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Cheng-Jung Chen@flickr, CC BY-ND 2.0

市場是一個城市的有機面貌。在市場裡面,我喜歡觀察攤販與顧客的互動、市場的設計及運作。市場的氣味也是城市的氣味,在市場內可以感受城市的風土(terroir),也能買到這城市周遭區域特有的蔬果。逛市場,應是一件愉悅輕快的事。

在好市多或家樂福等國際大型超市的夾擊之下,仍然有許多人偏好傳統市場。不過講到傳統市場,有人不免眉頭一皺,聯想到骯髒、昏暗等負面情景。其實,傳統市場的改建並非易事,其中最大的難題就是:中繼站的尋覓。

試想,幾百個攤販家庭賴以維生的市場,哪經得起兩三年的生意中斷?即便尋覓中繼站,也有客源難以維繫的問題。這也是傳統市場改建有其困難度的原因。

北投市場 vs 士東市場

在台北的北區士林北投,恰巧就有傳統市場改建的兩個例子:北投市場與天母市場。

北投市場興建於1983年,由於耐震程度不符標準,自2014年起迄今斥資1億7千萬多次整修,卻未有顯著改善。我三不五時會去北投市場一嚐美食,說實話,市場內的鋼筋暴露及整潔衛生問題,已經到了慘不忍睹的狀況。

但北投市場是大市場,攤販數目超過500,根據今年4月份台北市府的問卷調查,超過7成的攤商不同意改建,原因當然是對於中繼站及補貼等配套措施缺乏信心。案例的高度複雜性,連柯文哲市長都指示市場處先處理別的市場改建案。北投市場的難解,看來得等到選後再討論。

相較於北投市場,天母的士東市場則是少數市場改建的成功案例。資料顯示,擁有255個攤商的士東市場近10年整修費用將近7千萬元,僅為北投市場的1/3,但是成功轉型,甚至成為全台其他傳統市場及國外友人爭相參訪的對象,過程值得紀錄。

剛卸任的士東市場主委許桂招女士答應讓我前往進行專訪,時間是2018年10月5日,地點當然就是許大姐在市場內的家:攤號127的「蘭雅鮮花庄」。

許大姐的「蘭雅鮮花庄」。

市場內的民主轉型

許大姐是桃園客家人,她的花店生意最早起源於位於天母的德行東路上,之後遷到蘭雅公園附近。1992年,士東市場成立,她跟著申請攤位,至今26年,她的花店一直靜靜優雅地座落於士東路市場入口處最顯眼的位置。我好奇問她,這位置怎麼決定的?許大姐得意地說,抽籤啊!而127號攤位正是當時的籤王。也許正是因為這樣,註定許大姐在多年之後承擔起士東市場改建的重責大任。

一開始,士東市場就跟其他傳統市場一樣,有清潔及結構的問題。許大姐回憶,早期市場二樓飲食部的排水水溝設計不良,廢水三不五時漏到一樓,甚至發生隔層水泥塊因為無法承受水的重量,而整塊崩落的險況。2010年她當選市場代表,接著從12名代表內順利當選會長。而那也是士東市場改頭換面的開端。

當選會長後,許大姐做的第一件事頗有大時代的政治味:她建立了直選制度及任期制:主委由全數攤販直選選出,一任4年,連選得連任一次,也就是最長可當8年。 聽起來有點像是某個國家民主轉型的故事,不是嗎?我打趣著問許大姐。她說,在她擔任主委之前,士東市場的主委為12名市場代表以間接民主的方式選出,且沒有明確任期制度,例如之前的主委就當了4屆。學商背景的許大姐認為唯有讓全數攤販直選選出,且制度化主委任期,市場的運作才會進步。

我聽了哈哈大笑,這跟台灣早期以國民大會代表選總統的歷史太雷同了!許大姐的主委任期,正是從2010年10月到2018年9月。許大姐說,台北許多大型傳統市場缺乏明確任期制度,而這也是市場內舊勢力盤根錯節、難以撼動的原因。

受訪中的許大姐。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美好關係與在地榮耀

2015年9月,許大姐剛連任沒多久,她透過台北市議員向柯文哲市長爭取900多萬市場改建經費,市府也從善如流。當時每一攤位的改建補助為3萬元,市場內分成A、B兩區,輪流改建排水及相關硬體設備,兩區各自停業兩個月。

我問許大姐,改建過程中最艱辛的部份是什麼?她說,當然是部分攤商因為停業損失而表示反對。許大姐那時以市場的安全因素,成功說服持質疑意見的反方。她問對方,如果水泥塊砸下來,士東市場變成危樓,整個士東市場的損失誰要負負責?許大姐回憶,其實多數攤商都很善良明理,溝通過程還算順利,並沒有出現釘子戶,這也是改建過程成功的重要原因。

而讓士東市場一戰成名的,是2017年奧迪集團的「美好關係」(Beautiful Touch)公益贊助計畫。當時奧迪的計畫想找一個台北的傳統市場進行改造,士東市場幸運地雀屏中選。「美好關係」計畫其實並非每個攤商都願意配合,當時多數攤商事實上持觀望態度,最後配合的攤商數目為19個。許大姐笑著說,這個計畫找了許多有名的設計師,結合中原大學及台東公東高工學生的巧思,分別替不同攤商規劃店面,所有的改裝只花了一天的時間,現在大家看到市場內具設計感的攤位,事實上是當時參與「美好關係」計畫的成果。而沒有參與的攤商呢?很多人事後有點後悔,因為有設計感的攤位生意明顯好轉,有些攤商甚至業績翻高了3、4倍!

其中,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攤號112的「草山新鮮蔬菜」,當時由黃蕙玲設計師操刀。「美好關係」計畫完成後,阿基師在市場內辦50幾桌的故事,也是一個創舉,畢竟在那之前,沒人想過可以在傳統市場內辦桌喝紅酒啊!

112號的「草山新鮮蔬菜」,是一個成功的改造案例。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美好關係」計畫帶給士東市場最大的改變,並不是那19個攤位一次性的改善,而是士東市場榮譽感跟認同的建立,而這個認同發生在顧客與攤商的日常交流及對話,包括顧客會向沒有參與計畫的攤商表示:其實哪些有參與的攤商很棒啊,你要不要想看看能不能改善自己的攤位?或是這19個攤商與顧客的親切互動,也連帶影響隔壁未參與計畫的攤商想法。屬於士東市場的專屬認同,每日悄悄發生,一點一滴地轉化。

這樣的認同及榮譽感,以及現代化市場所帶來的商機,進一步吸引攤商的第二代願意接下父母在士東市場內的擔子。許大姐說,對比台北其他市場內攤商的年齡層偏高,士東市場內不難發現許多30幾歲甚至更年輕的攤商,他們許多都是攤商第二代。而這些二代對於打造一個現代的傳統市場,更有自己的想法。

「美好關係」計畫,讓士東市場從此有了不一樣的設計感。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傳統市場的有機認同

專訪到最後,許大姐仍面露不捨地細數這有如她的心血的政績,例如市場內的土地公宗教信仰恭奉玄天上帝,一個月香油錢收入約3至4萬,她捐給當地士東國小及蘭雅國中作為獎學金以回饋社區;配合市政府的剩食冰箱政策,許多攤商志願配合,每週四及週日社會局會請弱勢團體自取……等。許大姐說,主委是無給職,但她問心無愧。

傳統市場改建並非冰冷的案例與數字,更不是攤商的自利與算計。士東市場的故事告訴我,在地的風土不僅只是食物,甚至也是人情。一種屬於士東市場的在地有機認同正持續發生,而這也是我們思考北投市場或其他傳統市場改建時,值得參考的面向。

瀏覽次數:397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客家子弟,迷戀文字的力量,大學時為PTT楊照版創版版主,曾擔任劉德華MV主角。

現為青年外交官,曾派駐洛杉磯與帛琉。喜歡書寫政治經濟文化議題,但最愛體育跟電影。

資深棒球痴,台南一中青棒隊創隊游擊手並於第二屆金龍旗青棒賽擊出隊史首支二壘安打,18歲北上加入台大棒球隊,35歲派駐帛琉創立「臺灣黑熊壘球隊」擔任隊長並擊出隊史首支全壘打。

人生很難,還好下廚是件療癒的事。

臉書粉專:青年外交官 劉仕傑 @freeTAIPEI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