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繪。

家庭和國家一樣,資源分配不平均,總是會引起衝突。

說到家庭資源,不外乎:錢,空間,時間。這三個主題彷彿希臘神話的復仇三女神,或《馬克白》的三個巫婆,或小孩的「我餓,我尿尿/大便了,我想睡覺」,輪番在我和老公的爭吵中出現,讓我們的關係隔一陣子就要碎碎平安。

有人可能會說:「資源分配不平均,那平均分配就好了,幹嘛吵?」那我只能回,孩子你好傻好天真。家庭資源這種東西,就像衣櫃或收納空間一樣,是永遠不夠用的呀。

就算大家共體時艱,挖東牆補西牆(比如拿時間來彌補空間和錢的不足,或反之亦然),那要按照什麼樣的法則平均分配?按照誰付出、犧牲比較多(那我和我老公當然都會覺得自己付出最多)?按照誰最需要(同前)?或是誰講話比較大聲、態度比較強硬、比較快心軟?要投票討論,還是看心情、隨緣、歡喜就好?

別人的先生抱怨太太愛亂買,我卻總嫌老公太花錢

我們家的情況比較特殊,我是接案工作者,我老公是全職爸爸,但是,我們之間的分工,無法照刻板的「女主外、男主內」一刀切開。我的寫作和翻譯,很大一部分要仰賴老公的知識(告訴我某個字的文化意義,和我討論波蘭歷史文化)和技能(打電話和波蘭出版社交涉)。而老公的家務,也常常需要我支援和救援(比如嬰兒不管怎樣就是不睡覺,只能由媽媽出馬奶睡)。

我生性節(ㄒㄧㄠˇ)儉(ㄑㄧˋ),覺得能不要花錢就不要花錢(除了書,因為職業需要,還有小孩的東西),尤其知道錢多難賺,花錢就會心疼。這時,如果看到老公給小孩亂買玩具(比如軌道遊戲、樂高或車子)、書(他很喜歡買紙模型、貼紙書、著色書),說要買這個傢俱那個鐵鎚換季要買衣服鞋子,我的第一反應是暴怒。

可是,老公也會說出一堆道理:小孩需要玩具和書,因為有教育意義(確實啦,樂高和紙模型可以訓練手指靈巧度)。傢俱和工具組是為了讓家庭功能更健全。鞋子和衣服本來就是消耗品,需要買。理智上,我明白兩人都在為這個家打拚,都很辛苦,有些錢就是該花,大家也有各自需求要滿足,但情感上我一想到為了支付這些開銷,就要更辛苦地工作、犧牲睡眠,就會忍不住抱怨:「錢難賺,省一點啊。」「幹嘛花錢買這個,我很辛苦欸。」如果我是男人,對太太說這種話,應該會被貼上「靠北老公」,然後馬上被人圍剿吧。

擠在這樣的壓榨中,誰能不崩潰?

錢花掉了就看不到了,但是空間的存在感很強烈。自從老二出生,我就沒有自己的房間了。我的工作室變成遊戲室和我及老二的臥房,我原本的桌子和書櫃現在搬到客廳,完全處在一個開放空間,讓我的寫作翻譯和家事育兒無縫接軌。如果吳爾芙那句「女人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成立,那我現在做的,大概不能稱上是寫作,而是在家事之間拾荒、拿資源回收去賣錢吧!

令我困擾的是,我們客廳的飯桌也是老公的辦公桌。雖然他有自己的房間和桌子,但是上面堆了太多書,他沒時間整理(他說:「我要做家事呀!」)所以他的電腦還是放在飯桌上。有時候我覺得煩叫他拿走,於是這電腦可能會消失一兩天,但之後又回到原處,彷彿地縛靈。

不過,為錢和空間吵架,雖然討厭,但還是在絕望中有一絲希望。錢可以賺,空間可以創造(靠收納和斷捨離),然而時間,就像光陰似箭逝者如斯那些經典名句講的,是一去就不會回來,再怎麼樣都不會變多的呀。可是,時間又會對人造成最可怕的壓迫。當我的時間被育兒、工作、家事、雜事瓜分,然後剩餘一點「做自己」的時間又被以上東西和不知什麼鬼再分一次,剩下那些奈米時間,竟然要拿來和老公討論、溝通、爭執「誰的時間比較多」,我實在沒什麼美國時間和心情和顏悅色、理性優雅啊!

所以,我們吵架了,而且不是普通的吵,而是吵得像一條煎壞的魚那樣支離破碎,令人掩面。可是,婚姻不比戀愛,現在有小孩、家事、工作在等,我們可是連冷戰、鬧情緒、猜心的時間都沒有了呢!能怎麼辦?只好趕快調適情緒、溝通釐清、尋找解決之道啊。

幸好,吵架的隔天,我媽來看我們,把老大帶回他們家住一晚。我和老公冷靜了一天,第二天帶老二一起去散步,聊了聊我們的情況,決定要努力從忙碌的時程表中擠出時間,讓大家都可以獨處,也可以和彼此相處。

時間造成的衝突暫時解決了(最好是)。但是,我還是希望,我們有多一點的時間(還有空間,還有錢)。如果有資源可以慢活,誰想要一直活得像顆陀螺呢?

瀏覽次數:2003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