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世界動盪不安的情況下,右派的民粹主義於世界流竄,乍看置身事外的臺灣,卻因民主化時間較短、政治風向球又長期被藍綠以統獨議題給把持,泰半人民都忽視兩個主要政黨皆是「右派」的事實。又碰上即時通訊軟體大行其道的「後真相時代」,「民主精神」似乎只被封印在課本當中,考完試後就與我們無關了。

臺灣最高的民主殿堂──立法院,立委諸公的負面形象不斷,「代議制民主」彷彿已是窮途末路。不過,在「直接民主」與「代議制民主」間的「審議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多年從就已從國外傳入臺灣,2004年青輔會也曾舉辦「國是會議」,可是卻因多重因素未能好好發展。直到由太陽花學運帶動的「青年參與政治」氣象,才終於讓審議式民主捲土重來、越來越受矚目。然而,這個制度是否能推動臺灣真正邁向民主國家之列?端看產、官、學界能不能與熱血青年、壯年朋友們共同加入討論,實際聆聽地方的聲音,共同集思廣益,為臺灣找出一條全新道路了。

脫節的臺灣公民教育

2016年的「國際公民及素養調查研究」(International Civic and Citizenship Education Study,ICCS)評比結果終於在去年年底公布,臺灣在公民素養躍升為世界第二。但在高興之餘,仍有些事實需要面對。

「國際公民及素養調查研究」是抽出每個國家的國二學生,測驗其對於公民事務的理解。但我們要注意的是,參與評比的24個國家中,不到一半有類似臺灣的「公民」課程,因此外國的小朋友等於是靠自己平常對民主的學習,來與我們考試制度下的學生做比較。如要說我們勝之不武,也並不是沒有道理。

而在這項調查裡,有一項指標值得我們關注,那就是臺灣的國二生對「政府與媒體的信任度」低於世界平均,「在『網路』上得知國際消息、做出政治評論」卻高於世界平均。這代表著我們的學生,即便對於社會不滿,仍躲在電腦後面,而非實際親身參與倡議活動。這一點和英國《經濟學人》所做的「民主指數」(Demoncratic Index)調查中所指出、臺灣在「政治文化」與「政治參與」上吊車尾的結論不謀而合。換言之,臺灣在民主的「實際運用」上仍是堪慮的。

在這種趨勢下,大多保守的學校教師,鮮少有人實際參與社會運動,眾人只會繼續冷漠下去,造成臺灣的寡頭政治越來越來「寡」也越來越「偏」,臺灣的未來令人堪慮。

廣植「審議式民主」種子的「青年發展署」

以青年發展署為例,為了讓民主真正能夠成為「眾人之事」,展開了一系列的審議式民主課程。我也報名參與徵選,並得以參加為期兩天密集的「審議式民主主持人」初階培訓。

這場活動由曾經參與培訓的青年擔任引導員,從公民參與政治的沿革開始講起,一步步帶著我們了解並實際操作「開啟討論」、「凝聚共識」的工具,其中像是「ORID焦點討論法」,正是與目前教育界跨科工作法中,為了讓各科老師放下學科本位、尋求不同領域教師希冀學生達成的學習目標常用的方式。除此之外,我們也操作並體驗「審議式民主」常會使用的「世界咖啡館」(World Cafe)模式,針對臺大校長人選爭議做討論,果然,橫跨十多歲的青壯年,對於這個議題的想法就有歧異,但在這些方法與原則下,我們仍能在時間內找到「初步共識」與「待解決」的下次討論問題等。

雖說課程當中部分內容我已接觸過,但能以「民主」的精神將其全部連結,並結合時事與實踐做練習,這都是目前臺灣乏味、脫離現實的公民教育所需要的。我已迫不期待將這些內容整理、帶進自己的課堂中,甚至分享給其他教學夥伴,趕緊種下這些教育界頗為欠缺的「民主實務」的種子。

若要說這兩天最讓人感到振奮的事,應是看見這群超過8成皆為18至25歲的青年朋友,從高中生、大學研究生到社工、平面設計師、公務人員甚至美容師等,為了能增加自己能力進而改變社會,積極參與頗燒腦的思考、討論、激辯過程。我還記得在其中一場對話裡,我不自覺地在討論中倚老賣老,打斷了一位大學生的觀點詮釋,當時恰好輪到位西松高中的高三生擔任主席,只見他不卑不亢地向我提出了「請你依照規定,讓他說明清楚」的要求,我想,我正看見了臺灣改變的希望。

找出屬於臺灣「民主」的迫切性

然而,課程主辦單位「青發署」畢竟仍是政府單位,在這個討論民主的過程裡,由他們培訓出來的引導員,仍時不時表達出「不准問問題」或是認定「有標準答案」的「反民主」情況出現;甚至在課程中唯一邀請的外部企業講師,一路粉飾日本政府被質疑將「地方創生」做成「地方毀滅」的事實,還有人幫忙過濾相關提問。從這一點上,我們似乎可看出臺灣政府單位的視野與作法的侷限。

所以,我們是否做些什麼,讓「審議式民主」這樁美事,仍有機會幫到臺灣呢?

作家范疇在《與中國無關(第二季)》中,觀察了臺灣的歷史與民族性,並提出我們也該「三權分立」,但這三權並非像歐美的「行政」、「立法」、「司法」,反而是「政府」、「媒體」與「公民運動」。這在民選立委配合黨意,一步步將法律修改為「無敵大總統制」,讓「最大在野黨」能在執政黨做得其差無比時,一次將行政、立法一手抓而轉為類似復辟帝制的台灣,顯得不無道理。

同理,從國外引進臺灣的「審議式民主」,也該在設定「讓臺灣更好」的大原則下,以「開放的態度」、「廣納多元的聲音」,一步步長出屬於我們自己的模式。許多民主進程類似的國家也同樣在推動「審議式民主」,像是韓國就成功用這種方式討論了「核能發電廠是否復工」,他們都是臺灣可以交流、學習的對象。

從西元1789年「法國大革命」至今,法蘭西人用汗水、淚水與血水一步步摸索出奇妙的「左」「右」共治「換軌制」,這條民主之路花了他們169年。臺灣從解嚴至今僅30年,旨在廣納眾人意見、尋求共識的「審議式民主」,畢竟是我們新接觸的民主方式,後續的發展雖需留意,但仍是後勢看好的。

青發署已為許多人開了「審議式民主」的第一扇窗,除了公部門外,現在包含「青平台」、「海洋公民論壇」等民間組織,也以自己關心的主題、轉化過後的方式舉辦了類似的工作坊,同樣提供了成長過程中未有機會在學校接觸到這些民主新觀念的我們一個學習機會。

「民主」深化並非易事,讓我們在「互相漏氣求進步」的氛圍下,走向更好的未來時互相扶持、鼓勵,一同為臺灣實現「政治『真正』為眾人之事」的目標吧!

瀏覽次數:321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電子商務、國際企業雙碩士,曾於德國、印度、澳洲留學,在近六十國留下足跡。兩年多前踏入第一線教育場域,著迷於國際教育、華德福教育、學思達教育法等先進的風采,以非典型思維,還有一顆百分百熱愛生命的心,陪伴著台灣下一代的希望。

目前為台東均一實驗高級中學社會科教師,著有《追隨澤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魔幻中南美》,另開《換日線》專欄:Nuevaidee.新點子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