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記得一個關於人性的笑話,是說當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如果突然看到對方的臉上有髒污,直覺性第一個反應,並非告訴對方、或幫對方抹乾淨,而是下意識趕快摸自己的臉,看看自己的臉是不是也髒了。

「別人是我們的一面鏡子」,這句話一點也不假。應用在哲學諮商的時候,更是千真萬確。

在進行哲學諮商的時候,我發現諮商師通常可以分成兩種心態,一種諮商師會迫不及待想要「幫對方解決問題」,另外一種則是「引導對方思考」。

大多數的人都覺得,既然別人有問題要來「諮商」(而且搞不好還有付錢),當然就要幫人家「解決問題」,這樣才是盡責的表現。但有趣的是,這樣的諮商結果通常都不太成功。

不成功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給別人建議,是一件很主觀的事情。但就像教我哲學諮商的法國哲學家奧斯卡 . 伯尼菲說的:「在諮商的時候,哲學諮商師並不存在。」他又說:「我們只是當別人的一面鏡子,讓對方可以澄澈的看見自己。」

哲學諮商師的使命,就是讓對方看見自己

也就是說,哲學諮商師自己怎麼想,個人信念如何,有什麼樣的道德標準,或是處理事情的態度,其實一點都不重要,因為我並不是為了告訴別人他「應該」怎麼想,或是告訴別人換成我會怎麼做,而是讓接受哲學諮商的客戶,在「照鏡子」的過程當中,發現自己說得信誓旦旦時其實眼神閃爍,甚至看見自己一提到特定人事物時,眼神裡流露出的厭惡神色,在在都背叛了我們希望別人眼中看到的自己,或是我們自己心目當中理想的自己。

只有在我們誠實地看著鏡子時,才知道自己是誰,察覺到我們這樣的想法,問題出在哪裡。我們最不需要的,就是童話裡面那個一直說話、而且主觀的意見很多的魔鏡。

「鏡子啊鏡子,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當壞皇后這麼問的時候,鏡子如果不說謊,可能會遭到被砸碎的命運。

這就是為什麼我沒有辦法想像自己成為另外一個人的「閨密」。因為從我觀察的女性友誼中,「彼此說謊」似乎是成為閨中密友的必要條件。

「說假話」只會帶來表面的友誼

當閨密說:「我最近真的好胖喔!」你的答案必須是:「不會啊!我覺得你稍微有點肉比較好看,之前那樣太瘦了。」絕對不可以是:「又來了!又來了!你又貪吃又不愛運動,只會一直抱怨,根本胖死活該。」

如果閨密說:「為什麼我這麼倒霉,永遠會遇到豬隊友!」這時,你只能一直安慰他,「這就水逆啊!沒辦法。」或是「我看你要去安太歲,最近你真的太衰了!」雖然你心裡真正想的是:「如果無論跟任何人工作都會出問題,你難道不覺得很明顯,最大的問題就是你自己嗎?你才是那個豬隊友吧?還好我不用跟你同事,否則不知道會被你說得多難聽!」

所以當「說謊」(或是婉轉一點,我們稱之為「不能說實話」),成為閨密的前提條件時,這樣的友誼根本沒有價值,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扮演鏡子的角色,讓朋友能夠看到真實的自己。一旦變成固定模式,當我們真正想要知道誠實的意見時,根本沒有辦法相信相濡以沫的「閨密」。這是為什麼當許多人雖然有5,000個臉友跟IG上100,000個追蹤者,一旦遇到問題時,卻突然發現自己「連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也沒有」。

10種面對朋友抱怨的提問法

唐太宗說:「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打破這種惡性循環,把自己的主觀想法放在一邊,學習當一面鏡子,才有可能建立起真正的友誼。這時候,就要有意識地使用一些提問的技巧。

根據奧斯卡,當別人遇到問題來找你的時候,至少有10種方式,可以透過提問的藝術,幫助我們成為一面好鏡子:

1. 了解動機:

當一個人問「為什麼人活在世界上這麼累!」的時候,通常不是在感嘆世人,而是在講自己。所以你可以問「你有這方面的問題嗎?」或當對方問「你會不會覺得活那麼久沒什麼意思?」你就可以反問:「你為什麼會這樣問?」 讓對方意識到他自己會這麼說背後的動機是什麼。

2. 將主體「概念化」:

如果對方說「為什麼人活在世界上這麼累!」這時,你可以透過反問:「你認為什麼樣的人會這樣說(問)? 」讓對方用一個精準的詞說出這個人究竟在想什麼,因為一個「厭世」的人或是一個「不喜歡負責任」的人,都有可能說出同樣的這句話,但是背後的概念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3. 論點:

當一個人問「你會不會覺得活那麼久沒什麼意思?」這時並不應該用自己的觀點去回答這個假問題,因為對方並沒有真的想要知道你怎麼想,而是在爭取認同,希望你能夠同意他覺得正確的觀點,這時候你可以問「你為什麼會這樣說?」或是不想活那麼久的「原因是什麼?」才能幫助對方說出自己的論點,也才能開始真誠的對話。

 4. 邏輯或是結論推導的「問題化」:

當對方說「為什麼我這麼倒霉,永遠會遇到豬隊友!」這時與其去贊同或是反對對方的觀點,不如問「你覺得你這個說法有沒有問題?」或是「你有看到自我矛盾的地方嗎?」要不然「你認為別人會如何反駁你的這個觀點?」都有可能讓對方意識到,如果「永遠」都會遇到豬隊友,問題可能出在自己身上。

5. 訴諸「常識」:

繼續用「為什麼我這麼倒霉,永遠會遇到豬隊友!」為例,如果能夠用「你覺得路人甲面對同樣情形會怎麼樣?」或是「就常識來說,應該是如何?」就可以幫助對方退後一步,跳脫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主觀情境,用不相干的第三者來看這個問題,取得一個比較客觀的視角。

6. 訴諸「經驗」:

當一個人說「為什麼我這麼倒霉,永遠會遇到豬隊友!」的時候,可以藉著「你有沒有遇過……?」來提醒對方,其實他正在抱怨的那個人,也有不是豬隊友的時候,然後接著問「你還記不記得……?」或是「你能不能舉一個具體的例子?」 來引導出,什麼樣的情境下,讓同一個人可以不是豬隊友,那麼他就可以有意識的去重建那個正面的情境。

7. 鼓勵對方做決定:

有些人很愛用「要看情形」、「不一定」、「有時候」這種不確定的詞語,來讓自己一直陷在膠著當中,這時候,可以透過問他:「如果一定要在是、不是當中選一個,你會選哪一個?」或是「你想接受現狀,還是想要改變? 」鼓勵對方做一個明快的決定,從「鬼打牆」中走出來。

8. 鼓勵對方想方法:

與其給予建議,告訴對方應該怎麼辦,不如問他「你要怎麼面對這情形?」或是「你要怎麼改變?」來得有效。因為你不是他,只有他自己想出來的方法,才有可能會被確實的執行。

9. 別人的反饋:

如果一個人總是愛抱怨,與其直接了當地打斷對方說「你不要再抱怨了!」還不如用很真誠的語氣問對方:「有沒有人說過你很愛抱怨?」讓對方去回想著別人給過自己的評價,雖然別人不一定是對的,但是如果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候都說過類似的話,那麼表示確實有一個模式在那兒,只是自己沒意識到罷了。

10. 鼓勵對方做結論:

當一個人說得很長又很沒重點的時候,等對方宣洩到一個段落之後,問對方:「你想要說的重點是什麼?」或是「你能只用一句話把剛剛說的總結一下嗎?」可以幫助對方去釐清自己混亂的思考,把整個事件的重點抓出來,另外,「如果要用一個概念來包含你說的,那會是什麼?」或是「你剛才描述的現象,帶給你主要的想法/感受是什麼?」也會達到同樣的好效果。

哲學諮商中非常關鍵的專業提問技巧,應用在人與人之間的日常應對,也會非常有用,讓我們能夠當一面鏡子,讓對方看清自己,當我們需要看清自己的時候,也可以信任對方能夠當我們的鏡子。至於互相說著對方想聽的話的閨密,還是留給怕被砸碎的魔鏡,或是沒有安全感的青少女們吧!

瀏覽次數:3862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 另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從「學會問對的問題」開始,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赴法國「哲學諮商學院(IPP)」師事奧斯卡.伯尼菲,學習哲學諮商,並且參與緬甸內戰衝突地區克欽邦少數民族自治區IDP難民營的哲學思考教育,終極目標是鼓勵武裝部隊想清楚「為什麼我們要打仗?」這個問題,以推動哲學思考為目標的草根哲學機構。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