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繪。

最近我的臉書被台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洗版。雖然我還沒看,但那海報和預告,也讓我看得心驚,連忙自省,自己是不是個好媽媽,是不是也犯了為達私人目的控制孩子的錯誤?

我想這部劇關於分數、父母給孩子的壓力的探討,打中了許多人(包括我)的童年惡夢。許多人(包括我)直到今天還會夢到考卷沒寫完,就要收卷了,或是什麼都答不出來而交白卷。

我們小時候為爭第一名、好分數汲汲營營,我們的父母和老師也很焦慮(是父母老師焦慮所以我們焦慮嗎?或是三者互相讓焦慮像雪球越滾越大?)。但長大後當了父母,我覺得我們也沒有離開那個標準,那個競爭,那個「我一定要考第一名不然會受到懲罰」的恐懼。

只是,現在有很多種「好父母」的標準,有的標準是虎媽鷹爸,有些標準是不打不罵不威脅,有些標準是送孩子去私立小學,有些是自學、共學、陪小孩上山下海,連如何生產,餵母奶或配方奶,吃食物泥還是BLW(嬰兒主導餵食)都可以是標準。

只是,現在的懲罰不是打罵,不是威脅和情感勒索,而是網路公審,拍照上傳,被輿論議論,被親人或陌生人碎念(「今天在餐廳/公車上/路邊看到一個媽媽帶小孩……」)。太嚴厲太寬容,都可能被罵,沒有一個標準,彷彿父子騎驢(但在現實中經常是母子騎驢)。

我有壓力,這也是我的錯嗎?

有時想想當父母真的好累。

有人會說:當夠好的父母就好了。只是:夠好的父母是什麼呢?這就像小時候大人常對我們說的:「不要考第一名啊,快樂就好。」當快樂成為一種目標,但沒有定義內容,沒有解決競爭的焦慮(在學校不競爭,出社會也要競爭啊),也沒有「不快樂該怎麼辦?」善意也會變成壓力。如果夠好的父母不是一種安慰(「已經夠好了,放寬心。」),而是低標(「至少要做到怎樣怎樣。」),那大家當然會如履薄冰。

而且,當整個社會都在提醒你、恐嚇你、叫你不要教出殺人犯/強暴犯/媽寶/社會寄生蟲,說你做了A或沒有做A會給小孩留下一輩子的創傷,當一個夠好的父母,真的夠嗎?真的容易嗎?

每次我說我有壓力,就會有人說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你想太多了,別人沒有給你壓力,壓力都是你自己給自己的。(聽起來好像我中學時聽過的鬼話)但是,交通工具上別人一直看你,這不是壓力嗎?每次有重大刑案大家就忙著檢討加害者的父母,叫他們出來道歉,這對其他父母不是壓力嗎?教養專家和政治人物的話不是壓力嗎?老師和其他家長的期待(即使是善意的)不是壓力嗎?

這些都是壓力。個人要去消化這些壓力,很辛苦。無法消化,大家就說你抗壓性不足。

體制有體制的壓力,體制外也有體制外的壓力。可以不加入體制的遊戲,但是要有本錢進入別的遊戲(自學、體制外教育、出國),不是每個人都玩得起,也不是每個人都想玩。「不想讓孩子受自己受的苦」、「不想讓孩子變得像自己一樣」是多沉重的理想。而且,這樣真的就好了嗎?就是「正確答案」了嗎?

無論父母或孩子,都需要更多支持

父母的能力和資源(金錢、時間、支援系統)是有限的,在此同時,父母也是別人的子女、員工、國民,有很多義務要完成,很多時候,在現實的輾壓和逼迫下,即使父母有心好好對待孩子、尊重孩子,但也無法專心當個好父母。(當然,這邊指的是想當個好父母的人,有些人真的生了小孩就不管,或把小孩當物品,我並沒有要為這種人開脫)

也許,與其一直追逐、符合這種或那種標準,「想要夠好」的父母和孩子可以做的是,創造自己的標準、自己的價值?

但是,大環境必須給予想要追求自己價值(不管是孩子還是父母)的人支持(包括行政、法規的支持)。很多時候,環境不改變,個人即使想當好人或退出江湖(真的能退出嗎?),也會變成《無間道》裡的劉Sir或仁哥。

我多希望,社會中的每個人都能給予父母和孩子支持,就像《花甲大人轉男孩》中花甲的家人給予他支持,讓他犯錯、讓他長大,而不是像在《東方快車謀殺案》中那樣,每個人都捅了一刀(但,那些捅了一刀的人,自己也是被傷害的)。

一個有良好支持系統的社會就像有躺椅、綠樹、好玩遊樂器材的公園,每個人都可以在此乘涼休息,不只是父母和孩子。只有當大家都能放鬆,做自己想做的事,並且從中得到價值感和利益,不那麼害怕錯誤和失敗,我們才能慢慢從盲目「考第一」的魔咒中解放出來啊。

瀏覽次數:1977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