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貧窮旅遊的型態帶來許多爭議。支持者認為,旅客總是會在當地消費,因此有助於增加居民的收入與工作機會。即便是外來商業公司規劃的行程,遊客的團費還是有一小部分流到居民手上。因此貧窮旅遊在經濟層面上對當地居民有益。而在當地民眾一同參與的狀況下,居民們可以訓練自己和外界互動的能力,這對於居民來說是一種「培力」。對於來訪的遊客,他們透過親身體驗甚至和當地居民互動,可以更認識社區,改變對貧窮的刻板印象,而透過更多國際訪客來到貧民窟,也可以讓該國政府感受到更多改善貧民處境的壓力。

另一方面,質疑或批評的聲浪也不小。反對者認為,貧窮旅遊讓當地居民像是動物園中的動物一樣被獵奇觀賞。同時,遊客長驅直入他們的社區,甚至踏進他們的住處,對著居民或環境猛拍照,都是侵害居民隱私的行為。加拿大安大略的布洛克大學(Brock University)旅遊與環境系教授大衛.芬內爾(David Fennell)就質疑,「你希望讓人們每隔一兩天就停在你家門外拍照,然後觀察你的生活嗎?」他認為,貧窮旅遊真正的目的是讓西方遊客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更加滿足。「這讓我內心肯定了我有多幸運,而這些人有多麼不幸。」他說。

此外,批評者也認為,貧窮旅遊經常扭曲了貧窮的樣貌,要不就是迎合遊客的刻板印象;要不就是過度美化、浪漫化貧窮的生活,或是只呈現正面積極的形象。而遊客通常也並不想深入地認識貧窮問題,他們只是想在短短幾個小時的行程中拍照留念,證明自己到此一遊,或是拿來和親友炫耀自己的特殊體驗。

對於地方經濟的影響,恐怕也不如想像中美好。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組織政治經濟學講師,同時也是《看見貧民窟》(Slumming it)一書的作者法比安.弗瑞澤(Fabian Frenzel)就指出,貧民窟居民最終從遊客手中拿到的錢非常少。另一方面,這些錢與處理全球性不平等所需要的資源相比較,可以說是微不足道。即便是當地的團體,或是地方居民自行開設的公司,也經常是由既有的地方派系所把持掌控,這些錢很可能大多還是流向了貧民窟中的毒販或幫派分子。

你需要的「貧窮旅遊守則」

儘管我們知道貧窮旅遊所帶來的各種問題與風險,但難道這種作法真的完全不可取?還是在一定的條件下,參訪貧民窟確實可行?身為一名遊客,該如何判斷?

在「關注旅遊」組織2016年所發表的《貧窮旅遊:幫助對抗貧窮,或是窺視剝削?》報告中,他們給想要參加貧窮旅遊的旅客以下建議:

確認自己參觀的目的。
事先認識社區的歷史。
盡量選擇由當地居民或社區組織經營的旅行團。
確認組織對社區的回饋機制。
選擇人數少的旅行團,以減少對當地居民的打擾。
選擇步行的方案,而不是搭車。
閱讀旅行團的文宣,注意他們形容當地居民的方式是否帶著刻板印象或是惡意。
詳細閱讀旅行團的說明,裡面應該要教導遊客如何得體地和當地居民互動。
最好是不要拍照,但很難阻止遊客這麼做。至少拍照前要取得對方的同意,事後可以將照片透過信件或email分享給對方。
不論是買紀念品或是飲食,在當地消費是好事。
可以考慮捐款給當地的非營利組織。
了解導遊或參與旅行團的當地居民是否拿到公平的薪資。此外,在參訪結束後也可以給導遊小費。
大部分的旅行團都會安排拜訪至少一位當地居民的住處,確認他們是否獲得了相應的補償。
注意旅行團的工作人員是否樂於和當地居民互動,接受他們的意見回饋。

當然,能夠完全符合前述這些條件的旅遊方案恐怕並不多。況且,只要有需求,就會有市場。因此實際上也根本不可能禁止貧窮旅遊。此外,隨著這項產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貧窮旅遊興起。一方面,當地居民未必真能從中獲得多少好處;另一方面,很可能還會給當地社區帶來一些意料之外的負面效應。

孤兒院公益旅行掀起爭議

以柬埔寨近年的「孤兒院公益旅行」為例。近年來,參訪柬埔寨的孤兒院已經成為當地的熱門旅遊行程之一。同時,許多國外的年輕人也選擇以「志工旅行」的方式,到柬埔寨孤兒院擔任志工。這些都使得在柬埔寨經營孤兒院,逐漸成為一筆有利可圖的生意,也因此產生了一些扭曲的現象。

首先,柬埔寨的社會經濟狀況逐漸改善,理論上全國的孤兒應該要越來越少。但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在2011年公布的報告中指出,2005年至2010年間,柬埔寨的孤兒院數量成長了75%。近12,000名兒童生活在269所孤兒院當中,其中只有21所是公營。另外也有人指出,沒有登記在案的孤兒院其實數量更多。柬埔寨當地的非營利組織「友伴國際」(Friends International)的主管瑪利亞科賽(Marie Courcel)認為,旅遊業的興盛是促使孤兒院增加的因素之一。

友伴國際的路克賈西亞(Luke Gracie)則表示,孤兒院之旅在柬埔寨是一門熱絡的生意。許多旅行社或旅館都在兜售參訪孤兒院的行程。甚至在深夜11點之後,都還能看到兒童在惡名昭彰的酒吧街上發送傳單,或是表演舞蹈以吸引遊客到孤兒院參觀。

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支持下,友伴國際發起了「兒童不是觀光景點」(Children are not tourist attractions)活動。在活動頁面中,他們指出,為了獲取捐款,孤兒院院方會訓練院童表演歌舞等以取悅遊客。此外,院方亦有可能刻意虐待院童,或是不改善孤兒院的環境,透過維持孤兒悲慘的形象以賺取捐款。而院童在頻繁與陌生遊客接觸過程中,不僅有潛在的風險,亦可能養成向遊客索討物品的習慣。甚至還發生過孤兒院向當地民眾付費購買兒童到孤兒院的案例。友伴國際呼籲來到柬埔寨的遊客,不要再參加參觀孤兒院的旅遊行程。

貧窮旅遊的可能與侷限

在貧窮旅遊將貧窮議題轉變為一種觀光商品以吸引遊客的同時,會面臨到這種邏輯上的矛盾:如果要持續吸引遊客,就要維持貧窮的樣貌。但問題在於,貧窮難道不是一種需要被改變或改善的現象嗎?如同柬埔寨的孤兒院的經營模式仰賴悲慘的孤兒,如果孤兒不夠多,或是不夠悲慘,就無法繼續賺取捐款。於是院方就得透過購買兒童來維持數量,甚至虐待兒童,讓他們看起來足夠悲慘。貧窮旅遊是否會造成類似的情形?當地居民是否會變成得透過「演出貧窮」來持續吸引遊客?

在相對嚴謹的條件下,貧窮旅遊當然可能成為社區工作的一環,或是社區培力的途徑之一,也可能為當地居民帶來更多的經濟收益。即便如此,這項工具侷限也相當明顯:貧窮旅遊無力應對大規模的貧窮問題。

一方面,一個國家的貧民窟形成往往有其特殊的背景環境,例如城鄉發展問題、失業問題或是種族問題等等。而貧民窟一詞也往往意味著當地居民普遍缺乏教育、醫療衛生、交通、用水、電力等等的公共設施與服務。這些雖然可以透過民間團體推動一些工作項目局部性改善,但最終仍得由該國政府端出政策解決。此外,貧民窟的人口往往在數十萬人以上,貧窮旅遊就算真的對窮人有所幫助,但再怎麼興盛,對於這麼龐大的人口群而言,其助益也是微不足道。

你參加了貧窮體驗嗎?

根據《全球之聲》(Global Voice)2013年的一則報導,南非的伊莫亞旅館(Emoya)提供了一項「創新的住宿體驗」──他們在自己的土地上興建了一座供觀光客住宿的「貧民窟」。該貧民窟包括了數間由斑駁鐵皮搭建的簡陋小屋,屋內附有煤油燈、蠟燭、收音機等設備。廁所則是露天搭建的茅廁,戶外還備有可以生火煮飯的大型鐵桶。該貧民窟住宿的文案表示:「現在你也可以在安全的私人禁獵區裡體驗簡陋小屋生活。這是世界上唯一配備地暖地板和無線網路的簡陋之城!」

此外,儘管沒這麼極端,但還是有不少人願意支付高昂的費用與成本以體驗異國的貧窮生活。《聯合報》2014年一篇標題為〈花錢讓孩子到貧國體驗貧窮 爸媽搶翻〉的報導,就描述了由慈善團體在寒暑假舉辦營隊,接受小學四年級以上至國中一年級的學生報名參加。他們會到印度、尼泊爾、泰北、菲律賓等國家的貧困受支助家庭,體驗其他國家同齡者一整天的生活。營隊為期7至10天,費用為新台幣5萬至數十萬元不等。報導指出,在出發前,主辦團體會召開說明會,告訴參加的孩童這一趟旅程不是去玩樂,而是發現世界更多需要被關懷的角落。

如果沒有辦法出國體驗,那麼在國內也有類似的體驗機會。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每年都會在全球各國舉辦「飢餓三十」活動,以限時絕食方式,邀請民眾共同參與飢餓體驗,關注在貧窮、戰亂或災禍當中的民眾的不幸處境。並同時發起募款活動,呼籲民眾捐款支持世界展望會的人道援助工作。除此之外,近年來台灣也有關注遊民街友處境的團體,舉辦由街友帶領的城市導覽活動,或是街頭露宿活動。2017年九月起,由民間團體於群眾募資網站中的「城市狹縫旅行團:一起看見『貧窮人的台北』」活動,則是精心設計的兩天一夜參訪、導覽加上體驗的行程。其中包括了參訪都市原住民部落,以及街友生活圈。

以上這些活動雖然都能歸類於貧窮體驗,但他們各自獲得的評價往往並不相同。南非的假貧民窟旅館在社群媒體上受到強烈批評,被認為是利用貧民的真實苦難來賺錢。而相對來說,飢餓三十受到的質疑就較少,而街友導覽活動則是收到許多好評。

觀看貧窮的目的

有幾個主要關鍵因素影響人們對這些活動的評價。首先是活動的商業性質,一般來說人們會認為營利性的體驗活動在道德上更為可議。即便在南非的貧民窟旅館案例中,並沒有任何人會因為觀光客入住到假的貧民窟而受害。但這樣一種將嚴肅的貧窮議題轉化為觀光體驗的作法,確實會讓許多人心中感到不快。至於家長將小孩送出國「體驗貧窮」, 讓他們學習「感恩」、「惜福」的觀點,許多批評者指出,這種將他人的苦難變成累積個人資歷,或是透過體驗異國生活以促進自我成長的作法與思維,也是另一種消費貧窮的模式。

上個世紀末知名作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曾在《旁觀他人之痛苦》(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一書中質疑,媒體所不斷呈現的各種戰亂災難影像,究竟是激起人們對於暴力的痛恨,還是會讓讀者更加麻木不仁?旁觀他人的痛苦是為了記取教訓,還是滿足我們內心窺伺的邪淫趣味?而不管是貧窮旅遊或是貧窮體驗,都讓人們從單純的旁觀,更進一步成了「參觀他人之痛苦」或者是「體驗他人之痛苦」。

當然,人們確實可能因著參觀或體驗而更加認識議題,或者激起後續的行動。但我們也不能鄉愿地將所有參觀與體驗活動等同視之。不管是貧窮旅行或是貧窮體驗,重點都在於這樣的作法實際上讓哪些人獲益?對於其涉及的群體有多少幫助?如何影響人們看待貧窮議題?以及後續對議題的投入為何?

如果這些問題都有明確肯定的答案,人們對於其附帶窺伺、入侵等道德風險的容忍度也可以相對提高。事實上,所有的社會行動或活動都有其介入的風險,以及相應的社會成本。這麼做是否值得?是否能被廣泛接受,也都取決於綜合評估其必要性以及後續效應。

南非的貧民窟旅館作法在道德上可議,因為他們將嚴肅的貧窮議題,以及他人無從選擇的苦難生活,變為一種新奇的住宿體驗。這樣的作法並未讓貧民因此受益,也沒有辦法改善貧窮問題。住宿的旅客也不太會因為住在這個有著暖氣、Wifi網路和柔軟床鋪的偽貧民窟,而對貧窮議題有更多深入認識。


好書推薦:

書名:社企是門好生意?社會企業的批判與反思
作者:徐沛然
出版:時報出版
出版時間:2018/11

瀏覽次數:588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