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對挪威老夫婦受台灣親家邀請,某年秋天到台灣旅遊。從台北101大樓、嘉義阿里山、屏東墾丁、台東知本溫泉到花蓮太魯閣,短短十餘天,他們就走遍了台灣東西南北。我對他們年近七旬還有這般體力,感到相當佩服。

當我問他們一趟台灣之旅,有什麼驚喜的發現,原以為會是五花八門的小吃攤,或是故宮博物院裡的珍藏,結果他們竟然是對捷運和公車上的博愛座最為印象深刻。對台灣人願意起身讓座給年長者的舉動,感到有些受寵若驚。那是他們住在挪威近70年來極少有過的禮遇。當然,他們夫妻倆如今依舊身體健朗,未顯老態,即使站立在搖搖晃晃的車廂,似乎也沒什麼大礙。

移居挪威初期,我最為訝異的幾件事之一,就是當地大眾運輸工具儘管都設有「無障礙專區」,提供給坐輪椅者和推著嬰兒車的乘客使用,不過在當地人的搭車禮儀中,卻從未特別強調要讓座給老人家,尤其不見任何「敬老」標示。我相信,其中原因,應該和這個國家多數老人都保有健康的身體和能獨立行動有關。所以就算不讓位給老年人,倒也不具備太大的道德爭議。當一名年近七旬的老翁頂著零下10度低溫,穿著緊身運動服,頭戴毛線帽,拎著雪橇出現在公車上,當下確實不會有人覺得自己應該起身讓座。

根據當地法律,挪威人並沒有奉養自己父母親的義務。就我們看來似乎有違人之常情,不過這有別於台灣社會的親子觀,卻讓挪威人早自年輕時期就懂得先一步規劃「老後一個人」的生活。於是他們必須讓個人經濟自主,最重要的是盡可能維持良好的身心狀態。挪威人自小養成的獨立人格,事實上是一路伴隨著所有人直到終老。挪威老人或許難得享有子女承歡膝下的天倫之樂,但也因此在人生後半的獨居歲月中,尋找到另一種自我滿足的方法,一如我在奧斯陸公車上所見那位全副武裝、蓄勢待發準備駕馭滑雪板馳騁山林的挪威老先生。

石油收益用來保障老年

老年生活品質的維繫,相當程度必然是建立在不假他人的自我照護能力上。其基礎除了健康的身體,當然還包括足以供給個人往後日常生活的收入。在這方面,的確有賴普及全民的退休金制度才得以實踐。為了讓人民「老有所終」,挪威政府在2006年特別將原有的「石油基金」(Oljefondet)修訂改制為「政府年金全球基金」(Statens pensjonsfondutland),它的主要功能即是為了保障人民年老後的收入無虞(這項因石油收益而來的基金,同時也用於其他社會福利)。時至今日,所有挪威人一旦規劃退休養老,都可以過去工作的薪資(繳稅)為基準,向政府申請足堪安度晚年的月退俸。

石油收益自然是這個國家得天獨厚的條件,它足以讓當地建造出數十棟超高摩天大樓,但挪威政府卻特別著眼未來世代的老人照護。官方估計,2050年挪威年齡65歲以上的老人將超過120萬,約占總人口四分之一,因此嚴格限制每年「政府年金全球基金」的使用上限,促使這筆攸關全民的退休老本能長期維持一定的規模,保障所有國人直到終老,在節制開銷之下,還能同時用於支付其他的社會福利。

此外,政府對尚無需領取退休金的勞動人口則課以重稅。儘管大幅限縮了民眾的實質所得,卻又成就了國家機器強制人民為自己存錢養老的手段,也讓政府年金全球基金得以細水長流,不至於出現寅吃卯糧的危機。在沒有子女依法撫養的保障下,挪威老人則是藉由國家系統性的財政規劃,獲致良好的經濟照護。

我家就是養老院,獨居也不怕!

不過,即使獲得了維繫老年生活的退休金,並不表示能全然解決人口老化的問題。挪威政府另以每年GDP的2.2%用於老人照護措施,包括關切老人健康問題、翻新養老院的設備等等。全國且有2.9%的勞動力專以照護老人為業,無怪乎挪威同時也被經濟暨合作發展組織(OECD)評鑑為所有會員國中,老人照護品質前三名的國家。

照護老人的2.9%勞動人口,主要起於挪威時興的「私人護理院」(omsorgsboliger)制度。有別於傳統的養老院,「私人護理院」其實形同個人的私人寓所,由專業護理人員親自前往,為挪威老人進行居家照護。由於是住在自家公寓,相當程度上可省下住在養老院裡必須的環境開銷,然而這也是為了因應當地情境需求。根據挪威官方統計,年齡介於45歲到66歲的挪威人,有85%是住在自己家裡,67歲以上的挪威人,也有75%仍住在自己家中。對他們來說,自家其實就是最好的養老院,不僅環境熟悉,也可減輕因「養老院」一詞而來的孤寂感。唯超過90歲以上的老人,因有半數也然失去生活能力,才不得不入住養老院。

為了順應國內老人的需求,政府必須培訓大批足以提供居家照護服務的護理人員,讓他們能親自前往老人家中打理日常所需。至於居住在自己家裡的老人,體力足堪負荷者,多數仍會積極參與親友鄰里間的社交活動,老人間彼此則彷如互助會一般,交替作東、相互邀約聚會,不必然得依賴居家護理人員為其規劃活動或安排生活。

於是,這又牽涉到另一個問題,也就是目前任何一間公寓,未來都可能成為某位老人的「私人護理院」。在此考量下,挪威近年新式建築特別強調空間設計必須符合年長者的行動需求,包括無障礙設施的公寓入口,家中客廳、餐廳、臥室利於使用輪椅,還有浴室的安全措施和戶外活動空間的調配,都得同時滿足年輕族群的生活形態,也讓居住者老後依舊能在此悠然自處。

寧可工作也不坐領乾薪,才能維持身心健康

相對歐洲許多國家,挪威老人可謂老當益壯,60到64歲的老人當中,其就業率仍高達6成(歐盟國家平均只有3成);67歲以上的老年人則仍有3成以上寧可從事時薪工作,也不願鎮日領取退休金而賦閒在家;甚至有為數不少挪威人直到75歲,才開始領取人生第一筆退休金。

挪威是一個極為注重個人生活品質,從不強調將青春歲月全拿來打拚賺錢的社會,老來卻反向操作,只要體力尚可,他們反而鼓勵老年人不必太早退休。這當然是為了透過活絡的社交活動,維持個人身心健康之故。在獨立自主的餘生中,盡可能不讓自己和社會脫節,亦是挪威老人獨有的養生之道,除了仰仗國家提供系統性的照護措施之外(政府年金全球基金、居家護理人員、養老院),挪威老人們自己其實也過得非常努力。

因為文化上的差異,挪威人打從一開始就無「養兒防老」的觀念,國家機器則適時介入補足了現實上的缺口(經濟供給、人力照護),也正由於舉國氛圍如此,當地老人無論選擇入住養老院,或甘為「獨居老人」,皆不過是人生另一階段的生活型態。他們仍和多數人無常,會到超市裡買菜,在酒吧裡點杯啤酒自娛,到海邊做日光浴享受午後陽光,偶爾和朋友聚會聯絡情感,「老」或許限制了他們的行動,卻未必同時遏抑了他們心靈上的自由。


好書推薦:

書名:挪威人教我,比競爭力更重要的事
作者:李濠仲
出版:啟動文化
出版時間:2016/08

瀏覽次數:1076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