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購物在美國幾乎是一種神聖的儀式──事實上,在911悲劇發生後,小布希總統就說購物這種日常活動是「對恐怖主義的終極譴責」。當整個國家都還餘悸猶存,沒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這時布希叫我們把「美國歡迎您來做生意」的標語掛在櫥窗上,繼續買東西。

不買東西的話,勞工就要遭殃,也會扼殺經濟,這是大多數經濟學家和政客說的;購物是我們的責任。誰敢質疑消費主義的道德性,要嘛就是不愛國,不然就是個徹底的瘋子。外號「零衝擊先生」(No Impact Man)的畢芬(Colin Beavan)受到多方壓力,因為他進行一個為期一年的計畫,讓紐約市的家人把消費減到最低。期間他收到恐嚇信,還包括一封匿名的死亡威脅信!亨利.梭羅在十九世紀中期寫了《湖濱散記》,他說人要過簡單的生活,和大自然合諧共存,卻被評論家說成是「懦夫」、「非常邪惡又不開化」和「孤僻的人,老頑固」。

甚至,就算很多非營利組織和推廣團體投入在消費相關議題上,他們也不會從根本層面去質疑。很多優秀的團體關注商品的「品質」──例如爭取公平貿易巧克力,不要奴隸巧克力,或者是有機棉T,取代傳統的有毒棉花,或者是不含PVC的玩具。但很少人會討論「數量」的議題,然後提出這個棘手問題:我們不會消費太多了嗎?

很久以前,促成美國經濟成長的要素包括一系列廣泛的活動,尤其是開採天然資源和製造產品。然而,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焦點卻轉移到消費上。1950年代,艾森豪總統的經濟顧問委員會聲明:「美國經濟的終極目標,是要製造更多的消費產品。」

真的假的?我們經濟的主要目標,不是提供健保、安全社區,讓年輕人得到紮實的教育、或者全民都有好品質的生活?怎麼會是製造東西?

到1970年代,消費已經在文化和經濟上獨領風潮。我們大多數人在成長過程中都被教育說,用消費來驅動經濟是無可避免的,很合理,而且大有益處。我們都應該參與這種經濟模型,不用懷疑。但儘管如此,已經有愈來愈多人開始質疑這種觀念了。

已經擁有還想要更多:你的欲望無底洞

報告指出,美國人的滿足和快樂程度達到最高點是在1957年──也就是說,那一年我們有最多人(差不多35%)形容自己是「非常快樂」,但從此以後,就再也沒達到過了。就算我們今天比50年前賺了更多錢,買更多東西,我們卻沒有更快樂。講白一點:這些錢和東西不是沒讓我們更快樂──有些有,但是額外的快樂卻被其他更大的不幸給抵銷掉了。

當一個人肚子餓,覺得冷,需要地方遮風避雨,或需要其他基本物質,那想當然,擁有更多東西一定會讓他(她)更快樂。但是,一旦人的基本需求滿足了,又再花錢買更多東西後,這種略微增加的快樂反而減少了。

然而,雜誌裡的美女和廣告中為數眾多的姣好面孔以及他們完美無瑕的牙齒,都試圖用別的方法說服我們。他們保證,只要買到新東西,就會得到新的快樂,就算那東西和我們手邊有的幾乎一樣也沒關係。但是東西到手後,就算我們短暫陶醉了一下,美好的感覺也很快就消失了。

結果發現,更多的東西不會讓我們更快樂,尤其你算算看,你得工作更久,才能買得起更多東西,付得出錢來維修,或甚至要花時間在塞滿東西的抽屜、櫥子和家裡翻箱倒櫃,就只是為了找個東西,真的有比較快樂嗎?

物質主義讓我們變成更不快樂的人

同時,人類的不快樂與日俱增,因為我們的社交關係日益惡化。證據一再證明,一旦基本需要滿足了,我們和家人、同儕、同事、鄰居、社區民眾間的關係,就是決定我們快不快樂的最大因素。然而,我們比以往花更多時間埋首工作,就只為了購買和維修這些東西,獨處時間變長,陪伴家人的時間變少,和朋友、鄰居的往來也減少了。我們花在公民參與和社群建立的時間更變少了。我們把自己搞得朋友跑光光、守望相助的鄰居變少,社區變得不穩固,而且對自己在民主政治系統裡扮演的角色,也幾乎漠不關心。

系統思考者常說到正回饋環路(positive feedback loop)──問題帶來的影響,會加重原本的問題。比方說,全球氣溫上升,冰帽融化,地球就更難靠冰帽來反射掉雪地上明亮的陽光,所以全球氣溫又升得更高。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我們「融化中」的社區。以前,我們有鄰居、朋友和公共設施,彼此免費幫忙,現在我們卻得更努力工作,才買得起這些失去的服務,所以我們的壓力就變得更大,更難對社區有什麼貢獻。真是愈沉愈深啊。

凱瑟(Tim Kasser)是諾克斯學院的心理學教授,他寫了許多有關物質主義的文章。據他所說,問題不只是錢買不到愛,東西不會帶來快樂而已。他大範圍研究了各個年齡層、階級背景和國籍,發現物質主義真的讓我們不快樂。在凱瑟的調查裡,有物質主義價值觀的人,會同意下面幾個陳述,像「我想要地位高、收入多的工作」、「我想成名」、「擁有很多高價的財產是很重要的」和「我希望別人說我看起來很有魅力」。他說:「這些研究記錄了一些現象:有強烈物質主義價值觀的人,普遍都過得不太好,從生活滿足感和幸福感低落、沮喪焦慮,到生理上的問題例如頭痛,還有性格失常、自戀和反社會行為。」

然後,凱瑟進一步記錄這些折磨人的事(滿足感低落、生理及心理健康問題、反社會傾向)是怎麼樣刺激更多消費的。我們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投靠了這種俗世的「智慧」,以為只要一點小小的逛街療法,就能帶來好心情。這因此變成一個惡性循環。

不僅如此,我們還創造了不快樂的星球

逛街、買東西、過度消費,會讓我們個人和社會變得焦慮、不快樂(假設基本需要已經滿足了),也會導致一個極不快樂的星球。全球足跡網(Global Footprint Network)計算了好幾個國家和地球整體的生態足跡。我們現在每年消耗的資源,需要1.4顆地球才能滿足。這比我們現有的地球多了40%!現在,地球需要1年又5個月(或將近5個月),才能把我們一整年用掉的資源重新補回來。我們不只全部耗光光,還把魔掌伸進地球自古以來累積的「庫存」──但這些資源不可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這個殘酷的事實激發了一個新名詞「一顆地球的生活」,目標是重新建構我們的經濟和社會,讓大家在地球的生態極限內,都能活得很美好。

歷史上來看,最高的消費速率往往是像美國和歐洲這種有錢地區的專利。但現在,開發中國家也出現了「消費階級」,漸漸採取同樣的大量消費模式。在印度,光是消費階級就有超過100萬戶人家。

要是地球上每個人都用美國人的方法消費,結果會怎樣?要是用其他國家的消費速率,結果又會是什麼?下面這張清單就說明了,要是我們把這9個國家的消費模式擴展到全世界,會用掉多少個地球生態承載力:

美國:5.4
加拿大:4.2
英國:3.1
德國:2.5
義大利:2.2
南非:1.4
阿根廷:1.2
哥斯大黎加:1.1
印度:0.4

我們得闖出一條不同的路。首先,我們得質疑這個基本假設──到底製造和消費東西是不是我們經濟的核心目的和驅動引擎?我們要先瞭解,這種過量消費的衝動不是人類本性,也不是與生俱來的權利。當人家叫我們「消費者王國」,我們得跳出來反對才行;不管是個人,還是全體,我們的價值都不只是消費者而已。


好書推薦:

書名:垃圾與它們的產地
作者:安妮.雷納德(Annie Leonard)
譯者:吳恬綾、黃亭睿
出版:時報出版
出版時間:2018/10

瀏覽次數:599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