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粵《送窮圖》局部。 圖片來源:UWM圖書館特藏組。

南宋狀元王十朋寫過一首〈人日喜晴〉:

元日至人日,幸無陰晦時。
因思董勳問,卻異少陵詩。
遙想水披凍,坐看梅滿枝。
明朝如得雨,正與穀相宜。

從元日到人日,天天都是好天氣,王十朋想起董勳的提問,又寫了一首與杜甫有區別的小詩。遙想遠處河水結冰,坐看近處梅花滿枝,明天要是能下點兒小雨,那絕對是莊稼的福氣。

何謂「元日」?正月初一。何謂「人日」?正月初七。魏晉文人董勳寫過一篇〈問禮俗〉,將正月的頭七天分別定為雞日、狗日、豬日、羊日、牛日、馬日、人日。也就是說,初一對應雞,初二對應狗,初三對應豬,初四對應羊,初五對應牛,初六對應馬,初七對應人。這七天當中,如果哪天是壞天氣,就預示著所對應的那種動物在新的一年裡會倒大楣。

唐朝詩人杜甫則寫過一首〈人日〉:「元日到人日,未有不陰時。冰雪鶯難至,春寒花較遲。」初一到初七一直是陰天,氣溫沒有回升,遍地冰雪,鳥兒不來,花兒不開,搞得杜甫心情鬱悶。

王十朋是狀元,當然有學問,既讀過董勳的〈問禮俗〉,也讀過杜甫的〈人日〉詩,所以他在詩裡分別引用了這兩個典故。「因思董勳問」,因此想起董勳的〈問禮俗〉;「卻異少陵詩」,他寫詩時的天氣和杜甫寫詩時不一樣,杜甫那時候天天陰天,他這時候天天晴天,所以杜甫很鬱悶,他很開心。

延伸閱讀:白居易的哀傷──吃不飽、穿不暖沒關係,但不能空虛!

初一到初七,哪天天氣壞,哪種動物就倒楣!

比王十朋稍晚,又有南宋文學家洪邁在著作《容齋五筆》也提到雞日、狗日、人日之類的說法。洪邁還補充道:「七為人,八為穀。某日晴,則所主之物育,陰則災,……八日為穀,所繫尤重。」初七是人日,初八是穀日。從初一到初七,哪天的天氣晴好,那天對應的動物就能快樂地繁育;哪天的天氣陰晦,那天對應的動物就會面臨災害。初八對應農業作物,農業是人民得以活命的根本,所以這天的天氣尤其重要。初八天氣好,農業收成就好;初八天氣壞,農業收成就壞。

不過就農業而言,天氣好壞可不是只看陰晴那麼簡單。晴朗而乾旱,對莊稼就不好;陰雨而洪澇,對莊稼也不好。比較理想的天氣,是晴而不旱,雨而不澇,春雨如織,細雨如絲,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哪年正月初八要是恰好能碰上這種天氣,農民伯伯就偷著樂開懷吧!

所以王十朋最後兩句詩寫道:「明朝如得雨,正與穀相宜。」頭七天一直晴,很好;初八要是能再下點兒雨,豈不更好? 豈不預示著一年的好收成嗎?

當然,我們現在都知道,什麼雞日、狗日、人日、穀日,都是迷信。可是宋朝人信啊,按《歲時廣記》第九卷記載,大年初一那天,人們「畫雞於門」:初一是雞日嘛,所以在門上畫雞;正月初七那天,人們「鏤人戶上」:初七是人日,所以在窗戶上刻小人兒。

延伸閱讀:回到宋朝去過年!你不知道的春節歷史冷知識

初六送窮,來年富貴!

唐憲宗元和六年(811年)春節,大文學家韓愈寫了一篇〈送窮文〉,開頭是這樣的:正月晦日這天,我(韓愈)讓奴僕送窮,吩咐他們用柳枝編馬車,用稻草紮小船,並往車廂和船艙裡準備乾糧。一切準備停當,我向窮鬼作了三個揖,說:「已經給您準備了一輛車、一艘船、一碗飯、一杯酒,您吃好喝好,趕緊上路吧!」

在文章接下來的內容裡,韓愈以他和窮鬼的對話諷刺社會的不公:在善惡顛倒的專制社會裡,一個人要想有錢,就要丟掉良知,去當混蛋;而要想保持良心呢,就只能安安生生做一個窮光蛋了。

延伸閱讀:古人的求職智慧──也許你不是懷才不遇,只是傲慢過頭!

不過我們從他的文章裡看到的,是一些社會習俗:第一,唐朝流行在春節期間送窮;第二,送窮的日期是正月晦日;第三,送窮需要道具,主要道具是柳枝編成的馬車和稻草紮成的小船,用於讓窮鬼乘坐。

正月晦日送窮的習俗在唐人詩句裡也有反映。如姚合〈晦日送窮〉:「年年到此日,瀝酒拜街中。萬戶千門看,無人不送窮。」到了正月晦日那天,家家戶戶都送窮。再如李郢〈正月晦日書事〉:「詩書奴婢晨占鵬,鹽米妻兒夜送窮。」送窮的具體時間是正月晦日那天夜裡。

何謂「正月晦日」? 正月的最後一天是也。農曆月分有大有小,大月30天,小月29天,所以唐朝人一般是在正月三十或者正月二十九送窮。

晚唐畫家陳惟岳繪有《送窮圖》,原圖已經找不著了,宋朝文人董逌在《廣川畫跋》中描述過這幅圖:「其畫窮女,形露渨涹,作伶仃態,束芻人立,曳薪船行。」圖上畫的窮鬼是女性裝扮,身形極瘦,皮包骨頭,穿得破破爛爛,腰間束一根草繩,身後拖著一艘運送乾柴的小木船。這說明至少在晚唐時期,人們心目中的窮鬼就是長這個樣子。

已故國學大家章太炎先生的老師俞曲園早年編訂《茶香室三抄》,收錄了宋朝無名氏〈臨江仙〉一闋:

正月月夕盡,芭蕉船一只。燈盞兩只明輝,輝內更有筵席。奉勸郎君小娘子,飽吃莫形跡。每年只有今日,日願我來稱意。奉勸郎君小娘子,空去送窮鬼,空去送窮鬼。

這是一闋描寫宋朝送窮情形的詞,詞意簡單明瞭:在正月最後一天的夜裡,人們用芭蕉葉做小船,船上燃燈,燈下設宴,將窮鬼放在船上,送其遠去。「郎君小娘子」是對窮鬼的稱呼,說明窮鬼在宋朝人心目中的形象可能不再是單身女子,而是一對年紀很輕的少年夫婦了。

三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風,兩宋延續300年,疆域跨越幾千里,習俗不可能完全一樣。據金盈之《新編醉翁談錄》,北宋開封流行在正月初六那天送窮:

初六日……探聚糞壤,人未行時,以煎餅七枚覆其上,棄之通衢以送窮。

初六凌晨,大多數人還沒出門的時候,從院子裡的垃圾堆上鏟起一鏟子糞穢之物,用七張小煎餅蓋在上面,鏟到大街上,往地上一倒,扭頭回家,送窮的儀式就結束了。

看來北宋開封人將送窮儀式簡化到了極致,一不用編馬車,二不用紮小船,三不用為窮鬼塑像,四不用為窮鬼備辦宴席,一鏟糞土就是窮鬼的化身,七張煎餅就是窮鬼的祭禮。祭禮簡化是好事,省錢省時又省力,但是將家裡的糞土鏟到街上去,卻破壞公共衛生。

另外,如此送窮也涉嫌浪費糧食。中國古人祭祀,無論是祭神還是祭祖,祭後都會「散福」,也就是將供品分掉,大家分而食之,並不浪費。可是像北宋開封這樣,七張煎餅覆蓋於糞土之上,再丟棄於大街正中,肯定無法散福,即使是沿街討食的乞丐見了,也不太可能回收利用的──畢竟太髒了嘛!


好書推薦:

書名:逛一回鮮活的宋朝民俗
作者:李開周
出版:時報出版
出版時間:2019/01

瀏覽次數:156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