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這幾年由於政策關係,台灣興起了對於東南亞的關注,新南向也幾乎是各種學術和學術圈的主流議題。然而討論的內容大多偏向產業政治經濟,要不則是旅遊語言文化等。關於飲食和農業的故事其實相對是少的,而這也是我自己會對這相關領域研究有興趣的原因。我的同門師兄姐們研究越南茶、馬來西亞燕窩、寮國咖啡……,因此研究室常被戲稱根本像是東南亞研究室。至於我自己研究的,則是泰國的「台灣菜」。

為什麼他們要去泰國種菜?

在曼谷的百貨超市裡,看得到標榜「台灣菜」的水耕蔬菜。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其實是有台商將台灣的水耕蔬菜技術跨境引入泰國,而在泰國就地生產,用台灣設備、台灣種植技術與台灣菜種,在泰國生產水耕蔬菜。

由於水耕蔬菜比一般土耕蔬菜成本要來得高,因此起初尚未有穩定通路時,銷售並不好,主要是透過台商間的人際網絡進行推廣。當時台商會館、台商學校都是重要的銷售管道。雖然農業是副業,對於從事製造業的台商而言並不是經營主力,但高昂的成本和不成比例的收益,也曾使他們考慮放棄。

直到2011年的泰國大水災,這種植物工廠能夠抵抗自然環境限制,再加上位置沒有受到災害影響,有別於曼谷鄰近地區其他蔬菜供應地,能夠在此期間穩定地供貨,因緣際會地與泰國一家大型百貨超市簽訂合約,才因此開啟了大規模的通路,也漸漸越做越大,成為曼谷最大的水耕蔬菜供應商。

水耕蔬菜採收景象。

台灣帶去的農業技術,在泰國發芽

然而,在得到穩定通路後,並非代表一切穩定,消費者願不願意買帳也是一個問題。泰國和台灣的飲食習慣本就有差異,面對如A菜、地瓜葉、絲瓜這種外來的全新菜種,以及「水耕菜」這樣不同於土耕的口感,想要創造需求,必須先教消費者「怎麼吃」。因此在前期,台商甚至曾攜帶鍋具到百貨公司超市現場,面對面示範如何煮菜、並且提供消費者試吃。

隨著泰國本身人均收入的上升,以及漸漸興起的健康飲食意識,我在田野調查中發現:水耕蔬菜市場其實越來越大,甚至泰國本身也逐漸出現其他大型的水耕蔬菜廠,可見這個市場仍處於一個不斷變動的階段。

我的研究著重在討論這個市場形成的過程,以及探討背後台灣農業技術的跨境移轉。需要關注到許多不同面向,從生產端的「在農場中如何種菜」到消費端的「百貨超市如何賣菜」,需要許多深入的觀察,也常被朋友開玩笑說「你到底是讀地理系還是農業系?田野就是到『田』裡面做研究嗎?」老實說我很樂在其中,透過這樣一個海外的移地研究,也使我能夠更深入了解研究地。若非因為這個研究,我想也不容易有機會和泰國的農場工人聊天,上傳統市場了解台灣和泰國在飲食習慣上的差別。

訪談前來農場購買水耕蔬菜的消費者。

水耕蔬菜面面觀

以下,是我曾經被詢問的幾個問題:

Q:飲食習慣差別究竟差別在哪裡?水耕和土耕口感真的差別這麼多嗎?泰國人為什麼會喜歡台灣菜? 

A:在我的案例中,泰國消費者不想買水耕蔬菜的原因,最主要就是不知道如何料理。泰國人──尤其曼谷人──近來越來越注重健康,許多百貨超市或大賣場都會有一區「沙拉專櫃」。然而台灣水耕蔬菜,尤其像A菜這種菜,需要靠熱炒才能吃出它的水分和鮮嫩,這樣的口感是土耕蔬菜沒有的。

先前訪談的水耕技術人員表示,泰國的氣候炎熱,土耕蔬菜只要太陽一出來,就「曬到趴在地上」,纖維比較粗也較缺乏水分,跟水耕蔬菜簡直是天差地別。但這樣的口感差別,真的能使泰國人願意花高一倍到兩倍的價錢去購買水耕菜嗎?泰國籍的朋友提到,泰國人在宗教上其實有所謂「去除慾念」的概念,所以普遍來說「有什麼就吃什麼」的想法,潛在於泰國人的思考中,對於口感較差的土耕蔬菜事實上也是習慣了,但喜不喜歡又是另一回事。

Q:台灣水耕蔬菜的市場似乎還不大?好像很少人聽過或吃過水耕菜。另外植物工廠在市內生產出的菜是不是也還是有疑慮?

A:其實這個問題也連結到了台灣的水耕蔬菜技術和市場發展歷程,以及台泰共有的食安問題。台灣30年前發展精緻農業時期,就奠定了水耕蔬菜技術的發展,隨著不斷研發和精進,台灣往往在世界性的水耕蔬菜展覽或研討會上佔有一席之地。而過去台灣在甚至有一些晶圓廠,因為有工業生產上便宜的水電優惠而跨足植物工廠,在廠內直接生產水耕菜。近年也有許多LED業者加入了水耕的生產行列。這反映台灣在這種需要高成本技術的蔬菜生產方式上,具有條件和優勢。

然而,在台灣的市場上確實很少看到水耕蔬菜的需求。根據田野的訪談經驗,許多水耕菜農都表示,台灣曾出現過「水耕蔬菜對人體健康有疑慮」的論述,很大程度影響到台灣消費者對於水耕蔬菜的接受度。然而在泰國卻不見這樣的論述影響。泰國蔬菜的農藥超標問題一直以來都是非常嚴重的,水耕蔬菜相對於土耕蔬菜,是少農藥的產品,加上國家產品認證(GMP、GAP)讓消費者放心買單,其實也讓我們發現到這個有趣的現象。

雖然我的研究也還在進行當中,也或許不是很深入且完整,但還是期待透過研究,讓台灣大眾對於東南亞有更多面向的了解。這不是簡單片面的參訪就可以得到,而是需要透過深入的田野。台灣和東南亞間連結不會只是觀光、貿易,在農業技術移轉甚至很多細微的日常生活的實踐上,台灣也扮演一定的角色。

水耕園中的蔬菜。

在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的演講影像:

瀏覽次數:284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當你聽到「新南向」這個台灣社會近來的熱門詞彙時,腦海中即刻迸出的是什麼?是「東南亞」、「蔡英文總統」、「台商跨國投資」、「選戰口號」、「名嘴口水」、「空」、「關我什麼事」、還是……;再想想,如果我們在「新南向」之前冠上「飲食」二字,「飲食新南向」給你什麼想像?既然小英總統說新南向政策要「以人文本」,飲食恰恰是每個人的日常,日常的飲食故事帶我們從台灣到所謂新南向的國度或地方,理解人們實際生活的現場。隨著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的研究團隊,從飲食尋找新南向中「人」的身影,讓飲食作為認識或感受新南向多樣面向的開始,好的開始!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