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Youtube。

2018年雅加達-巨港亞運發行了官方音樂專輯《Asian Games 2018: Energy of Asia》(2018亞洲運動會:亞洲能量)。這張專輯由成軍已35年的印尼搖滾天團「Slank」吉他手Abdee Negara擔任製作人,匯集樂壇各音樂類型代表,催生出這股「亞洲能量」。

為配合運動賽事的節奏,專輯中13首歌曲皆為輕快節奏的作品,搖滾、嘻哈、電音、節奏藍調、甚至融合傳統的甘美朗(gamelan)等,風格互異,但唯一的亞運主題曲,獻給了草根的噹嘟樂(Dangdut)。

〈Meraih Bintang〉

這首〈Meraih Bintang〉(中譯:追逐星星)為前Slank樂團吉他手Pay(Parlin Burman)所創作,由目前當紅的噹嘟巨星Via Vallen演唱。對於〈Meraih Bintang〉被選作亞運主題曲,輿論評價兩極,一來是噹嘟樂被視為粗俗土氣的音樂,難登大雅之堂,再者是Via Vallen這個出身噹嘟秀場、以唱方言歌曲走紅的女歌手,跟印尼樂壇的一線歌手相比,存在著窘困的差異。

來自街頭秀場的女孩

Via Vallen來自東爪哇省一個平凡的穆斯林家庭,家境稱不上小康,她曾向媒體透露,出道前只有開齋節才有機會買新衣服。為了額外的零用錢,Via小學五年級開始,就瞞著父母上街賣唱,在紅燈亮起的路口,向等待綠燈的機車騎士、汽車駕駛要打賞。17歲時,她加入了「Sera」樂隊(Orkes Melayu Sera, O.M. Sera)後,便隨著樂隊在東爪哇省各大城市鄉鎮巡演,也正式開啟了她的歌唱生涯。

爪哇鄉里間的噹嘟現場。吳庭寬攝。

我曾在〈噹嘟:一種混合體、止痛藥、脆弱的慾望〉簡述過噹嘟樂在印尼的演進。噹嘟樂在歷經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1998年蘇哈托獨裁政權倒台後,呈現區域化發展,新一代的噹嘟在東爪哇,以融合傳統的甘美朗及入神舞蹈(jaranan)節奏的「Koplo」(Dangdut Koplo)為主流,知名的Koplo樂隊如Sera、New Pallapa、Monata等,常以表演現場錄製的影片製作成VCD販售。因成本及售價低廉,以致在民間迅速流通,加上社群媒體的進步,讓這些地方特色濃厚的噹嘟樂隊獲得跨地域的名氣,而樂隊的成功也伴隨著歌手知名度的累積。

在2015年發行個人第一張專輯前,Via還只是跟著噹嘟樂隊在秀場登台的小明星,真正的轉捩點在2017年,她翻唱了爪哇嘻哈樂團NDX A.K.A的〈Sayang〉(中譯:親愛的)。此後,Via成為印尼家喻戶曉的女歌手。這一年,她得了7個演藝圈的大獎,奠定了她「Koplo皇后」(Ratu Pop Koplo)的地位。

一曲成名萬人空巷,國民天后躍上舞台

2018年1月4日,Indosiar電視台替Via辦了場現場直播的電視演唱會,舞台走道從會場一路搭到攝影棚外,場內場外擠滿了來自印尼各地的「Vyanisty」(Via Vallen粉絲),高舉布條,迎接他們的天后。

我曾在中爪哇一個二級城市看過Via的現場演出,雖然只是一個YAMAHA機車的展售活動,但演唱會般的大型舞台落在市民廣場(Alun-Alun)上,詭異地在炎熱的下午2點多開唱。附近街道早停滿摩托車,而廣場上也塞滿了攤販及準備隨音樂搖擺(goyang)的人群,許多人甚至爬到廣場周圍的樹上,想一睹天后風采。除了主持人,第一個拿麥克風出聲的卻是警察局的長官,因為Via讓原本不太熱鬧的小城市交通打結,也為告誡那些總愛在噹嘟秀場酒醉鬧事的民眾。

Via Vallen在機車展售會演出。吳庭寬攝。

截至目前為止,Via的〈Sayang〉在YouTube的觀看次數已超過1.6億。〈Sayang〉這首歌原曲是日本重唱樂團「Kiroro」在1998年發表的〈未来へ〉,台灣的劉若英在2000年翻唱為〈後來〉,在Via爪哇語版本的〈Sayang〉後,印尼出現了「Sayang現象」,除了配合主流市場面市的印尼國語版本,YouTube上陸陸續續由網紅、素人上傳以亞齊(Aceh)、巴達克(Batak)、米南(Minang)、馬來(Melayu)、巽他(Sunda)、峇里(Bali)、武吉斯(Bugis)、班賈爾(Banjar)、古邦(Kupang)等各地方言翻唱的〈Sayang〉。

Via也為印尼主流樂壇帶來空前的影響,許多知名歌手、樂團,相繼邀請Via同台演出。再者,跟早期以印尼國語演唱的噹嘟樂不同的是,多混用爪哇方言演唱的Koplo歌曲,很少能跨出通行爪哇語的地區而打入全國市場,不過Via跨越了這個分野。本屆亞運籌備委員會主席,同時也是印尼的娛樂產業大亨Erick Thohir,不止一次向媒體說到:「Via Vallen的歌能被選為亞運主題曲,是因為她的音樂才華,而且她在印尼有很大的影響力。」

〈Meraih Bintang〉於2018年6月30日在亞運YouTube頻道發佈,至今觀看次數已超過4,500萬,然而,早在2017年11月29日就上線,由印尼樂壇群星合唱的〈Bright As The Sun〉,僅490萬人次觀看,從兩首歌近10倍觀看次數的差距,便可知悉Via的高人氣何在了。

印尼的草根力量

時時刻刻/汗水浸濕了身軀/這就是我等待的一刻/今天我將證明/我確信將獲勝利/今天將被記下/我為所有的祈禱而祈禱/歷史將被我展現──〈Meraih Bintang〉

噹嘟歌曲向來以道德禁忌(如性慾)、挫敗的愛情(如婚外情)、社會現實(如貧窮)為主題,而這也是廣大的底層人民經常遭遇的真實狀況,聽者能透過那些述說自己故事的音樂及舞蹈,獲得暫時的解脫,而這也是噹嘟樂一直受到社會多數的中下階層喜愛的原因。所以對亞運籌備委員會來說,噹嘟樂比起任何音樂類型更能代表印尼。〈Meraih Bintang〉正向積極的歌詞與旋律,聽起來並不像典型噹嘟歌曲的長相,但這首歌或許反映了Via個人、及許多像她一樣為理想為生存奮鬥的人的生命經驗,這與她慣常演繹的那些悲苦的哀怨的噹嘟歌曲,仍有某些共通之處。

如Via所言,她希望為噹嘟帶來新面貌,也希望把噹嘟帶進國際,雖然說噹嘟樂在國際間,幾乎已與印尼畫上等號,但它在印尼國內,仍以一種曖昧的姿態,抵抗著階級與道德的歧視。

在亞運開幕典禮上獨自登台演唱的Via,追逐到屬於她的星星了嗎?站在事業頂峰的她,會帶領噹嘟往哪裡去呢?這個講話帶著爪哇口音的女孩,她不如許多一線女星擁有不錯的身家,其歌藝的養成,幾乎來自在城鎮鄉里間巡演噹嘟秀場。從街唱者到噹嘟樂隊歌手,再到現在無人不識的國民天后,已讓她在噹嘟史上留名。而她口中噹嘟的新面貌,也值得讓人期待。

瀏覽次數:548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吳庭寬,政大廣告系畢,曾任《四方報》志工,現職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長工。2014年雲門舞集第十屆「流浪者計畫」流浪者,自此開始學習印尼的大小事物。2015年的最後一個星期天,開始在台北車站大廳為印尼移工、移民擺書攤,讓書本與善意在這裡被交換。2016年入選第二屆「全球客家串流計畫」,統籌企劃出版印尼作家Sunlie的短篇小說集《幽靈船》。2017年受關鍵評論網提名為社會類「未來大人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