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有些歷史學家認為,胡迪尼(Harry Houdini)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魔術師。他能從上鎖的密室或是逼死人的困境中漂亮逃脫,讓觀眾目瞪口呆。他也能讓人消失,然後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讓那個人出現。他也能讀心,至少看起來是如此。

胡迪尼費了許多心力解釋,他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只是幻象,由許多巧妙的手法集合而成。他也提醒人們讀心是不可能的。有些缺乏職業道德的魔術師會用廉價的街頭把戲和降神會,騙取富有資助者的錢,這讓他大為憤怒。他甚至走遍美國,保證自己也能作出這些吹牛者的讀心把戲,好揭穿騙局。他甚至提供《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豐富的獎金,給任何能證明自己有超自然力量的人(至今無人領獎)。

胡迪尼認為精神感應(telepathy)是不可能的,但是科學證明他錯了。

電腦掃描,偵測你心裡正在想什麼

現在世界各地許多大學都在密集研究精神感應。科學家能運用先進的感測器,讀出一個人腦中浮現的字詞、影像和想法。有些人因為中風和意外,身體無法動彈,心智被鎖在身體裡,除了眨眼之外,別無傳遞想法的方式。這個技術能改變我們與這些病人溝通的方式,不過現在才剛起步而已。

我們知道腦部運作和電有關,在腦中震盪的電子能發出電磁波,不過這些訊號太微弱了,其他人無法偵測到,演化也沒有賦予我們解讀這群混亂電磁波的能力。不過,科學家已經能使用腦電圖(EEG)掃描,約略知道一個人在想什麼。受試者會戴上一個偵測頭盔,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些圖片。他腦中的訊號會和EEG影像對應並記錄下來,就像一部思想內容的字典。於是當受試者眼前再出現相似圖片時,電腦就能辨認出這個EEG模式指的是什麼。

這個方法能分辨你在想著一輛車或是一間房子,但是,有沒有可能從你腦中的訊號重現車子的影像呢?

你腦中的畫面,可以變成真實影像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葛朗特(Jack Gallant)博士的實驗室裡,熱情的博士後研究員和研究生擠在電腦螢幕前,正專注看著由某人腦部掃描所重建出來的影像。

葛朗特解釋,受試者會平躺在橫架上,慢慢進入一台巨大的磁振造影(MRI)機器中。受試者會看幾部短片,而MRI機器則會把他們腦中的血液流動製作成3D影像,看起來像是由數千個耶誕裝飾燈所組成的腦部形狀。研究多年之後,葛朗特博士和他的同事已經發展一種數學方程式,能找出這些立體像素與圖片特徵的關係,甚至能確定某些MRI中立體像素模式和每張照片之間的直接關連。

電腦能分析受試者看廣告時產生的立體像素,然後再現原來大致的影像。利用這種方式,電腦可以把你心中流過的視覺影像,產生一段模糊的影片。

這個程式不但能解析你正在看的影像,也能解析你在腦中想像的影像。舉例來說,如果你被問到要想著蒙娜麗莎這幅畫,雖然你沒有用眼睛看著這幅畫,但是我們可以經由MRI掃描知道視覺皮質很活躍。你在想著「蒙娜麗莎」這幅畫時,葛朗特博士的程式會掃描你的腦部,然後很快的在自己的圖片庫中搜索,找出最相近的圖片。

但這些實驗引發一個還沒有解決的問題:我們可能把思想的內容轉變成圖片品質般的影像嗎?很不幸的,當一個人把一張圖片轉換成腦中的影像時,許多資訊流失了。腦部掃描已經確認這一點。當你比較真正看著一朵花時的MRI影像,以及想像一朵花時的MRI影像,你馬上就會看出後者的點點數量比前者少多了。因此雖然這個技術在往後會有重大進展,但卻無法完美。

影像會失真,那麼文字呢?

有鑒於科學家正在快速解析腦部MRI影像,我們將很快就能讀出在心中流過的文字嗎?

事實上,在葛朗特實驗室相鄰的建築中,帕斯里(Brian Pasley)博士和他的同事真的在讀思想內容,至少原則上如此。其中一位博士後研究員沙潘斯基(Sara Szczepanski)博士向我解釋,如何才能確認你心中的文字。

這些科學家利用腦皮質電圖(electrocorticogram, ECOG)。EEG掃描會得到許多混亂的訊號,ECOG則能大幅改進這個缺點。ECOG由於沒有透過頭顱,而是直接讀取腦部的訊號,因此正確性和解析度都是空前的,但另一面是要把頭骨切一小塊下來,把一片網狀物直接貼在暴露出來的腦上。

他們很幸運地得到批准,能在癲癇病人身上進行這個實驗。當病人聽到各種字的時候,腦發出的訊息可以通過電極然後記錄起來,最後就可以製作成一套字典,當某個人想著某個字的時候,電腦能讀取特定的訊號,然後確認那個字。

利用這種科技,就可能完全利用精神感應對話了。因為中風且完全無法動彈的病人,也可能透過可以認出腦中單字模式的聲音合成器,來進行「對話」。在未來,中風或身患麻痺性疾病(例如:路格里克氏症,亦稱:運動神經元疾病)的人,可能利用這樣連接腦與電腦的技術來說話。

讀心機器的反制方法

聽說有讀心的機器時,一般人可能會想到隱私。想到有能讀取我們私人念頭的機器隱藏在某處,就讓人緊張不安。當然,有時候能利用攜帶式儀器(不是用笨拙的頭盔或是要動手術打開頭顱),讀取一段距離之外的人的念頭,似乎可以讓生活比較輕鬆,但是物理定律讓這種情況極難實現。

我問葛朗特柏克萊分校實驗室中的西本伸志博士關於隱私的問題。他微笑說,無線電波訊號在腦部之外衰減得非常迅速,這些訊號既混亂、又微弱,因此對於在一兩公尺外的人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大部分的訊號衰減程度是距離立方或四次方的反比,所以你離MRI機器的距離拉開一倍,磁場就減弱為原來的八分之一或更小。

此外,外界也會有許多干擾,遮蓋來自腦部的微弱訊號,這也是科學家要在實驗室嚴格狀況下從事研究的原因之一。即便在那樣的狀況,也只能在某段時間從正在思考的腦中擷取一些字母、單字和影像。我們的腦中通常同時處理許多字母、單字、片語或是感覺訊息,思考內容會大量湧出,但這項科技目前還無法應付這種狀況。因此像電影中以機器讀心,現在是不可能的,或許要等幾十年以後吧。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依然需要在實驗室的環境才能直接掃描人類的腦部。雖然不太可能,但就算將來有人找到可以遠距讀取思想的方法,你依然有反制的方式。為了維持思想隱私,你可以用一個罩子阻礙腦波傳到不法之徒的手中。這可以用一種稱為「法拉第籠」(Faraday cage)的裝置來達成,這是由偉大的英國物理學家法拉第在一八三六年發明,不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早就觀察到這種效應。就是通到金屬籠子上的電很快會消散,因此籠子中的電場會是零。為了示範這個效應,物理學家曾經進入一個籠子中,然後讓籠子接受強烈電擊,人毫髮無損,有如奇蹟。飛機就算是被閃電擊中也沒有關係,就是因為這個原理。因此,只要在腦周圍罩上金屬箔就可以阻擋精神感應。


好書推薦:

書名:2050科幻大成真
作者:加來道雄
譯者:鄧子衿
出版:時報出版
出版時間:2018/12

瀏覽次數:347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