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Twitter-@kurawa

11月8日,《一個叫阿學的男人》(A Man Called Ahok)在印尼全境首映,也造成一陣熱潮。

「阿學」鍾萬學在當前印尼的政治、宗教和種族上,有著複雜的地位。一方面他以雷厲風行的新政打擊貪汙、爬上印尼政壇高位,另一方面卻也因為華人與基督徒身分,而帶來宗教與種族上的拉扯。對某些人來說,因「汙衊可蘭經」而入獄的他是殉道者,是可能改變歷史的英雄;但也有人將他視為毒蛇猛獸、是阻擋官員中飽私囊的絆腳石,急欲將他除之後快。

或許也因為這樣,這部電影的拍攝過程比其他影片更艱辛。除了資金主要來自鍾萬學支持者的捐款,要能在印尼為數不多的華人演員中找到與鍾萬學長相接近、又有意願參與演出的人,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不談政治爭議,只談個人魅力

因為鍾萬學明顯的個人風格,不少人期望看到的是爆炸性的情節,或者利用電影反擊發生在他身上的不公義,但這些人都失望了。這部電影拍出的,反而是溫暖而且柔軟的風格。可能因為預算的關係,這部片的場景很簡單,故事採順敘法,並沒有太多複雜的畫面,劇本對話其實也略顯生硬。不過,這部電影仍然不失為理解鍾萬學背景的一個途徑。

影片一開始是一片黑幕,伴隨著鍾萬學微弱的聲音,不斷呼籲在德波(Depok)監獄外面的大批群眾回家。那是2017年的事情,當時群眾自發聚集在監獄外,替獄中的鍾萬學舉辦燭光晚會,徹夜禱告。當時的激情、憤慨、絕望和悲傷,都融入這片平靜的黑色中。

而後鏡頭一轉,來到1976年風光明媚,陽光普照的南蘇門答臘勿里洞(Belitung)。當時10歲的小鍾萬學坐在爸爸的吉普車後面,眼神專注地聽著爸爸講話。

導演完全沒有在片中談到今天的政治現況、沒有直接批評政治,沒有提到任何一個政治人物的名字,也淡化了宗教議題,而是以父子對話,強調道德價值的傳承與連繫。鍾萬學的父親鍾金南(Tjoen Kiem Nam)在勿里洞經營礦場,他堅持的理念就是照顧每一個員工、幫助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即使借錢也要固定發薪,更不會拒絕任何前來要求幫助的村民。他同時拒絕與貪汙妥協,面對官員不斷索賄,把官員直接轟出辦公室;而面對工頭虛報帳款,小鍾萬學則替爸爸走過去,義正嚴辭的下令開除貪汙工頭。

可以說,這部電影講的其實不僅是鍾萬學,更是鍾爸爸的故事,鍾爸爸也是鍾萬學之所以會成為鍾萬學的主要原因。他面對官員壓迫、負債累累或么子身亡,沒有抱怨也沒有報復,而是更加努力勤奮。導演藉由這樣的角色故事,也間接塑造出鍾萬學的形象。

他是否將引領更多華人走上政壇?

電影中有一幕,是鍾萬學親眼目睹爸爸被官員恐嚇勒索之後,和爸爸坐在湖邊,爸爸語重心長的告訴他:「這個世界,貧窮的被富裕的控制,而富裕的被統治者控制。若你要幫助窮人,你就要成為統治者。」小鍾萬學轉過頭來問他:「我們華人可以成為統治者嗎?」這也是電影唯一一次提到華人這個名詞。雖然我不知道1976年的鍾萬學是否已經有這個意識,但這也埋下了他日後從政的伏筆。

鍾爸爸其實就像一般華人父親一樣,期望兒女當醫生律師,以後回勿里洞來建設家鄉,繼續幫助這裡的窮人。電影向觀眾強烈傳達「華人也是印尼人,華人也愛印尼,華人也貢獻建設印尼」的概念,是導演用來超越種族宗教的巧妙安排。

另一個導演藉由父子對話帶出的概念則是團結。影片中多次出現「三人打老虎」的故事,傳達「團結才能對付挑戰」的想法,或許也是導演回應目前印尼局勢因政客挑撥而日漸分化的方式吧!

電影散場時,除了被認為支持鍾萬學的華人族群,我也看到許多穆斯林觀眾走出來。除了稱讚電影感人,戴著頭巾的穆斯林女性更毫不避諱地表示自己也是「阿學客」(Ahoker,鍾萬學粉絲給自己的暱稱)。鍾萬學的支持者是否已經跨越宗教與種族?而這部電影的受歡迎,是否也代表了印尼人對打擊貪汙、國家進步的渴望?

或許,正有越來越多人因為鍾萬學的啟發而站出來。我身邊有華人朋友即將參選民代,也有華裔候選人直接使用自己的中文名字、把打貪當作主要政見。越來越多新一代的華人認為,要幫助窮人或捍衛自己權利,就必須要從政,而不是像父執輩只顧著賺錢。電影的故事只演到鍾萬學當選縣長為止,至於以後會如何?我相信,精彩可期!

瀏覽次數:492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生台灣、美國和加拿大求學,現居印尼經商,並於泗水大學擔任講師。

熱情和理性的分析評論,工程師背景的人文基礎。

台灣成長, 從生活,工作和學校來融入所在地,盡一己之力促進台灣和印尼雙向了解,並希望台灣印尼能夠互惠互利,共創高峰。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