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阿北你好,

我是一個小型協會的理事長。

基於一個美好的理念,開創了這個教育相關的協會,但是我找來的理監事跟顧問之間,似乎總是無法達成共識。唯一溝通的方法,就是我必須與他們一一單獨討論,他們才會私下告訴我他們想法。

這麼單打獨鬥雖然很累,但我的希望是如果兩年後做出一點成績,就可以交棒下去,理監事們共同的聲音是,我應該從「凝聚內部力量」開始做起,但是我應該要怎麼做呢?

空間、成員、還是功能?

理事長,如果你不了解你所成立的協會「本質」,你就無法知道,為什麼你總是一個人單打獨鬥,而且,你就是這個協會,不會有別人。

先不管這是一個什麼性質的協會,你知道「協會」的本質是什麼嗎?

根據維基百科,協會有一個簡單的定義,就是指「由個人、單個組織為達到某種目標,通過簽署協議,自願組成的團體或組織」。

仔細想一想,生活中有沒有什麼樣的組合,跟這個定義也很像?請想10秒鐘。

10秒鐘到。答案是「家庭」。你想到了嗎?兩個人通過簽署結婚證書,就可以自願組成家庭。

「『協會』跟『家庭』的本質怎麼會一樣呢?」你可能會覺得荒謬。

但仔細想一下,就不難發現,無論是協會還是家庭,都是明明沒有一定要在一起的人,卻自願在一起。

也因為兩人家庭的兩個成員,沒有一定要在一起,所以如果忽略法律的約束不談,也容易就自願分開。

所以,你心目中「家庭」的概念指的是什麼?是空間嗎?是成員嗎?是功能嗎?還是什麼人和我住在一起?

用同樣的邏輯再想一想:「協會」的概念,是空間?是成員?還是功能?

任何有常識的人,一想就能夠看出來,無論是家庭或是協會,都不應該是一個空間,因為空間只是一個空殼,沒有人的家庭,或沒有人的協會,光是有一間房子跟招牌,並沒有實質意義。

如果是成員的話,請問什麼因素影響家庭或協會的成員的多寡?

如果是功能的話?那家庭或協會有那些功能?這些功能都一直存在嗎?

錢和感情,至少要有一個

成員越來越多的家庭或是協會,其實就有滿足你說的「凝聚內部力量」的條件,基本上有兩個條件,一個是有「錢」,另一個是有「感情」,至少要有一個。

一個沒有錢的家庭,如果很有感情,那麼就還會凝聚在一起,甚至成員會變得越來越多。協會也是。比如說台灣著名的「荒野保護協會」,臉書頁面上就有這樣一則:

別的團體的解說志工上課免費,有吃又有拿,荒野的解說志工,訓練前還得面試,要自己付錢上課,一大堆作業,缺課還得補學分,結了業,只能領到一張薄薄的結業證書和一條荒野綠領巾,幸運的話還可以領受解說總召或是分會長理事長一個擁抱,這群人不是傻瓜是啥?

至於一個沒有感情的家庭,如果很有錢,當然也還會凝聚在一起,成員也會變得越來越多。協會也是,如果錢不斷增加,還會轉型成為門檻更高的基金會,成員也會變多,這就是現實,許多有錢人自己成立的「家庭基金會」的存在,就證明了「協會」跟「家庭」本質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所以才可以把這兩個看似完全不相關的概念,結合在一起。

如果一個家庭,既沒有錢也沒有感情,就算有法律的約束,也沒有辦法勉強讓這些人繼續擔任這個家庭的成員,於是我們就會說,這是一個「失能」的家庭,意思就是這個家庭,就算有空間,有成員,也沒有功能。

所以我要請理事長捫心自問的是這個非常不堪的現實問題:你們有錢,還是有感情?

如果答案是都沒有的話,那你要有很好的心理準備,這個所謂的「協會」,其實沒有你想像中的一群人,因為沒有一定要在一起的人,決定不在一起,才是理性的。

醒醒吧!根本沒有什麼協會,只有你自己。你不願意做所有事情的那一天,就是這個協會停擺的那一天。

很感傷嗎?大可不必,因為這很正常。以印度來說, 登記有案非營利組織中,有超過80%處於沒有運作的停擺狀態。你會說出「兩年之後做出一點成績自然有人搶著接手」這樣的話,只是更加證明你的現實感很弱罷了。

但若你明白了本質,還願意繼續做下去,跟它緊緊綁在一起,那麼這個協會就是你的真愛了,你這個「個人」和協會這個「組織」,就形成了某種形式的「家庭」。

從「家庭基金會」到「家族企業」

從你的問題討論當中,也衍伸出了一個有趣的思考,那就是「家庭基金會」,到底本質是家庭,還是基金會?

還有,所謂的「家族企業」,本質到底是家族,還是企業?

這個問題,並沒有一定的答案。

最近在一次跟呂秋遠律師合作的邏輯思維分析課程當中,有一個諮商的個案,恰巧是一個困擾的家族企業管理者,他的問題出在「德不配位」的哥哥,雖然沒有同等的努力付出,卻以「公平」之名,要求跟這位實際付出的經營者,在這個家族企業每個月領一樣的薪水。

諮商過程的第一件事,我們就請這位家族企業經營者,先界定這個家族企業的本質,究竟是「家庭」還是「公司」。

原因相當簡單,如果這是一個家庭的概念,那麼手足之間就應該公平。但如果這是一個公司的概念,那麼就應該論功行賞,薪水反應工作的付出。每個家庭企業情形不同,有些是家庭,有些則是公司。

「這是一間公司。」這位痛苦的經營者想了想之後說。

「那麼你就不應該答應你哥哥的要求。」呂律師斬釘截鐵的說。

釐清這個家族企業的本質之後,律師建議讓這位在公司尸位素餐的哥哥離職,在外另謀高就,如果哥哥在外的薪水比在家族企業低的話,不妨由弟弟自己展現氣度,大方掏腰包,自己貼錢補足哥哥在外上班薪資的差額,但這必須基於「手足之情」,讓家中的長輩心服口服,而且帳面上必須跟「家族企業」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這是「家庭」的概念,不是「公司」的概念。

如此一來,只需要付哥哥薪水的差額,而不是付全部的薪水,就可以讓這個妨礙公司向前發展的家人離開公司,其實是最便宜、划算的解決方式,也會讓這個對於職場薪資缺乏現實概念的哥哥,藉由在外磨練,了解自己的能力在社會中的合理真實定價,卻沒有實質上金錢收入的犧牲。

對非營利組織來說,這就是「社會企業申請政府補助款,作為固定收入來源」的概念。

這就回到我們一開始說的,協會也好,家庭也好,公司也好,凝聚內部力量的條件, 「錢」和「感情」,至少要有一個,那麼這群沒有一定要在一起的人,還可以繼續在一起,但身處其中,不可以不知道這個組成的本質,明明是錢卻硬要說成是情感,就終有一天會成為八卦新聞中富人家族分崩離析、爭奪家產的笑話。

現實世界,用邏輯思維看清本質之後,似乎也沒有那麼複雜。

你的生活中,是不是也跟沒有一定要在一起的人朝夕相處?那麼你知道凝聚你們在一起的本質,究竟是什麼嗎?

瀏覽次數:494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 另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從「學會問對的問題」開始,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赴法國「哲學諮商學院(IPP)」師事奧斯卡.伯尼菲,學習哲學諮商,並且參與緬甸內戰衝突地區克欽邦少數民族自治區IDP難民營的哲學思考教育,終極目標是鼓勵武裝部隊想清楚「為什麼我們要打仗?」這個問題,以推動哲學思考為目標的草根哲學機構。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