩英文?

一個社會是否進步,多元尊重很重要

這問題當然有政治正確的答案:後者。但事實是,許多家長還是會選擇前者。我不喜歡用「喜韓兒」這類歧視性字眼來形容,但台灣的現況是,許多政治上不是韓粉的家長,也會有諸如「還是讓白人來教英文比較好」/「白人的發音比較準確」這類想法。

不管是約翰還是瑪莉亞,都只是舉例,千萬不要犯了一般化(generalize)的問題。雙語教育當然重要,但一個社會是否進步,指標之一取決於是否能尊重不同的群體、族群或種族。無論是移工(immigrant worker)或是飄洋過海討生活的人(diaspora),她們很常面臨的問題就是身分上的階級差序(hierarchy)。

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很困難的一點就是:部分台灣人的確很難改變自己對東南亞朋友的觀感。這支影片中,我跑到台北車站隨機訪問兩位菲律賓朋友,上傳到臉書後,獲得超過20萬人次的觀賞,但我沒有喜悅的感覺,相反地我覺得悲傷。韓市長的確失言且之後也道歉了,但台灣社會要能大步向前,是否都該問問自己,喜歡約翰還是瑪莉亞?

瀏覽次數:9552

延伸閱讀

客家子弟,迷戀文字的力量,大學時為PTT楊照版創版版主,曾擔任劉德華MV主角。

現為青年外交官,曾派駐洛杉磯與帛琉。喜歡書寫政治經濟文化議題,但最愛體育跟電影。

資深棒球痴,台南一中青棒隊創隊游擊手並於第二屆金龍旗青棒賽擊出隊史首支二壘安打,18歲北上加入台大棒球隊,35歲派駐帛琉創立「臺灣黑熊壘球隊」擔任隊長並擊出隊史首支全壘打。

人生很難,還好下廚是件療癒的事。

臉書粉專:青年外交官 劉仕傑 @freeTAIPEI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