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身為孩子,如果意識到自己不用事事問大人,因為大人也不見得比較懂,那要怎麼樣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對』的呢?」有一次,一位高中生問我。

我是這麼回答的:「為什麼需要是『對』的?喜歡理性思考的自己、喜歡自己理性的想法,難道還不夠好嗎?」

我看到高中生似懂非懂的表情,嘆了一口氣,說:「試著問我一個現在困擾著你的問題吧!」

可以自己思考的事,為什麼一定要問大人?

高中生得到了許可,開心地說:「在你寫的《比打工度假更重要的11件事》這本書裡,你提到有兩個朋友出國,其中一個毅然決然把積蓄都拿去舊金山留學,結果因為沒有想清楚一些事,比如為什麼出國、錢的來源、出國後的打算……結果出國並沒有為他人生加分。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想好那些問題後,出國就會讓人生加值呢?破釜沉舟的決心為什麼不是關鍵?」

「如果這是你非常想要知道答案的問題,那麼你可以採用理性的方式,試著幫助你自己回答問題。」我回答,「讓我告訴你一個祕密:你自己是可以思考出屬於自己的答案的!要對自己有信心。」

受到這樣的鼓勵後,高中生回答:

「我認為,是因為想清楚了那些問題後,可以避免隨波逐流,真正了解自己想要的,也考慮了現實的問題,這樣即使失敗收場,也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你喜歡你自己想出來的答案嗎?」我問高中生。

「喜歡。」高中生露出安心的笑容。

「為什麼喜歡?」我問。

「因為看到自己想出的答案跟方法,覺得我真厲害,增加不少自信。」

「你想想看,這些原本不知道答案的問題,既然自己就可以回答,為什麼之前卻覺得要『問大人』呢?」我鼓勵高中生從自己原本的角度抽離,來想自己的行為模式,是心理諮商中較不尋常的「外化」(externalization)技術。

高中生想了以後,給了我三個原因:

1.以前我以為查資料、問問題,就是負責任的大人,但是我現在才發現,真正的大人會靠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而不是一直問別人。

2.我現在才意識到,我問的問題,背後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不像考試有a、b、c、d選項。我太習慣有疑問就去問老師、同學了,反而沒有試著想我自己的答案,總覺得別人的答案比我好,卻沒了解自己的答案才適合自己,也才是唯一重要的答案。

3.真正的思考是要反覆琢磨,並且化成行動、付諸執行的。

「這三個都是很棒的答案啊!」我發自內心地讚美他。

自從我學習哲學諮商之後,我觀察到,如果會理性思考,同一套方式,可以同時幫助我以一個哲學諮商師的身分,面對家長、青少年、兒童。因為經過思考說出來的話,符合以下4個哲學思考的重要條件。

第一:會思考的人,知道自己說話的目的

說話當然是有目的的,但我們真的知道自己接下來要說的這句話,目的是什麼嗎?

我的哲學老師奧斯卡時常在察覺舉手想發言的學生,頭腦其實有點混亂的時候,嚴格要求學生發言前先回答這個問題:「你先說,你接下來要說的話,是提問、發表意見、反駁,還是其他?」

「我接下來是要問一個問題。」

「好,你問。」奧斯卡老師會說。

「剛才老師說課程結束後,課本不用帶回家,可是以後不是還有可能會用到嗎?」

這時候,奧斯卡老師就會反問這位學生:「你認為剛才你說的,是提問,還是反駁?」

學生仔細想一下,才會發現,這個以為自己在提問的動作,其實是在反駁。但是如果沒有這麼刻意地被提出來,在日常對話中,常常就會不知不覺隱藏自己的意圖、誤導別人。這樣的溝通當然無效,但是說話者可能對自己的問題渾然不覺,以為都是對方的問題。

所以,開口之前先想想,我現在即將要說的話,是針對我不知道的事,想從別人口中得到答案嗎?(「子女交男女朋友,應該要帶回家給父母看嗎?」)

還是我已經知道了,只是想從別人的口中得到確認?(「交男女朋友,當然要帶回家給父母鑑定一下啊!不是嗎?」)

還是我只是希望得到「慰藉」(consolation)?我其實知道,但我希望別人騙我,跟我說我想聽的話,讓我可以繼續欺騙自己?(「我兒子跟父母關係很好,如果有交男女朋友,一定會帶回家給我們看。不過,一定是女朋友,不可能是男朋友,他是我生的我怎麼會不知道!」)

如果不知道自己說話的目的,說出來的話,是不會有價值的。

第二:會思考的人,知道如何說話才能達到目的

有一種人,總是自說自話,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完,覺得就達到溝通的目的,對方就應該要去「做」。比如父母時常對孩子說話時,犯這樣的錯:

「你不覺得你現在應該要去洗澡嗎?」

說完以後,認為孩子就應該像接收到指令的Siri一樣,立刻動作。但是說話的人要知道,這句話說出來以後,至少要有以下5個階段:

1.父母完全沒有意識到他們說的話,形式是一個「提問」。既然是提問,得到的應該是一個回答。

2.既然是「提問」,首先需要確認的是,聽到這句提問的孩子,能不能完全「聽懂」。

3.確定聽懂之後,才從孩子的回答中,知道孩子是不是「同意」。不同意的話,孩子回答「我一點也不覺得現在應該要去洗澡」,並不是存心作對,而是完全合理的回答。

4.如果「同意」的話,才會「行動」;不同意的話,不會行動也是完全合理的。

5.就算有行動,還要分「有效」跟「無效」,因為不是所有行動都有效,這才是合理的。要求所有行動都有效,是不合理的。

這個家長真正想說的,是「下指令」。但是因為「假開明」,把指令包裝成提問,根本不能接受否定的答案,只接受肯定的答案。所以知道自己在對孩子下指令的家長,就應該直接說出指令:

「我要你現在去洗澡。」

而不是問假問題,並期待對方只能說你想聽的答案,甚至不用回答,就直接去執行你想要他做的行動。

第三:會思考的人,說話時要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父母應該比誰都清楚,當跟孩子直接說出指令:「我要你現在去洗澡」時,會直接面對反彈。

「你很專制!」孩子可能會這麼說。

「我不是專制,我是為你好。」父母可能會這樣反駁。

你如果不會思考,就不會知道這兩句話的衝突點在哪裡。

這兩句看起來簡單的日常對話,是一個對於「威權」跟「權威」理解上的衝突。如果不解決這兩個觀念的理解問題,那麼雙方就只會爭論,讓彼此陷入情緒性的互相傷害中。

會思考的說話者,就要先想清楚,自己是否真的知道「權威」和「威權」的不同?

「威權」是一種專制體制,像是君主政治、封建制度,就是一種威權專制。用權力去控制、威嚇人,無論在國家、在家庭,我們都會一直想要推翻。就算是一個仁慈、勤政愛民的君王、父母,仍然是專制的,因為無論用什麼方法來支配、指揮、掌控他人,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鞏固自己的權威,這就叫做「威權」。

但「權威」是民主政治的一環,民主包含了「權威、隱私、責任、正義」四大項目,而「權威」就是其中一項。為了讓社會秩序良好,大家都能受好的教育、安居樂業,是需要有管理的。所以家庭中的父母、學校中的校長老師職員校警、社會上的警察、法官、立法院、政府的行政體系,就是社會上有權利運用權力的人,簡單來說,就是有權威的人。他們運用權力去指揮、支配、管理他人,但不是為了自身的利益,也不是為了奴役他人、操控他人,而是為了整體(無論是一個家庭或是一個社會)的進步與和平。

「威權」和「權威」兩個概念的關鍵性差別,就是「為自己」還是「為大家」。孩子說爸媽「專制」,就是認為父母為了自己在使用「威權」,像國王把人民當成私產在處置,但並沒有否認爸媽愛他。

而爸媽反駁自己在用「威權」,要孩子現在去洗澡,是為了全家好,在行使「權威」,像交通警察在管秩序一樣。所以,到底誰才是對的呢?

父母不需要用「威權」,但是當然可以有「權威」。如果想要表現出「權威」,而不訴諸「威權」,就得知道自己要孩子現在去洗澡,究竟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全家。

如果爸媽的指令,是為了自己的方便,就要知道其實孩子是對的。這麼做,當然就是「專制」的表現,只是自己不知道,或是不願意承認。如果是為了全家,那就要在下指令的同時,說出「現在不洗澡,會對全家造成什麼影響」,對方才看得出是為了整體好而行使「權威」,不是「威權」。

第四:會思考的人,說話時能同理對方的心態

同樣是要孩子現在去洗澡,會思考的人會怎麼說?

「如果我是孩子,會希望聽到父母怎麼說?」這是父母在說話之前,應該要問自己的問題。

沒有人喜歡被「威權」對待,但是可以接受「權威」,就像大家都可以接受紅綠燈的交通號誌,但是不能接受有特權的分子,為了自己一路順暢,而擁有一台能夠隨時改變交通號誌的遙控器。這點無論有沒有聽過「權威」跟「威權」這兩個詞的人,也都能夠理解。

爸媽只是突然心血來潮想到,就要孩子立刻去洗澡,就是在使用這台能夠隨時改變交通號誌的遙控器,孩子無論是否知道如何具體表達,都會感受到「不公平」。那,怎麼樣才會有「公平」的感受呢?

我們如果能為自己做決定,通常就不會有不公平的感受。比如父母改說:「你可以自己決定,但請告訴我你什麼時候要去洗澡?」

如果有交換條件,即使不對等,也會大幅減少不公平的感受。比如父母說:「如果你今天讓我幫你決定,明天你就可以自己決定。」

說話者只要願意在開口說話之前,先站在聽話者的角度,來「試聽」一次自己要說的話,就很容易可以預測對方的反應,進而調整說話的內容。

一個說話者,如果使用「哲學諮商」的技巧,知道自己說話的目的,知道如何才能達到這個目的,確知自己在說什麼,並且換位站在聽話者的立場思考,那麼往往可以在「平靜安適」的狀態下順利溝通,得到預期的反應,並且增進說話的效果。


好書推薦:

書名:企鵝都比你有特色:給自己的10堂說話課,成為零落差溝通者
作者:褚士瑩
出版:大田出版
出版時間:2019/01

瀏覽次數:178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