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雙北兩市一座座改建翻新的特色公園遊戲場陸續完工、開放並湧入「童潮」,現場人山人海、熱烈又喧鬧,受歡迎的程度超乎大家想像。曾經,1萬到1萬5千個孩子才能分享一座鞦韆,現在是連榮星公園遊戲場上一個小小旋轉杯,旁邊都要排上長長7、8個人的隊伍。人一多,難免會有在狹小空間的推擠爭搶。

孩子一心想要玩耍,卻無法立刻獲得的心情膠著,陪伴守候的大人在分秒逝去之下,越發無奈或不耐,於是厲聲強迫孩子回家;而才玩幾分鐘根本不過癮的孩子在倒數「再轉5圈」的命令下充滿壓力,也經常被焦慮的大人警告馬上輪流換人。

遊戲場上的協調,與孩子社會能力發展有關

英國里茲大學兒少及家庭研究學者 Pam Jarvis等人,在 2014 年發表的研究《以「社會化」談「合作式自由遊戲」對童年的重要性》,提出現代兒童的環境帶給孩子壓力和絕望感受,一部份來自「被忙碌緊張的成人催促」,一部份則來自「環境中無法跟他人建立充滿安全感的社交連結」。

個人與社會功能失調的相互關係,造成了在一個世代或更多世代中相當比例不擅交流的發展經驗。

「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因為推動特色公園遊戲場硬體改造,時不時也必須同時觀察到軟體及文化轉換的細緻層面:遊戲場上,遊戲是最基本的活動,而在遊戲中或是在遊戲過場時發生的「同儕合作」,對於兒童社交、情緒、智力和語言等綜合發展,也是非常重要。因為在「同儕合作」中,兒童會長出貢獻的能力,進而反過來長出一種對己身能力的肯定,還有在高度社會化環境中的「歸屬感」、「價值感」與隨之而來的「幸福感」。

但是,問題來了,出現在遊戲場上是從 0 歲到 12 歲不同年齡層、不同家庭背景、不同教養觀念的孩子和大人,要怎麼「同儕合作」?這時候,遊戲場上成人與成人之間面對面交流對話,就是兒童獲得社交、情緒、智力和語言的基礎範本的第一手資料。怎麼讓孩子跟孩子之間,在遊戲場上需求衝突、漫長等待的景況下,還能像是在「合作遊戲」?就要靠我們這些大人的努力:

情況劇:他在盪鞦韆,但是我也想……

公園內一座鞦韆,孩子 A 盪著。

孩子 B:(觀望了 2 分鐘)你盪很久了耶!
孩子 A:(繼續盪)我才盪一下子!
孩子 B:該我盪了!你下來啦!
孩子 A:(捨不得盪高樂趣)等等!再一下下!
孩子 B:(藍瘦香菇,準備直接推人下鞦韆)

孩子在鞦韆處排隊。

以上這個情況劇,大人有沒有可能幫孩子之間撐出「合作遊戲式」的其它選擇呢?不是公園處告示牌寫只能盪3到5分鐘,也不是大人規定只能盪幾下不然就回家,也不是因為一個孩子喜歡就一直盪不管他人需求,更不是淪為大人沒輒只好見笑轉生氣吵架甚至偷拍上傳爆料公社公審,而是在每一次狀況中,陪伴孩子一起思考各種可能,學習成長、朝向「共好」。

狀況一:同理孩子的需求,引導孩子的堅持

孩子 A 的照顧者對孩子 B 說:「噢,你很想要趕快盪鞦韆,對嗎?但是鞦韆上一直坐著 A,你有一點等不及,還有一點不太開心了,是嗎?」
孩子 B :「(嘟嘴生氣)嗯!」
孩子 A 的照顧者:「不好意思耶……能不能讓我跟 A 再講一下?小孩子是不是最討厭大人碎碎念?有可能我越問他就越不想下來,你也會這樣嗎?(眨眼苦笑)」
孩子 B:「可是,你還是要跟他講有別的小朋友要玩了!」
孩子 A 的照顧者:「當然!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幫你說。等等我喔!」

狀況二: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孩子 A 的照顧者跟孩子 B 的照顧者說:「對不起耶~我孩子盪得有點久,你孩子還能等嗎?」
孩子 B 的照顧者:「(本來臭臉,顯得有點不好意思)我要他再等等,可是可能等不了那麼久……」
孩子 A 的照顧者:「你被他催得很有壓力吼?最近我比較少陪我孩子,今天第一次來這個新的公園,他就一直挑戰我極限,唉!」
孩子 B 的照顧者:「我也是第一次來這個新的公園。人太多了!」
孩子 A 的照顧者:「我這邊有一盒餅乾,你孩子會想邊吃邊等嗎?」

狀況三:幫孩子建立連結,甚至交到新朋友

孩子 B 照顧者跟孩子 A 說:「哇!你盪好高喔~真厲害!你也好喜歡玩盪鞦韆,B 也是耶!他都假裝自己飛到天空中跟 747 機長一樣。」
孩子 A 照顧者靈光一閃:「A 也常常假裝自己是戰鬥機長!對不對?」
孩子 A:「轟轟轟~ 炸彈發射~~~」
孩子 B 照顧者:「可是 B 等得有點久了,也超想一起飛行的,能不能讓他當你的副駕駛?」同時問問孩子 B:「你想要先當副駕駛嗎?」
孩子 A:「他可以來當駕駛,我快要降落敵軍基地了!」
孩子 B 照顧者:「那請你降落好告訴我,換 B 準備起飛。等等如果隔壁座艙也空出來,你們兩個就能同時駕駛,來一場飛行比賽了!」

狀況四:愛孩子的 +1力,還有結盟行動力

孩子 B 的照顧者跟孩子 A 的照顧者說:「看來,你家這個也是愛盪鞦韆的孩子?我家的這個也是。」
孩子 A 的照顧者:「今天低溫特報 10 度,我還要來幫他推鞦韆……」
孩子 B 的照顧者:「為了永絕後患XD,我要來買江湖人稱土炮王大鵰爸手作家裡輕鬆掛的鞦韆,你會想要 + 1 嗎?」
孩子 A 的照顧者:「手作!會不會很貴啊?」
孩子 B 的照顧者:「也是。或是,先別管土炮王大鵰爸好了,你有沒有聽過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他們一直努力改造公園,呼籲政府把足夠的鞦韆還給大家的孩子盪。(秀手機)這是他們的粉絲頁。」
孩子 A 的照顧者:「啊!原來是這樣啊!我也要來按讚轉貼文章!」

解決衝突,照顧者的智慧很重要!

孩子在從自然的社交遊戲中得到一種經驗預期的過程,人際關係、社交能力、協調能力,全都是在遊戲場裡很重要的練習,幫助某些特定形式的神經成熟,更利於高度腦功能的發展。

身為引導和範本的成人如我們,是不是能避免在需求衝突時幫任何孩子貼上「霸佔、自私、不講理、野孩子」等標籤, 透過合作關係,讓孩子實驗各種社會角色,學習和實踐攻擊控制、衝突管理、獲得尊重與友誼、討論感覺、欣賞多元性,認識他人需求和感受,陪著自己和其它孩子一起去試圖理解各種不同個體處境、情緒和難處;觀照自己、同理他人,盡力去溝通協調和進行對話,一起想辦法找出滿足多方需求的方法。

當然別忘了,大小公民拿起電話打 1999,告訴你所在的市府/縣府,告訴在地議員、區長、里長和幹事,我們也要好玩的特色公園,攜手把屬於孩子的遊戲場一座座蓋回來還給他們。這樣,大家就不用因為好玩設施排不到傷心、大人陪著小孩排隊傷神,最後,大家都受不了而情緒衝突就傷腦了!

同場加映:孩子之間解決問題的方法不只一個的好繪本推薦《一定要誰讓誰嗎?

瀏覽次數:473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特公盟),每天帶孩子到公園玩的一群媽媽,卻發現政府把好玩設施拆了換上呼嚨親子的罐頭遊具,森77大喊「抗議遊戲場罐頭化!爭取多元特色設計!把孩子遊戲權和參與權還來!」2 年以來,100 場大小設計會議、50 座遊戲場改造、100 場倡議理念宣講,深夜等全家睡倒就是萌萌der蕭婆工作時間,用生命寫下「翻轉公共遊戲空間,撐出親子生存空間」的文字分享給大家。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