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直不知道如何解決的人生難題嗎?獨立評論邀請到師事法國奧斯卡.伯尼菲哲學諮商的褚士瑩開設哲學諮商專欄。哲學諮商(Philosophical Counseling或稱為Philosophical Practices)並非心理諮商,而是一個1980年代開始新興的應用哲學學派,以忠於蘇格拉底傳統的方法,探討個人,社會,心理層次的問題,更多哲學諮商細節可以參考維基百科。歡迎讀者將自己的問題用300字左右描述,寄到opinion.cw@gmail.com,並在標題註明「哲學諮商室」,我們將會抽出讀者的問題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次哲學諮商室的客戶,是一個正在建築系就讀的大學生A,明年就要畢業了,現在正在實習,遇到很多挫折。

其實在進建築系的前幾年,他就有感覺了。他認為自己讀書還算在行,就是手不巧,每次在做模型的時候,都得花比別人多3、5倍的時間,但表現也頂多就是普普而已。

大學前幾年,A都覺得自己讀得不開心、很挫折。原本以為開始實習會比較好,但是到建築師事務所,才發現自己真的常常做不好,因此陷入痛苦的深淵,覺得自己不是當建築師的料,以後一輩子都要這樣的話,實在難以想像。

A聽學長姐說,畢業後去事務所只會更操,心更涼了半截。

「我的爸爸也是建築師,當初也是他希望我讀建築系的,他自己做得很好,之前我有跟他說過,覺得這些手作很難,他說就是要去克服,但是我在還沒讀建築之前,真的不知道自己會那麼不擅長。」A說,「眼看明年就要畢業了,知道自己如果繼續走建築師這條路,會走得很辛苦也很不快樂,但若不走建築,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有想過考個廚師證照開餐廳,但感覺父母一定會不支持。」

「從小我就不太跟父母說心內話,因為他們通常不會關心我心裡的想法,就算跟他們講,也不會給我特別的關懷。他們只希望我讀好書然後考上建築系,爸媽就可以跟人炫耀他小孩是建築師。身邊的同學大都讀建築相關科系,如果自己不走這條路,去做一般的工作,不知道他們會怎麼看待我,但我也很怕自己以後真的當了建築師,被同圈子的人說自己能力不好之類的,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聽起來很熟悉嗎?如果是你,你該怎麼去思考這個生涯問題?

我會從三個角度來檢視這件事:第一是「專業的傲慢」,第二是「了解自己」,第三則是「好工作」的定義。

我相信,按部就班進行了這三個步驟的思考之後,問題就算沒有解決,困難也一定會變小,因為這就是「思考」會帶給我們的禮物。

1. 專業的傲慢

從A的敘述當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個預設,那就是「當建築師很好,但我不夠好」。

這個想法是A自己的嗎?還是別人給他的?A的這個預設立場,是理性的嗎?還是非理性的?當建築師比較好,是指比當泥水匠好嗎?還是比起當保險公司業務員好?如果當補習班數學老師,是不是比較不好?我想知道,那個沒有說出來的「不好」是什麼。

舉例來說,在一般人心目當中,建築師與泥水匠表面上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工作,一個白領,一個藍領。一個高高在上,另一個低低在下。但當我們試著去理解一個專業的「本質」時,就會發現他們是同行,這兩種工作之間的共通點比差異點多得多。

大學生A的爸爸,會用同樣的強勢態度,去鼓勵、說服自己的孩子當泥水匠嗎?

雖然我不認識這位爸爸,但我猜想應該不會。因為這位爸爸一心認為建築師是世界上最好、最適合自己傳承給骨肉的職業。

所以我請這位建築系實習生,試著先拋掉成見,找到建築師與泥水匠這兩個職業之間的5個共通點。他的回答是:

1.都要動手做。
2.都需要計算如何排列。
3.都有很多步驟。
4.都需要一步一步按次序做。
5.都需要花很多時間才能處理好。

從這5個共通點來看的話,泥水匠跟建築師這兩種職業之間,似乎本質非常接近,並不存在著優劣的區分。一個建築師會有的困擾,泥水匠當然也都有。

同樣的這5個共通點,拿來用在牙醫師跟假牙技工之間,電子工程師跟屠宰場作業員之間,也都適用。

當我們在看待「工作」這件事時,常常產生「好、壞」「高級、低級」或是「優、劣」的差別心,其實不是「事實」,而是一種偏見、或是歧視。

我個人認為現代德國社會做得很好的一件事是,這種「專業的傲慢」的心態被從職業中拿掉了。也就是說,不管是建築師,還是泥水匠,是牙醫師,還是假牙技工,電子工程師,或是屠宰場的作業員,因為他們都是「專業工作者」,所以盡職做好的話,薪水都會差不多,都會住在同一個社區裡,也會因為自己的專業受到社區成員同樣的尊重。在這個前提下,一個人對生涯的選擇,就會變得簡單許多:「當然是選自己真正喜歡的事來做。」

我在這位建築系大學生的敘述裡面,看到他的父母親有建築師比其他職業好的傲慢,以至於他自己也繼承了這種不理性的傲慢。

換句話說,一個人不論從外表的長相、到內在的價值觀,常常是自己父母親的影子。A之所以會困擾,正是因為他已經接受了「當建築師比較好」的先入為主價值觀,所以在發現自己不擅長的時候,才會覺得自己「不夠好」。A沒發現,這叫做「不適合我」,而不叫做「我不夠好」。

在哲學思考上,這個問題叫做「Dogmatic Certainty」,直譯是「犬儒者的確信」,意思就是說,當我們認定一件事就是如此的時候(比如「當建築師當然很好」),卻沒有去思考這個「好」是什麼意思?是相對什麼而言?「建築師」跟「好」之間有真正的邏輯連結嗎?沒有思考,就信誓旦旦把「當建築師很好,是我不夠好」當作事實來看,就犯了思考邏輯上的錯誤。

所以在面臨生涯選擇問題的時候,第一步,就是要先注視自己,是否因為成見,因為熟悉感,或其他種種原因,有「建築師比較好」、「醫生比較好」的專業傲慢,理解只要任何專業的、自己喜歡的事,都是好的,不要問自己「夠不夠好」,而應該問「適不適合」,才不會鑽進鬼打牆的無限迴圈裡。

2. 了解自己

第二步,則是檢視對自己的了解。我想知道的是,A到底瞭不瞭解自己?

如果有一個泥水匠希望兒子繼承衣缽,成為泥水匠,兒子也乖巧地去學習了,但學了幾年後,泥水匠的兒子跟爸爸說他覺得這門技術對他很難,在還沒學之前,不知道泥水方面的手作或技工他會那麼不擅長。爸爸卻跟他說:「你去克服就對了。」

請問你覺得是這個兒子不理解自己,還是爸爸不理解兒子?

A說:「我覺得其實都有耶!爸爸可能沒有去理解或是提早發現到兒子沒天份,兒子還沒踏進這領域前也不知道其實自己不擅長。」

A說他有問同屆的同學和一個學長,他們也說覺得很困難,在製圖課也覺得很悲慘,但他們還是選擇繼續走建築的路。

「是不是我對挫折容忍度比別人低,所以才會有想放棄的念頭?別人也跟我遇到挫折,但是他們仍然堅持下去,我也應該這樣嗎?」

A的這個疑惑,表面上聽起來有道理,其實完全離題,犯了哲學思考上的另一個錯誤,叫做「Opinion Received」,直譯是「套用別人的意見」。因為仔細一想,就可以發現,A面臨的困難,是他跟父親之間的認知衝突:「爸爸不顧慮我的能力,堅持要我當建築師」,這與A的同學、學長面臨的困難,完全不同。他們面臨的是自己內在的衝突:「我覺得難但這還是我想走的路」。雖然都有「學建築很難」的事實,但他們面臨的根本是不同的問題,套用別人的意見來理解自己的問題,才會跑出「是我挫折容忍度太低」這種疑惑。

A對自己產生疑惑,表示A並不夠了解自己,才會不知道真正的問題出在哪裡。

「我了解自己沒有天份,但父親並不了解我在學習過程中的挫折,甚至也不會支持我走別的路。」A說。

為了幫助A了解自己,我問他覺得「我不理解自己」這件事比較嚴重,還是「爸爸不理解我」這件事比較嚴重?為什麼?

A說他認為爸爸不理解兒子比較嚴重,因為明明知道兒子沒天份,必須花非常多時間來學習,卻還是希望兒子繼續走這條路。

這時候,我抬出「路人甲」來幫助他跳出自己的狀況,來讓A交叉檢驗自己的答案,是主觀的還是客觀的。

我請A假想,如果把同樣這個問題拿去問路人甲:「你認為一個成年人,不了解自己比較嚴重,還是爸爸不了解他比較嚴重?」路人甲會選擇哪一個?跟你一樣,還是不一樣?

A說他認為路人甲也會覺得一個成年人不了解自己比較嚴重,父親不了解他比較不嚴重,因為自己應該要是最理解自己的那個人。

「你知道自己適合當建築師,還是不適合?」我問A。

「不適合,因為沒有天份。」A回答。

一個理性的人,了解自己的人,應該去做不適合自己,自己沒有天份的事情嗎?我想這個答案是很明顯易見的。

思考的練習,其實就是一個簡化思考的過程,讓思考變得符合邏輯,而不是越想越多,把事情複雜化。

3. 什麼是好工作?

難道世界上沒有一些工作,是符合客觀標準,大家都同意的好工作嗎?建築師?醫生?「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

如果你相信,「好工作」的標準不是靠自己主觀認定,而是要社會客觀認定的話,你就犯了第三個邏輯上的錯誤,叫做「Alibi of the Number」,直譯就是「被多數所催眠」。

「大家都覺得」好吃的東西,我一定也會覺得好吃嗎?如果不見得,那麼「大家都覺得」很好的工作,為什麼我做起來也要覺得好?

幼稚的小孩,時常把「大家都……」、「別人也……」掛在口上,就是時常犯這個思考錯誤。所以父母才會不耐煩地說:「別人去吃大便,你是不是也要跟著吃大便?」

A的父親不願意接受兒子本來的樣子,母親想要炫耀,同學都走相關科系,都不會是太嚴重的問題,因為那是「他們的」問題。

我們當然沒有辦法因為他們的不接受,就可以隨意改變我們本來的樣子(沒有天份、不適合當建築師)。

其實不只職業。長相、性向、感情,也都是一樣的道理。如果一個人只是父母親想要他當泥水匠,身邊的人都當泥水匠,但他沒有天份,不適合當泥水匠,卻勉強去當了泥水匠,結果蓋的房子倒塌了,造成很多人傷亡,難道是一個符合理性的決定嗎?

所以A的原始問題,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A知道自己沒有天份、不適合當建築師,不是早就回答自己的問題了嗎?為什麼會煩惱呢?還是A根本從一開始就問錯了,他真正煩惱的,不是該如何選擇,而是該如何跟父母親溝通?

A思考過後說:「是的,我知道自己的確沒有天分,我也有跟父母說了,我爸依然認為我要去克服,我媽則還是希望我當建築師。我目前的想法是還是先讀畢業,然後在事務所兩年之後轉行,或是讀建築評論研究所。建築評論算是建築的次專科,比較冷門,而冷門的原因是因為不像其他建築師那麼賺錢,不過我人生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賺多少錢,只是想過快樂的生活。建築評論不算手作類而是偏分析評論,我認為自己在看作品的時候,敏銳度比別人高,但是若要走這條路,還是得在建築事務所待個兩年後才能走。人生無法重來時間也有限,也許走這個折衷的道路,才是最適合我的吧!」

A謝謝我讓他知道,其實他最需要克服的,其實是和爸媽、和自己內心那關。

思考的時候只要仔細,放慢節奏,就會讓困擾我們的大問題變小,甚至消失。因此對我來說,可以幫助別人思考的哲學諮商師,是一個好工作,比建築師更好。至於A是否同意,A的父母是否同意,建築師公會是否同意,你是否同意,既然要做這份工作的人是我自己,我其實一點都不需要在乎啊!(笑)

瀏覽次數:462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 另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從「學會問對的問題」開始,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赴法國「哲學諮商學院(IPP)」師事奧斯卡.伯尼菲,學習哲學諮商,並且參與緬甸內戰衝突地區克欽邦少數民族自治區IDP難民營的哲學思考教育,終極目標是鼓勵武裝部隊想清楚「為什麼我們要打仗?」這個問題,以推動哲學思考為目標的草根哲學機構。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