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歐洲終身學習促進會(European Lifelong Learning Initiative, ELLI)的研究指出:一個城鎮透過發展公民正式與非正式的教育與訓練計畫,提供市民充分的學習機會,創造一個充滿生機的、參與式的、具有文化意識與經濟活力的學習型城市環境,不僅能提高全體居民的潛能與生活品質,同時也能因應全球與國際經濟的變化,為城市厚植城市競爭力。

然而,一個城市如何蛻變成「學習型城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表的《學習型城市建構指南》(Guidelines for Building Learning Cities)(UNESCO Institute for Lifelong Learning, 2016)曾經提出6大關鍵,值得台灣參考:

1.發展學習型城市計畫:強而有力的政策領導與承諾,必須反映在行動計畫上。

2.建立所有利害關係者的協調架構:透過所有利害關係者的對話與共識,強化學習型城市的發展架構。

3.透過重要活動讓學習型城市持續發展:愈多的人及組織參與並發揮正向影響力,學習型城市即有愈多實現的機會。

4.保障每位市民獲得學習。

5.建立監控與評鑑機制。

6.確保永續發展經費。

當政府自己做不來的時候,就是大學上場的時機

自2015年起,教育部終身教育司採取計畫補助方式,邀請各縣市政府教育處辦理學習型城市計畫,並逐年擴大。只是礙於理念尚屬起步階段,各縣市承辦單位對相關概念、推動內容及作法等不成熟,致使整體推動成效不彰。因此,各縣市教育處開始尋找在地相關單位協力合作,大學就是其中的重要夥伴之一。

南投縣政府也採取這套模式。2016年,南投縣政府教育處社教科邀請了長期於大埔里地區結合不同組織、推動社區創新與公民審議等活動的「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水沙連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中心」(簡稱暨大人社中心),擔任南投縣學習型城市推動的執行夥伴。

企劃團隊考量縣境內有「深化觀光發展路徑、提升生活環境意識,面臨高齡社會、缺乏大型文教資源」等問題,參酌總體環境特質與民間的組織能量,提出「打造綠活城鎮,從『投』學習」,作為南投學習型城市的核心願景。之後,又透過「生態、宜居」的行動理念對話,找尋具備共同想像的鄉鎮公所、民間社團、企業團體、社區組織,並以在地的生活、文化、生態、產業作為基礎素材,共同針對「綠色生活、生態旅遊、空污減量、走讀城鄉、食農教育、技藝創客」6項議題進行社會設計,據以落實「健康、快樂、幸福」的縣政願景。

回顧這幾年南投縣學習型城市計畫的推動過程,我們從南投7個鄉鎮鏈結到20幾個組織團隊,並且透過不同政策議題,捲動縣府內部農業處、觀光處等資源連結。更將在埔里已具經驗規模的生態城鎮園遊會、PM2.5空汙減量行動,透過跨鄉鎮社群組織培力的方式,移植到竹山地區進行推廣與實踐,同時建立起跨鄉鎮的共學團隊。

然而,在這整個過程中,我們也深刻感受到:一項政策計畫的在地實踐,除了理念倡議以及中央政府政策資源補助,地方政府內部是否有足夠的人力能夠承載,或是公共社群能否作為地方政府的協力夥伴,共同將政策理念化為各項行動方案加以實踐,是政策方案能否在地接軌的關鍵課題之一。大學如能善用其原有的研究能量、人力資源,輔以人文關懷與社會實踐精神,適當扮演地方政府的政策智庫,對於整體政策執行實有其加值意義。

只是,大學如何與地方政府建構良善的政策夥伴關係?從暨大人社中心這次的經驗中,我們有一些省思:

陪伴地方成長,是大學社會責任之一

大學的功能含括學術研究、課程教學,社會服務。過往辦學時,面對國內外的競爭壓力,無不致力於各項學術研究,追求世界頂尖大學、國內卓越大學的排名。但令人遺憾的是,各項學術研究、專利開發的產出,並未能有效與現實社會中的需求進行接軌,進而引發「學不能致用」的問題。此外,伴隨少子化的衝擊,現在的各大學除原本的職能外,也開始積極探索可持續營運的新定位,其中扮演地方型大學的職能是方向之一。

回顧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自1995年7月1日於埔里設校以來,期間歷經1999年921地震的衝擊,在整個水沙連區域災後重建的過程中,我們深刻體會到身為南投縣唯一的國立大學,在地社會參與不僅是專業服務付出,更能從中獲取教學與研究養分。是以,在2011年起,透過教育部公民素養陶塑計畫,提出「水沙連大學城」的學習場域建構,2013年迄今,更善用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計畫資源,設置「水沙連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中心」,負責連結、整合校內外教師社群、議題對話、行動設計,形塑以整體學校跨領域專長培力地方發展的可能性。

值得欣慰的是,暨大有越來越多師生願意投入水沙連地區的公共事務,並且建構起「深耕水沙連,迎往東南亞」的高教深耕品牌。綜上而言,大學與地方政府的協力合作,應立基於「大學在地社會責任」的認知基礎,而非以短暫性的合作認知。

跳脫契約、打造小組、鏈結既有資本

在方法上,首先要以願景共識為導向作合作,跳脫以契約為導向的委託模式。以往政府與民間的協力合作關係,經常建立在「契約關係」基礎,而受限於採購法,無法確保穩定發展。面對此項結構性困境,暨大人社中心與南投縣政府教育處經過討論與摸索,在現有法規中採行「產學合作」模式,暨大人社中心除負責研擬整體計畫構想,同時間也需負責陪伴社教科專責此計畫案的同仁作職涯增能,並培力南投縣政府內部各個終身學習單位進行組織學習。歷經3年的推動實務,已經直接或間接培力十餘位候任校長、5個終身學習單位(社區大學、家庭教育中心、樂齡學習中心)。

其次,大學與地方政府可共組「學習型推動小組」,發展學習型城市計畫。政策執行過程中,執行團隊能否具備高度的共識並激發的合作熱誠,乃是政策落實的關鍵課題。在這次的合作過程中,暨大人社中心與社教科共組「南投縣學習型城市推動工作小組」,針對計畫願景、工作項目,以及參與團隊的徵選、執行、培力等機制進行討論,再由暨大人社中心研擬實質計畫方案;反之,南投縣政府教育處承辦單位則從其行政組織的角色,負責各參與團隊的行政庶務協力事項並做創新。

可以說,透過「學習型推動小組」明確分工大學與縣市政府承辦單位所能負擔的職責,而非僅單向式期待個別責任的落實,不僅有助於讓合作團隊能夠發揮彼此職能,更能營造出較佳的團隊合作氛圍。

再者,可鏈結大學既有跨領域的資本,充實地方政府的政策資源。這次合作中,暨大人社中心除積極協助南投縣政府爭取教育部的專案計畫,更以個別議題作為基礎,鏈結校內不同計畫團隊,藉以厚植政策在地接軌的資本。例如連結專責PM2.5微型監測器研發的資管系團隊,協助埔里與竹山的PM2.5空污監測器的佈點,以及志工宣導與培訓工作;遊說暨大觀餐系教師利用專題課,與埔里地區推動食農教育的學校、社區組織共同設計學習課程,並串連埔里農會相關資源,提升計畫執行的能量;串連校內開授永續發展課程,以及推動相關行動計畫的團隊,共同參與埔里生態城鎮、我愛竹山等園遊會,一方面讓地方社群瞭解暨大在地實踐的潛力,同時也藉此機會媒合暨大不同專業與民間社團,進而開展協力合作的各項可能性。

最後,是通過陪伴與培力,扶植參與團隊組織能量,形塑跨組織的共學文化。激發熱情是建立學習型城市的成功關鍵。愈多的人及組織參與並發揮正向影響力,學習型城市即有愈多實現的機會。只是,不同活動的辦理之間,是否具備共同的城鎮發展願景目標?不同團隊之間,是否具備足夠的組織能量?這些問題都是在推動學習型城市過程中,極為重要的細緻挑戰。

是以,在南投縣計畫執行過程中,暨大人社中心與教育處採取「陪伴」與「培力」兩項策略,規劃定期聚會(每個月由不同團隊工作進度報告)、跨鄉鎮見學、願景對話等,並且鼓勵各團隊鎖定單一主題,規劃逐年的行動方案,逐步培植個別團隊的自我組織成長。歷經4年的經驗累積,我們發現南投縣境內3所社區大學中,有越來越多教師願意帶領學員走出課堂,參與地方公共事務,也有越來越多小學願意以社區資源作為基礎,開展各項在地化的特色學習課程。

在當下教育部呼籲各大學落實大學社會責任之際,大學作為地方政府推動學習型城市理念到實踐的協力夥伴,從南投的個案上我們深刻發現,是一個極為可行的方式。只是,大學如何適切扮演這樣的角色?

筆者認為:大學之於地方的意義與功能,如何界定且內化進大學治理慣性之中,是大學能否與地方政府建立良善夥伴關係的核心關鍵。在協力作法上,可以願景共識為導向作合作,跳脫以契約為導向的委託模式;大學與地方政府共組「學習型推動小組」;鏈結大學既有跨領域的資本充實地方政府的政策資源;陪伴與培力,扶植參與團隊組織能量與形塑跨組織共學文化等,都值得參考。企盼未來不管教育部的學習型城市計畫政策持續推動與否,作為地方一份子的大學,亦能持續與地方政府、不同民間社團組織持續開展各式各樣的學習型城市方案,如此將可逐步累積並厚植地方公共治理的能量,為地方的翻轉帶來新的可能性。

(作者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水沙連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中心協力治理組組長,負責2016-2018年南投縣學習型城市計畫的協力夥伴。)

瀏覽次數:166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全促會」是一個支持各社區大學扎根田野、催生公民社會的成人解放教育倡議組織,「社大好野」專欄將致力詮釋社大的實踐經驗,從社大的觀點爬梳社會的發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