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若要探討華人社會普遍存在的「易受傷」心理體質,除了基因遺傳的因素之外,我們可以從三方面來著手:社會文化的集體影響、家庭教養的塑造、個人生存的人際因應模式。

先從社會文化集體的影響說起。華人社會的結構是權威階層型,能否獲得「尊敬」及「重視」,往往取決於你的社會地位和社會成就。越是無法成為上位者,心理上越會有遭受貶抑與輕視的否定感,於是自尊會常覺得受傷。小從名次排行、家世背景,大到社會階層、權力地位,方方面面都明著告訴你:沒有頭銜、地位、條件和權勢,你的存在毫無價值。

再加上,權威者以上對下的姿態,歧視及貶抑的慣性,把其他人視為奴隸般任意使喚和控制,更加深自認地位較低者的自尊挫折和自我壓抑。以致華人社會中的個體,其「自尊」(自我尊重和肯定)往往很難穩定,總是要依從著環境的反應來決定自己的價值。如果被環境接受及讚許,自尊感就可以稍微穩定一些;但若是環境反應冷淡或是不表認同,自尊就會瞬間跌落,感到自己不被重視而心灰意冷。

集體所形成的社會文化觀念,讓許多人在社會職場跑跳時,常常必須努力追求受尊敬的地位、頭銜,所以有些人在名片上的頭銜或撰寫的學經歷上,總要一大串洋洋灑灑的,唯恐大家不知道他大有來頭;但同時又覺得不平及氣憤,每天都要忍受一堆他人的不尊重及輕視。這種情況下,此人無法從內在安穩住自尊,總是不自覺地想與環境中的他人比較,好掂掂看自己有幾兩重,也就因此造成自己不斷在追求優越,卻同時處於自卑的心理中,矛盾掙扎。

如果你沒價值,就不能在這個家庭生存

再談談家庭教養的塑造。所謂的「家庭」,都是一個個獨立運作的單位。每個家庭本身,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色及氣氛;但它畢竟是處於社會文化結構下的產物,所以,家庭的氣氛型塑脫離不了社會文化的影響。只是每個家庭在與社會文化交互作用下,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應變化,又會對家庭中的個體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差異性就很大了。

有的家庭特別在乎社會上的地位和成就,用社會的主流價值在評量家庭成員值不值得尊重,若沒有獲認同的成就,家庭成員就被視為「賠錢的」「無用的」或「多餘的」。有的家庭則沿用了社會文化的威權及階層觀念,在家裡也非常在乎輩分和禮教,即使在家中也必須恭敬地稱呼「父親」「母親」,而孩子始終被視為這個家庭的低階者或所屬物,永遠不會被賦予發言權及自主權。有些家庭極度恐懼被社會視為差勁者與低階層者,總是耳提面命要孩子表現優異,讓長輩有面子。若是孩子做不到或不順從,則會將許多羞辱、批評和指責的言語加諸在孩子身上,極力要求孩子務必達成家長的期待。但也有些家庭,對孩子的教養只限於維持他們的基本生理需求,其餘的情感關注及回應少之又少,可說是長期的漠視、忽略及不聞不問。這使得孩子無法充足地體認到自我的存在,懷疑生命的存在價值,對於自己這個人的感知,時常感到模糊而混亂。

總括來說,華人的家庭教養自古以來便充斥許多威權及懲罰論點,為了目的,更是可以罔顧個人的感受和尊嚴,任意支配及批評,甚至多少帶有「暴力」的念頭和想法。在這種家庭教養及對待下,那些從小就被嚴苛與無情對待的孩子,過早失去安全的情感關係;也是在這種家庭與父母的教養下,他們無法建立內心的安全堡壘及自信,也不能獲得內在安穩的安全感。雖然外表可以成功地表現出不認輸、無感、冷漠,好像不論發生什麼,都不會感覺受傷的樣子,但事實上,這都壓抑成了「內傷」。

只有這樣,我才能被爸媽認同

家庭教養更會影響的是個人生存的人際因應模式。既然家庭有家庭的要求(不論是潛規則或是明訂的家庭規矩),也有它所提供的生活環境,那麼,一同生活在這個家庭的成員,就必須各自發展出一套所謂的「生存之道」,來因應家庭成員們彼此給出的生存挑戰和難題。於是,心理「易受傷者」之所以會出現,多少是為了因應他所處的生存環境,極力想避開環境中隨著他人而來的危險及威脅;同時又呈現出他對自身處境的無能為力與無助,只能愣住或用忍受來反應。

比如,在一個多手足的競爭家庭中,排行老大的姊姊,必須透過乖巧懂事、能立即幫忙父母、具備能力照顧及管教弟妹,好獲得「活在這個家」的資格;而這個家庭的唯一兒子,必須透過「不要有自我的主張和意見」,讓自己變得無能和依賴,好獲得母親永不離開的關注,並討她歡心。

一旦求得生存及獲取資源的生存模式,被個體設定下來了,成為自動化的運作系統,就會因著失去自我成長的空間,無法適切地隨著生命年齡成長而有所轉化、有所學習,那麼固著化的模式,就容易成為接下來因應不同生命階段、生活問題、人生挑戰時的障礙及妨礙,無法因時因地、因關係不同、因角色不同、因目標不同⋯⋯而產生適當且彈性的發展。也就因此,成為一名心理「易受傷者」。

別人的一個眼神,都可以啟動「受傷」的恐慌

心理「易受傷者」,有著易受傷的情緒循環模式。這不僅是因為他們發展了一種生存方式──習得無助感(學習來的無助感),使自己處於受傷情境,卻毫無能力去行動及解決;同時,他們的易受傷感與受挫的沮喪情緒,會漸漸形成自動化的內在反應模式,毫不遲疑地自動開啟,形成易受傷情緒的循環。或許是他人一個不認同的眼神,或是他人的一個拒絕、一個不同看法,與一個不佳的口氣,都會讓他即刻啟動「受傷」的恐慌感及挫折感,也會讓他深陷在被拒絕及被排除的不安情緒霧霾中,難以清明。

當然,這種無助感與挫折感的心理受傷反應,並不一定會以情緒低落和沮喪呈現,為了掩藏內在所經歷的脆弱感,不讓人有機可乘地加以攻擊,心理「易受傷者」也會興起防衛心,以憤怒的指責與怪罪攻擊環境,控訴自己所遭遇的傷害。只是,這樣的憤怒攻擊並沒有實質效益,是無功能性的,並不能真的處理問題,也不能解決實際情況,受傷者反而徒然淪陷在狂怒發洩和失控咆哮中,並再度面臨下一波被壓制及被責備的處境。也有些「易受傷者」以「情感封裝」的反應,來掩飾內在、保護自我。可能是冷漠,或是無感表現,好讓外在環境看不出他內心的受傷及易脆弱反應。

我們的心當然會有受傷的可能,舉凡失落及悲傷的發生,或是遭受拒絕或挫折時。但若你內在有足夠的力量及有效的心理功能,那麼內心受傷時,你也會試著發揮能力照護自己,讓受內傷的自己減少再受傷與惡化的可能,並且協助自己安穩內在狀態,試著健康起來、康復起來。可是,若屬於心理「易受傷者」,則容易沉浸在自憐和怪罪的漩渦裡。不停反覆指責他人負心與傷害的同時,真正重複和反芻的,其實是自己受傷的情節,與無辜、無助的情緒感受。這麼一來,很有可能以偏頗及固著的二分法區隔這個世界,簡易地分別出善與惡、對與錯,及好人與壞人的對立位置。

如此極端又簡易地畫分人我關係之間的標籤,對於成人世界裡的關係互動與溝通、交流與合作來說,是極為不利的,可說是因為內在心理功能方面,缺乏了彈性調整及整合功能,所造成的反覆性人際受挫和情緒傷害。


好書推薦:

書名:可惡的他人和可憐的自己
作者:蘇絢慧
出版:究竟出版
出版時間:2018/12

瀏覽次數:764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