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盟友鍾萬學落選之後,佐科威總統就必須直接面對各方的挑戰,因為他是唯一剩下的目標。可能面臨的議題有幾大項:

首先是來自反對黨和舊勢力的挑戰。目前印尼勢力最大的反對黨,就是大印尼運動黨(Gerindra),主席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也是前總統蘇哈托的前女婿和軍方將領。和台灣很類似,印尼人民在往前發展的紛亂中,不少人懷念起蘇哈托強人時代的「安定」,希望印尼出現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人,有軍方背景出身的反對黨主席普拉伯沃很容易成為群眾希望投射的對象。

大印尼運動黨在2014年的總統選舉以些微差距落敗,而因為這次他們提名的人選打敗鍾萬學,極有可能會再挑戰2019年的總統選舉。反對黨主席的母親是華人,三個助手中有兩個華人,私人醫生也是華人,基本上對華人應該沒有太大偏見。可是站在他後面和旁邊的支持者,卻又是完全相反的一個族群,這一點,還有待觀察。

反對黨基本上和執政黨民主奮鬥黨(PDI-P)都在爭取草根性的最大族群選民,都橫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族群,主要走中間和國家路線,而執政黨的歷史比較悠久,支持群眾比較平均。但這一次,反對黨在選舉期間跟極端團體「伊斯蘭防衛前線」(FPI)合作,想向右邊的保守主義派靠攏、開拓票源,看來也成功的吸引了這個族群的支持者;普拉伯沃並在勝選後第一時間向他們致謝,感謝他們維護了印尼的民主。

▋來自極端團體的隱憂

其次,極端團體第一次在選舉有了政黨奧援,聲勢逐漸壯大,必定會加劇以後的社會紛擾。而若極端團體持續坐大,造成不安,佐科威的聲望也必然受到影響。

目前佐科威採取的反制手段,就是宣布解散第一個極端團體印尼解放組織(HTI),讓政府力量直接介入,看起來得到了大多數人的支持。然而問題在於,組織消失了,但這批人並沒有,是否換個名字另起爐灶?這個印尼政府可能需要多費心觀察。

依據選舉前現代民主基金會的美國臥底記者艾倫諾恩(Allan Nairn)的調查報告,佐科威政府最大的威脅來自美國,因為川普總統和華人富商陳明立有商業往來。另一個威脅則來自印尼自己政府內部,尤其是軍方,為的就是恢復蘇哈托時代印尼國軍的地位,和避免人權案被調查。根據其報導,伊斯蘭防衛前線是被列為恐怖組織的集團,但得到了某些掌權者的支持,目的就是執行一些軍方不便執行的事情,對佐科威政府來說,也相當值得留意。

另外新聞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副總統卡拉(Jusuf Kala),也有傳言說就是他背地裡推薦阿尼斯來競選雅加達省長,再次讓總統副總統關係不合的傳聞搬上檯面。同時被印尼人民認為最貪污和無能的國會,不少議員一樣對佐科威掣肘。現在的佐科威實際上身邊充滿陷阱和危機,能不能化險為夷,也是未來維持政府安定的重要指標。

▋印尼華人不必太過擔心

至於未來印尼華人會如何?其實,這個問題也不完全正確,為何我們只擔心華人而不擔心其他人,例如爪哇人,蘇門答臘人或加里曼丹人?這個問題也值得深入思考。

在目前的狀況看來,只會有兩種變化。第一種變化就是保守勢力全面翻盤和執政,華人全面退出,恢復到蘇哈托時代,完全由爪哇人掌控軍事、警察和司法權力;在宗教的角度上,變成極端和溫和教派的爭奪戰,其他人也無法參與。極端團體提倡的宗教律法(Sharia)在法律上要先否定印尼憲法,在實際執行上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在經濟的發展方向上,一般人接受的程度也很低。

第二種可能就是維持目前的開放程度,內閣包含印尼的多元文化、種族和黨派,讓全印尼的人一起進入內閣為國家打拚;而在宗教上,溫和教派獲勝,極端教派勢力萎縮,成為擾亂社會,但無法影響政府決策的力量。

不管這兩種變化最後哪一個勝出,華人還是一樣安全,因為華人是傳統以來管理和提供金錢的來源,即使退回到蘇哈托掌權的時代,華人還是一樣有機會成為富商巨賈。至於不少人說的歧視問題,其實很複雜,但我可以告訴大家,爪哇人也歧視外島人,他們長期站在統治者的地位,對於外來者有比較多的懷疑,不是單單針對華人,其實也不用太敏感。

日常生活中,種族議題也根本很少存在於對話中。1998年之後到現在,華人人口伴隨著經濟成長,若是宗教/種族少數的處境真的危險到無法生存下去,那無論是華人的數量、天主教和基督教堂也不會增加。印尼百大富人中華人佔了大多數,而新一代的華人,幾乎都以身為印尼人為榮。不管是雅加達、泗水或峇里島的印尼華人朋友或家族,我自己所見的印尼華人處境,並不是很多外媒說的那麼艱困。

台灣人比較關心的新南向政策,基本上也不會受到影響,一個雅加達市的選舉,不會影響到國與國之間的經貿和文化交流,更何況,台灣和雅加達只會更緊密,不會更疏遠,包括姐妹市的建立、城市管理、城市交流等,都是還沒有做到的部份,未來即使沒有變好,也不會變壞。

總結這次的選舉乃至於鍾萬學判刑確定,我認為是非戰之罪。經濟改善的問題應該不在於一個地方首長,可是他卻因為被操弄而落選和深陷監牢。如果把格局和時間拉開來看,過去這兩年,印尼是往前進的。未來的印尼有很多狀況需要面對,但我相信,印尼也正在走向更光明的道路。

瀏覽次數:20108

延伸閱讀

出生台灣、美國和加拿大求學,現居印尼經商,並於泗水大學擔任講師。

熱情和理性的分析評論,工程師背景的人文基礎。

台灣成長, 從生活,工作和學校來融入所在地,盡一己之力促進台灣和印尼雙向了解,並希望台灣印尼能夠互惠互利,共創高峰。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