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紅》劇照。 圖片來源:佳映娛樂提供。

謝謝獨立評論的邀請,看了一部令人膽顫心驚、悲傷莫名的電影:《落紅》(The Third Wife)。導演是阮芳英(Ash Mayfair),李安在紐約大學電影系的學妹。

電影背景是19世紀的越南。一名14歲的女孩嫁做人婦,成為三姨太。初夜那晚,她落了紅,證明自己是清白的,沒有讓家族蒙羞。從此,她在大宅院裡看盡人生載浮載沉,迅速理解「性」在這家族中的扭曲角色。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以下有劇情)

從此,妳就是第三個姨太太

這是一部探討父權體制的電影。在家族裡,女性只是男性的附屬品。初經的到來,代表女孩成為女人,隨時能夠出嫁。女人必須假裝高潮,即便是在宛如被強暴般的初夜。性別作為一種階級,小女孩卻渾然不覺。在一場坐著轎子的戲裡,小女孩天真無邪地問:以後你要當第幾個太太?大太太還是二姨太還是三姨太?小女孩尚未能理解妻妾的尊卑及背後的權力關係,當然無從預知未來的人生。

《落紅》劇照。佳映娛樂提供。

這當然也是一部探討人性的電影。另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嫁進來,卻得不到丈夫的認可。未能破處(我注意到英文字幕用untouched這個字)這件事情讓她蒙羞,最後終於選擇在河邊自縊。化好了妝,一隻蝴蝶停在她再也不會張開的眼睛上,彷彿毛蟲蛻變重生,如釋重負。

導演顯然想把人性的扭曲壓到極致。有一幕是垂死的老馬在呻吟,最後人決定餵馬吃有毒植物,讓她解脫。看到這一幕,直覺這是伏筆。果然到片尾,女主角看著剛出生的親生女兒嚎啕大哭,餵乳不成後,視線移到旁邊有毒的黃色小花。女主角意識到她的女兒未來注定也將在這大宅院裡承受這封建的苦痛,於是摘下了毒花放近嬰孩的嘴旁,啼哭的小女孩竟然停止了哭泣,雙眼看著黃花透露著驚恐(很佩服導演怎麼拍出這一幕)。鏡頭拉遠,到底母親有沒有毒殺自己的女兒,只能留給觀眾想像。導演擠壓人性到這地步,令觀眾揪心。

如水般的情慾流轉

在大宅院裡,道德的另一面就是背德。大少爺與二太太的不倫之戀,二太太與三太太的蕾絲邊情愫,同步開展。導演充分運用水的元素,拍出了越南的風情韻味。水,同時也象徵著情慾的流動,在父權封建的大宅院裡伺機曖昧潤滑。雨水是水,落紅是水,懷孕破水是水,河川是水,汗水是水。越南導演阮芳英描繪自己的故鄉,毫不費力。

但導演卻也不是全然採取男女二元劃分的角度。大少爺苦戀二太太不成,痛苦萬分甚或尋短,描繪出在這封建的體制下,男性如果不從,依然得受到折磨,如同女性。而二太太與三太太的女同志激情戲碼,藉由擦拭香水撩起情慾,卻戛然而止,只因這樣的唯美情愫同樣不見容於傳統封建的體制。導演真正想批判的與其說是「父權」,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封建」。導演的對話對象,其實是挑戰「情慾自主」。

《落紅》劇照。佳映娛樂提供。

《落紅》是2018年的金馬影展片,導演阮芳英接受西方式專業電影訓練,元素運用精準,運鏡節奏明快。對於習慣好萊塢電影的台灣觀眾而言,全片最富異國情調(exotic)、最新鮮的部分,應該就是越南演員及越南場景。出身越南,卻能拍出一部批判自己國家文化的電影,導演在片中注滿了像是自身兒時記憶的情感,豐沛稠膩。本片展現的文化深度,值得一看。

瀏覽次數:1892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客家子弟,迷戀文字的力量,大學時為PTT楊照版創版版主,曾擔任劉德華MV主角。

現為青年外交官,曾派駐洛杉磯與帛琉。喜歡書寫政治經濟文化議題,但最愛體育跟電影。

資深棒球痴,台南一中青棒隊創隊游擊手並於第二屆金龍旗青棒賽擊出隊史首支二壘安打,18歲北上加入台大棒球隊,35歲派駐帛琉創立「臺灣黑熊壘球隊」擔任隊長並擊出隊史首支全壘打。

人生很難,還好下廚是件療癒的事。

臉書粉專:青年外交官 劉仕傑 @freeTAIPEI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