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到了1980年代,華人小孩已經不用再擔心教育機會遭到剝奪了。在一代又一代民權鬥士的爭取之下,美國的種族隔離學校體系已走入歷史,許多公立學校與公立圖書館都是由聯邦政府出資,即使那些最貧窮的華人移民也能讓小孩上學。

與此同時,新的華人專業人士階級崛起,他們有些是早期華裔美國人的子孫,也有教育水準與社會地位較高的華人新移民。這些族群的小孩從小就生長在精華地帶,像是白人人口居多的郊區或大學城。他們的家長都是教授、科學家、工程師或醫師,並非需要小孩幫忙照顧家庭事業的洗衣店或餐廳老闆。這些專業人士往往在教育費方面花錢不手軟,送小孩到一流學府就讀,讓他們可以全心全意讀書,取得優異成績。

1980年代,華人進入常春藤名校,還有贏得西屋科學獎(Westinghouse Science Talent Search),現已改名為英特爾科學獎(Intel Science Talent Search)〕,都已是家常便飯,而且人數眾多。華人移民社群已經不把學業表現優異這件事當成奢望,而是對孩子們最低限度的要求。

加州州立大學人類學教授吳兆麟(Franklin Ng)透過研究發現,台灣移民對小孩的要求都非常高,在書中他揭露了一則流傳於台灣移民社群裡的笑話:

「怎樣的台灣小孩才是完美的」(第一代移民的觀點)
學力測驗(SAT)要拿到1,600分。
小提琴或鋼琴演奏要達到專業水準。
申請27間大學而且都要入選。
要有3種嗜好:讀書、讀書、讀書。
不但要上常春藤名校,而且要拿到全額獎學金。
喜歡古典音樂,討厭講電話。
拿到西屋科學獎、總統科學獎,最後成為羅德獎學金(Rhodes scholar)得主。
小時候的志願是當上神經外科醫生。
嫁給台灣移民醫生,生幾個有成就的完美小孩(聽孫子孫女叫阿嬤!阿公!)
喜歡聽爸媽講小時候的故事……尤其是那一段沒鞋可穿但卻每天走十幾公里路到學校去的往事。

「怎樣的台灣家長才是完美的」(第二代移民的觀點)
不要看到小孩的穿著就大聲說「唉喲!」
不要動不動就說什麼去上哈佛、耶魯、史丹福和MIT好處多多。
不要動不動就把自己小孩的生活隱私透露給其他台灣移民……
不要把你兒子的頭髮剪成西瓜皮,要女兒留長長的瀏海……

菁英名校成了華人的天下

主流媒體很快也出現讚賞華人成就的報導。「為什麼亞裔美國人的表現如此傑出?」CBS電視台「60分鐘」節目(60 Minutes)的主持人麥克.華勒斯(Mike Wallace)曾如此問道,「他們一定有什麼優點。我們要學起來。」

進入一流大學的美國華人人數飆升。過沒多久,麻省理工學院(MIT)就開始被謔稱為「台灣製造」,加大洛杉磯分校(UCLA)是「白人輸給亞洲人的大學」(University of Caucasians Lost in Asians),加大爾灣分校(UCI)則是「華人移民大學」。某些科系的華人學生如果比較多,該系的電梯就會被稱為「東方特快車」(Orient Express)。某位史丹福大學工程科系的教授曾責備一個白人學生考試分數太低,結果那學生居然回嗆:「幹嘛!你以為我是華人嗎?」加大柏克萊分校還有一個傳說,主修工程學的白人學生進入階梯教室後做的第一件事是數人頭:如果黑頭髮的人數太多,他們就會退選。

就連華裔美國人自己也感到很害怕,他們通常覺得很誇張:大學校園裡怎麼會有這麼多華裔學生?黃菲比(Phoebe Eng,音譯)的父親是在美國出生的廣東裔華人,母親則來自台灣,從小生長在紐約市郊的小鎮西伯瑞(Westbury)。她說,當年到加州上大學時自己感到震驚不已,「因為不曾被那麼龐大的亞洲臉孔與黑頭髮人群包圍,」她在《戰士守則》(Warrior Lessons)一書中寫道,「對我來說柏克萊簡直像中國。我花了一整年才學會怎樣區分亞洲人的臉孔。」

如果你是亞裔,你的成績得比別人好更多

華人的成就在某些地區令人讚嘆,但在其他地區也有恐華情緒開始滋生。某些華裔美國學生開始感覺到成績太優異反而會害了自己。某些人抱怨學校有種族歧視,堅稱他們愈努力讀書,一流大學就會把門檻設得更高,讓他們無法入選。很多人宣稱,負責名校校務的人士擔心亞裔美國學生人數增加太多,會故意給予差別待遇,把人數降低。

1983年,由哈佛、普林斯頓、耶魯等名校亞裔美國學生組成的東岸亞裔學生聯盟(East Coast Asian Student Union)分析了25間大學的入學申請資料,結果發現各校為了阻止亞裔學生「接受高等教育,追求更好的人生」,居然設下「令人驚訝的障礙」。

整個80年代都有許多學生與大學校務管理人士想要找出種族偏見的證據。結果有人發現普林斯頓大學的亞裔學生入選比例只有14%,白人學生為17%,至於校友的小孩則是高達48%。研究也顯示布朗大學在1979年有44%申請者是亞裔學生,但到了1987卻大幅降為14%。史丹福大學的亞裔申請者佔所有人的1/3,但能獲准入學者卻只佔全部學生的不到1/10。

許多人批評哈佛大學,即使亞裔申請者人數持續增多,而且「他們的條件比其他任何人都還要好」,但亞裔美國學生獲准入學比率卻是各族群中最低的。某個校外研究團隊在仔細檢視了1982年的哈佛大學統計數據後甚至得出一個結論:「若要獲准入學,亞裔美國人的學力測驗分數必須比獲准入學的白人平均高出112分。」

資深社運人士兼加大柏克萊分校種族研究教授王靈智(Ling-chi Wang)於1984年注意到,亞裔美國學生的錄取人數在一年之間驟降21%。他深信其中必定有鬼。他向《洛杉磯時報》記者表示,「我不想主張什麼陰謀論,但校務管理階層肯定認為亞裔學生人數太多是個問題,所以他們開始設法把亞裔學生刷掉。是因為怕柏克萊成為一間亞裔學生的學校嗎?」

為了調查此一狀況,舊金山灣區一支由社運人士、法官與教授等華裔人士組成的志工團隊在1984年很快成形。調查後發現,令人震驚的是,有些學業表現極其優異的學生被刷掉,但卻有些學生居然在沒有提交在校成績與學力考試分數的情況下就獲准入學。媒體開始報導柏克萊的爭議之舉,並且指出,這非常像過去名校嚴格限制猶太學生入學名額的種族歧視措施。

「我的條件明明更好,為什麼考上的卻是他們?」

經媒體邀訪,許多深信自己遭柏克萊歧視的亞裔美國學生開始發聲。1987年,柏克萊刷掉了一位香港移民之子歐逸鵬(Yat-Pang Au,音譯),而他是加州聖荷西市剛德森中學(Gunderson High School)的明星學生。歐逸鵬不僅成績全部都是A,甚至是畢業班致詞代表,因參加課外活動而10度獲獎,數度全程參加越野賽跑而獲得證書,並且是學校模擬法庭的法官,甚至是學生營商體驗計畫(Junior Achievement)中某家公司的老闆。

歐逸鵬收到學校寄給他的拒絕郵件後,讀了一遍又一遍。「我以為自己看錯了,或者那封信不是寫給我的,」他向《洛杉磯時報》的記者表示,「我一心一意就是想要讀柏克萊,多年來想法始終如一。我在中學苦讀就是為了讀柏克萊,真不敢相信他們居然把我刷掉了。」

歐逸鵬發現,有10個在校成績與學力考試分數都比他低的學生居然獲得柏克萊的入學許可,震驚不已的他找上媒體,公開抱怨校方並未公平對待他。在灣區各媒體開始報導後,歐家的住宅就遭人破壞,歐母害怕家人遭逢不測,還特地去買了一把槍,並且參加射擊課程。歐逸鵬前往聖荷西附近的社區型大學德安扎學院(De Anza College)就讀,兩年後終於申請進入柏克萊。

1989年,NBC電視台「夜間新聞」節目訪問了有台灣血統的學生洪景(Hong Kim,音譯),他同樣也遭柏克萊刷掉,但有兩個成績比較低的黑人朋友卻被錄取了。「我不怪他們,他們是我的朋友,」他向記者表示,「我想對他們說,我還是愛他們,不過……我想我的條件比他們好。」

設下規範是種族歧視,還是保證族裔平等?

這種種族歧視甚至也出現在許多中學裡。1983年,舊金山名校洛爾中學針對不同族裔學生採取了不同的標準,其中受到最嚴格對待的是華裔學生。

在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提告後,舊金山教育當局提出和解條件,表示會要求該市明星學校多收黑人與拉丁美洲裔學生。根據和解協議規定,每個學校都必須招收至少四大族裔的學生,人數要達到一定比例,而且任何單一族裔的人數都不得超過40%到45%。為了遵守此一限額,洛爾中學要求華裔學生的課業表現必須優於白人與其他族裔學生才能錄取。入學考試成績要達到62分,華裔學生才能申請入學(原來的規定是66分),至於白人、其他亞裔學生、拉丁美洲裔(與黑人),則分別需要達到59、58與56分。

在好幾位華裔美國學生被中學刷掉後,他們的家長在1994年把教育當局、州政府與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都告上法院,主張這種族裔限額規定非但不公平且違憲。6年後學校委員會與華裔家長和解,條件是取消那些為了促進少數族裔權益而採行的規定,讓錄取政策不偏袒任何族裔。結果黑人與拉丁美洲裔學生的錄取比例馬上驟降,華裔與白人學生人數飆升。一年內,學生族裔比例不平衡的問題就出現了。

某些社運人士認為,對抗這種族裔限額制度其實是亞裔美國人與其他少數族裔之間的鬥爭:為了爭取有限名額,亞裔美國人必須與黑人、拉丁美洲裔與美國原住民等族群競爭。但是華人權益促進會(The Chinesefor Affirmative Action)的執行長戴亨利(Henry Der,音譯)主張,事實上「申請入學的亞裔學生是在跟白人競爭。」戴亨利表示,不管是常春藤名校校友子女才能夠享受到的「校友後代」規定(legacy programs),或者能夠幫東岸名門子弟爭取名額,進入各大名校就讀的「老同學人際網絡」(old-boy networks,曾經一起就讀私立中學的老同學),都是維護白人既得利益的制度。戴亨利向《亞裔美國人》雜誌的記者強調,有2/3亞裔美國人都反對這種既得利益體制,「大多數亞裔移民的家庭都會要求校方錄取學生時應該採用菁英制。但這些家庭根本不了解,學生能否錄取,從來不是取決於他們是不是菁英。」


好書推薦:

書名:美國華人史:十九世紀至二十一世紀初,一百五十年華人史詩
作者:張純如(Iris Chang)
譯者:陳榮彬
出版:遠足文化
出版時間:2018/10

瀏覽次數:915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