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社會企業家剛達。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社會企業,在世界正蔚為流行。

這種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出發點,同時帶入商業經營模式的組織,在21世紀的今日,很多由七、八年級生所組成。這群人放下「物質」追求,改以「理想」的實現作為人生目標,他們透過「經營行為」直接或間接產生「社會公益」的社會企業,正一步步地改變世界。

印尼因殖民遺害,造成長久以來政府貪污、績效不彰的問題,成為經濟發展上的阻礙,嚴重的貧富差距更讓人詬病。然而,印尼的大學現在正吹起了「社會企業」風,教授們紛紛開設了「社會企業課程」,直接要學生們面對自己的社會、自己的國家,無論他們來自哪個科系,都得嘗試發想、動手做做看,教育部還視計畫狀況給予贊助。果不其然,才幾年光景,一個個社會企業如雨後春筍在印尼冒出頭來,為印尼帶來了改變的契機。

上學途中的印尼學生。

印尼上學難,上大學更難

不過在印尼讀書非易事。多數的家長無法一次拿出一學期的費用,因此從國小到高中,學費是按「月」繳的,在這人均收入僅達台灣六分之一的國家,其國小(SD / Sekolah Dasar)、國中(SMP / Sekolah Menengah Pertama)、高中(SMA / Sekolah Menengah Atas或SMK / Sekolah Menengah Kejuruan)每個「月」的費用,竟分別高達9、13、16美金,這個費用還不包括簿本費、餐飲費等,因此即使印尼號稱有義務教務,卻仍有為數不少的孩子輟學,造成長久以來社會流動並不太普遍。

許多居住在偏鄉的孩子,情況更加嚴峻,連印尼最繁榮的爪哇島也不例外。

在島嶼西南邊有個因其自然美景、瀕臨絕種的動物,而被列進世界遺產的烏戎庫隆國家公園(Taman Nasional Ujung Kulon),距離首都雅加達(Jakartar)僅200公里,但如搭乘交通工具,還得耗上8至12小時才能抵達,其基礎建設之缺乏可見一斑。而在這國家公園周邊,迄今仍是幾戶居民的家,不遠處的小村莊內雖有小學,但一旦要升上國中、高中,到外地念書將是唯一的選擇。可是泰半中學並無住宿設施,在這裡的孩子就得在早上趕上清晨4點發車的巴士,才可能來得及在7點到校,種種原因都讓印尼人的求學之路更為艱辛。

改變的起點:印尼的大學

印尼的大學收費也不便宜,連國立大學費用平均都高於台灣的私立大學,除此之外,有些中學與大學,還會有「秘密家訪」的制度,一旦被學校工作人員發現你家的住所外觀還不錯,將會被學校「逕自」提高收費。

印尼的大學還有一歪風,明明某科系招收名額為100人,但入學時,卻會發現多了幾位同學,一旦開始學習後,很快就能發現,哪幾位同學是因為「富爸爸」才來到這裡。

即便如此,印尼的大學仍在進步當中,在英國高等教育機構QS(Quacquarelli Symonds)的2014年排名之中,印尼共有9所大學名列亞洲大學的前300名,其中4所還在前150名。在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政策下,中國與香港政府還提供獎學金,供學生前往戰略及經濟地位重要的印尼讀書,不難看出其成長趨勢。

而印尼的大學大致可分為三種:師範大學(Universitas Negeri)、科技大學與商科大學,除了師範大學外,科技大學與商業大學都有「社會企業課程」,其中科大的課程,大多是針對科技公司(teknopreneur),僅為社會企業做了入門的觀念介紹。但許多商業大學,如泗水的「Ciputra Surabaya」,則是直接將「社會企業」變成學年必修,鼓勵學生們在學期間就開始創業,教育部也會挑選績優企劃,給予一至兩學期的支持。許多學生藉著這門課,不但改變了自己,更改變了他人的一生。

眺望火山口的礦工。

短命礦工的重生契機

印尼爪哇島最東邊有座名聞遐邇的宜珍火山(Gunung Ijen),因為火山口內冒出的硫磺蒸氣,在日出前會出現藍色火焰,雖地處偏遠,每年仍吸引不少國內外觀光客,在黑夜中拿著手電筒,踩著陡滑的火山土灰一步步往上爬,甚至忽視山頂上提醒的注意事項,沿著火山口走了進去。一陣風吹來,帶來了硫磺如爛掉食物的味道,嗆得觀光客們眼淚、鼻水直流,他們才想起要戴上剛剛導遊發的防毒面具。黑暗中,重重的吐氣聲伴隨著硫磺噴發自地表的聲音越來越近,這呼吸聲不是遊客所發出的,而是來自肩上挑著幾十公斤硫磺塊的挑夫。

剛達(Ganda),一位來自Banyuwangi的印尼中產階級青年,有著跟大部分台灣人類似的成長背景。他從小在擔任政府官員父親的規劃之下,一步步地升學,也順利地考上泗水著名大學的資工系,普世價值下,他的未來似乎一片光明。可是,一堂社會企業課改變了一切。即使就讀的科技大學內,社會企業課僅有一學期,但他卻將一輩子賭了進去。

當他為了修課尋找社會企業主題時,他恰好看到2011年英國廣播公司(BBC)製作談論世界各地人文采風的「Human Planet」專題報導,有一集介紹了離他家才一小時車程遠的宜珍火山的礦工生活。成長在溫室中的剛達,第一次意識到這群人的存在,也下定決心自己得做些什麼來幫助他們。

他於是用整學期的週末,每次來回超過14小時通車,只為到現場更了解這些礦工們的生活。連接下來的暑假,他也刻苦地待在山上的礦工小屋。有一天,他發現來爬火山的法國觀光客,對於聽礦工故事很有興趣,剛達想,「觀光業」應該有可能改變這一切。

然而,要改變並沒有這麼簡單,經過剛達多次溝通,最後僅有一家三兄弟接受他的好意。他為兄弟們補習英文、找客人、安排行程。雖然他畢業後抵不住父母的壓力,在泗水的科技公司工作了一年,但社會企業夢早已在他心中萌芽,最後他拋下一切回到故鄉,從頭開始。筆者正是在他民宿裡聽聞了以上的故事,也實際體驗了由礦工帶領的爬火山、Home Stay。對於旅人們來說,這種旅行方式除了能玩得更有深度,也因能「直接」改變這些礦工的生活,使旅行的意義就此改變。目前,剛達與幾位礦工的生意越來越好,他的民宿還正在擴建中。

剛達的另外兩個同學,也在上了這堂課後,轉身投入「社企」,分別幫助了故鄉的香菇農、香草農。比如目前印尼中上水準旅館內所使用的自然芬芳味道,正是他同學以創意結合香草元素打造出的新商品。這群印尼的熱血大學生,正透過「社會企業」的方式,形塑出這巨大千島之國的新面貌。

礦工小屋。

台灣年輕人的新顯學

雖然有些老一輩的台灣人,總認為這一代年輕人不努力、不積極、貪圖平庸與小確幸,然而根據法理德.札卡瑞亞(Fareed Zakaria)所著的《為博雅教育辯護》一書中,卻指出當代年輕人其實是更具備有關懷弱勢、永續概念的一群人。舉例來說,「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或其他非營利組織的志工人數,在2008年出現顯著性的成長,對於年輕人來說,實際參與、關心社會、關心世界的比例其實是上升的,這個現象無論在印尼、美國或是台灣都一樣。

社會企業的成長,也可視為這股風潮下的產物。

然而請別誤會,社會企業絕對不是開發中國家的專利,英國著名的「大誌雜誌(Big Issue)」或「另眼看倫敦(Unseen Tours)」,就是為解決街友問題而生的社會企業。

台灣從2012年社會企業平台「社企流」成立後,社會企業的概念逐漸在台灣展開,擁有深厚中小企業文化的台灣社會,更讓社會企業很快地就在全台遍地開花,迄今台灣已有超過500家以上的社會企業。

如社企流出版的《讓改變成真》一書說的,台灣正面臨銀髮、城鄉與食農危機,社會上許多人唱衰台灣的未來,但在這群投身社會企業的年輕人身上,我們看見了「改變的可能」。

從印尼大學的例子可以看到,一個微小的突破與改變,都可能造成蝴蝶效應,而讓印尼進而世界變得更好。期待台灣的政府能調整政策、大專院校能順利轉型,也能盡快跟上社會企業的需要,讓台灣的社會企業可以更加成長茁壯。

(作者為台東縣私立均一高級中學老師,已旅行五十餘國,曾出版書籍《追隨澤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與《魔幻中南美》。協助宜珍火山礦工資訊請見:http://www.ijenminertour.com/

瀏覽次數:11990

延伸閱讀

電子商務、國際企業雙碩士,曾於德國、印度、澳洲留學,在近六十國留下足跡。兩年多前踏入第一線教育場域,著迷於國際教育、華德福教育、學思達教育法等先進的風采,以非典型思維,還有一顆百分百熱愛生命的心,陪伴著台灣下一代的希望。

目前為台東均一實驗高級中學社會科教師,著有《追隨澤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魔幻中南美》、《學校最該教什麼》,另開《換日線》專欄:Nuevaidee.新點子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