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今年升大學的高中生與家長,目前大概正忙著大學甄選入學的資料準備,並掙扎於如何挑選心儀的大學?如何選填符合未來所需專長的科系?

現今世界變化速度太快了,究竟大學志願應如何選,才能因應明日世界可能發生的科技進步與社會變化遷,滿足未來所需的能力,而不被淘汰呢?

網路與AI下的未來世界,將變成什麼模樣?

隨著網際網路、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快速發展,科技己慢慢瓦解空間和距離的限制,同時壓縮、切割時間使用的方式、速度與密度。行動互聯網(Mobile Internet)與萬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技術的成熟,讓人類世界的運作與人際互動愈來愈像網路通訊原理,可以在「不同時段做不同工作」(網路技術術語叫分時多工,Time Division Multiplexing),或在「不同場合做不同工作」(網路技術術語叫分頻多工,Frequency Division Multiplexing)來管理生活與工作模式。未來,將會是一個人與科技互賴共生的「共享經濟」世代。

在未來的共享時代,傳統的就業體系將有可能逐漸被顛覆,慢慢演化出全新的「組織-個人」雇用關係。可以想像,在未來世代中,科技會把人們從冰冷的辦公室隔間裡解放,各式自由職業、臨時工、兼職等多樣化的就業模式開始興起。

另一方面,對組織而言,在「世界是平的」未來競爭中,為了壓縮成本與贏得競爭速度,許多工作與業務將被以各種不同的形式,透過科技協助與第三方平台移轉出去。再加上各類網路平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外包網站與派遣或媒合平台,更讓有才華、有專業能力的青年可以突破限制,更快找到有人才需求的公司,以專案形式服務,讓個人成為自己專業能力的經紀人。

在未來,許多現有工作將消失,之前未曾聽聞的工作也可能紛紛出現,並產生許多不同於現今傳統企業的新型態組織。面對難以預測的新世界,未來10年、20年,甚至40年後的社會樣貌是什麼?屆時的工作在哪裡?這些或許可以應納入現今學生決定要進入大學哪一領域就讀的考量。

以下,讓我們分別從「工作樣貌」與「台灣年表」的未來變化,反思現今年輕人該如何決定想選擇的大學科系。

2018年升大學的龍小孩,是一群未來的「斜槓青年」

今年的高中畢業生約莫是2000年出生、生肖屬龍的小孩。2018年,他們剛好滿18歲,恰巧搭上千禧世代(Millennials)或網路原生世代的末班車。

近年來,也有人稱這一群90年後出生的新世代年青人為「斜槓青年」(Slash Generation)。這個名詞源於英文「Slash」,最早出源自《紐約時報》專欄作家Marci Alboher在《One Person / Multiple Careers》一書中所提及的概念,意指有多重興趣與才華的青年,不再勉強自己侷限於單一職位裡,扮演單一角色;相反地,他們妥善規劃自己的時間,將興趣也當成工作來經營。拜行動科技與共享經濟之賜,他們可能同時擁有多項才藝、多重身份與多樣化工作,不再只安於傳統的單一職業或朝九晚五的固定上下班生活。

「斜槓青年」代表未來人們不再滿足於單一職業身分的生活,而是藉由開發自己的熱情與潛力實現自我,並透過不同管道迎接多元人生。這些人的自我介紹中會用斜槓來區分,例如「王小明,部落客/廚師/攝影家」。斜槓青年可以一方面是律師,也可以是經理人;可以白天在辦公室工作,晚上在健身房擔任私人教練;可以是週間從事網路工作,週末則化身為劇場演員。

後來,作家Susan Kuang將這個概念進而擴大書寫成《斜槓青年:全球職涯新趨勢,迎接更有價值的多職人生》一書。善於將自己的興趣、能力與專業工作進行多方結合,正是未來職涯發展的一大趨勢。科技讓地球變平了,人才可以輕易向全世界有需要的地方移動,因此具備多樣的工作能力與技能相對來說是比較具有競爭優勢的。以往坐在辦公室裡工作,期待「一招半式」闖天下的單一專業人才,在不遠的未來可能將逐漸被淘汰,可能連T型人(具有管理能力且兼具單一專長)或π型人(具有管理能力且兼具雙重專長)都無法應付職場所需的變化,斜槓人才可能接棒。

斜槓青年不同於傳統的SOHO族等接案工作者。許多斜槓青年仍有一份正職、為一個企業或組織機構工作,只是在下班後或其他的額外時間,將自己的興趣與能力,發展成其他的專業工作或事業。但斜槓青年的真正意義,並不只是個人身兼多份工作那麼簡單,他們在意的並不是工作或專長的多寡,而是多重身份的自由與多元生活的精采。Susan Kuang在書中將斜槓青年區分成5大類型,說明了人們追求「多職」工作與「多棲」生活:

.類型1—同時兼顧穩定收入工作與興趣愛好的組合:適合還在興趣探索階段的人們,或是興趣愛好的收入不足以支撐生活的人們。

.類型2—同時兼顧左腦與右腦的工作組合:理性與創造性思維共同發展的模式,理性結合藝術會帶給人們更開闊的思維。

.類型3—同時兼顧腦力型工作與體力型工作的組合: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相互切換,確保身心健康和生活的平衡。

.類型4—同時兼顧寫作、教學、演講、顧問等多重工作的組合 : 寫作可以讓人們成為某個領域的意見領袖,演講邀約也會隨之出現,等到經驗累積之後又能進一步開展教學及顧問領域。

.類型5—一項工作但具有多項職能類型 : 例如企業的CEO,或是開創自己的事業,這樣的人需要具備有全方位的能力。

隨著共享經濟世代的來臨,這樣的斜槓人才正逐漸興起中。工作不再只是為了交換與組織或他人間的利益,更希望能實現自我、創造人生意義,帶出影響力。

然而,展望未來,這一群善於妥善規劃時間、開發熱情潛力,將興趣當成工作來經營的「龍小孩」,卻正準備迎接一個「老年台灣」的到來。

2018年升大學的龍小孩所要面對的台灣「未來年表」

如果對應這一群年輕人的生命,製作一張台灣未來40年的「未來年表」,台灣社會與人口結構的變化預測將會是:

資料來源:BuzzOrange報橘

可以想像,未來等待著這批龍小孩的,是台灣家庭結構改變與老化社會產生的極大扶養壓力。例如:在2026年,工作才幾年或剛從研究所畢業的他們,迎接的是進入超高齡的台灣社會;到了2034年,可能才剛結婚的他們,面對的社會中有一半人口是50歲的中壯年;又到了2040年,正處40歲盛年的他們,要承擔高達65的高扶養比;當到了2060年時,他們即將步入60歲的老人前期時,台灣已是一個不及2,000萬人口的老人島了。

從日本因應高齡化社會的經驗,反思台灣龍小孩的未來機會

日本是全球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國家,很早就啟動了相關因應之道。2015年5月的《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有一篇報導指出,日本因為人口老化導致勞動力萎縮,政府的解決之道是大幅刺激生產力與勞動參與率。其中具體的作法有二:第一是延長勞動者的退休年齡,讓老年人留在職場;第二是利用自動化科技開發各類機器人或無人服務,替代消失的勞動力。

先來談如何延長高齡者的勞動力。該文提到,日本雇主已經感受到找不到人的窘境,除非日本增加老年勞動力的人數,否則這個現象會愈來愈明顯。老年人留在職場,確保職場上有價值的經驗與技術不會短缺,這對日本的經濟成長與穩定性來說相當重要。但雇用老年人必須有配套措施或條件,包括企業能接受彈性工時、兼職、在家工作,或者年長的職員可以成為輔導新進工作者與培育公司人才的角色。

而為了延長雇用銀髮長者的工作年限,政府的公共政策也必須提供正確的誘因,好讓產業願意進行職場變革。例如:2013年,日本開始把退休年齡從55歲提高到60歲,雇主必須提供持續性的雇用選擇給屆齡退休的員工。但是他們常常轉去做低薪或低技術的工作,因此必須重新訓練新的技能。

接下來談科技如何補足流失的勞動力。從長期來看,日本無法再藉由勞動市場的規模來擴張經濟,所以勢必要以「提高生產力」做為國家經濟成長的主要驅動力。該篇文章建議的可行做法是:重新調整日本的產業結構,改革傳統的組織階級制度,透過科學與工程創新,提供更好的產品與服務。

譬如:製造業可以透過大數據驅動的機器人自動化、3D列印、模組平台重整生產線,創造更大的獨特性,從事生產製造與各式所需組合;企業研發部門可以更大膽地採用開放式創新來與外部組織共同協作;服務零售業則可以開發數位混合型商店、無人商店,用大數據分析來改善價格、行銷與營收預測,並減少直線所需的勞動力。

另一方面,老年化社會所需的銀髮商品與長照服務,也是巨大的未來市場。譬如老年購物中心、高齡者住宅、銀髮輔具、老年專用3C商品、居家照顧服務,或提供年長者參與感社會的娛樂或休閒……等等。日本高齡社會研究權威村田裕之所撰寫的《超高齡社會的消費行學》一書便指出:日本中高齡人口是由一群「多樣化小眾」所組成的「大眾」,他們所需要的商品和服務,跟一般消費群眾很不一樣。

相對於一般消費者,銀髮族容易產生「健康不安」、「經濟不安」與「孤獨不安」。而決定他們消費的關鍵不是年齡,而是他們因為身體老化與心理空虛所導致的特有「變化」。其中影響比較大的變化有:身體隨著年齡增長所產生的變化、個人生活型態的變化、家人生活型態的變化、世代獨特的嗜好與變化、時代性(流行或生活環境)的變化等。這些以滿足銀髮族需求所衍生的商品與服務,將是未來巨大的商機。

日本做為一個挑戰人口老化問題與社會重生的先鋒國家,傾一國人力資源與科技能力擘劃出的解決方案,勢必將成為台灣未來邁向高齡化社會的重要參考藍圖。面對老化中的台灣,如何善用銀髮經濟所創造出來的新工作、新商機與新想像,將是未來產業的發展趨勢,這也將是「龍小孩」們未來可能的工作發展路徑。

編製斜槓青年的家庭年表,迎接老化台灣的到來

面對科技浪潮,未來的工作樣貌是什麼?其實沒有人說得準。但可以確定的是,可以被編碼、以「精度」取勝的工作,勢必將被機器人與電腦所取代;而無法被編碼、強調「溫度」的工作,則仍將由人來主導與掌握。當然,未來也將出現許多結合「溫度」與「精度」、人機互賴與虛實互動的新工作。

面對老化台灣的未來,斜槓青年追求的不再只是「安家立業」的傳統工作,而是更加重視用工作實踐人生理想的自由度與彈性。對龍小孩們與父母家長而言,面對接下來的大學志願選填,最重要的其實不是追逐目前正流行或熱門的專業領域,而是先問自己未來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自己內心最深層的興趣或渴望是什麼?年青人應先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而非腦袋中(或家長眼中)的理性( listening to your heart instead of your mind)。

待龍小孩確定自己的內心渴望與人生興趣之後,身為家長的父母可以與孩子共同想像未來的世界變化,並依據全家人的年齡變化,與龍小孩一同繪製一張家族的「未來年表」(包含龍小孩自己、父母雙親、祖父母或其他需要龍小孩未來照顧或扶養的家人)。藉由這份家族未來年表審視並對應家族成員間的年齡變化,據以預測未來家人的健康變化與經濟情況,好讓龍小孩瞭解未來他所可能面對的家庭需要。

對於現在的年輕人,選填科系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為他們面對著十分不確定的台灣未來與全球變化。雖然我們無法掌握將來發生的事,但至少應誠實面對自己的優缺點與興趣喜好,發掘自己的人生目的,真實做自己,並能與時俱進地調整以適應未來。台灣高齡化社會的來臨不可逆,未來工作樣貌不可考,這再再都考驗著今年升大學的龍小孩與家長選填科系的智慧……

而你,準備好了嗎?

瀏覽次數:1458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什麼是入世?什麼是出世?經世濟民是久遠的事?

什麼是學術?什麼是學者?學術關乎社會什麼事?

入世學者,跨越人文與科學,鏈結理論與實務;

學者入世,用文字記錄時代,以行踐參與歷史。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