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莘蒂是2014年9月來台灣的,在家鄉除了父母,還有一個9歲的弟弟。高中畢業後沒錢上大學,於是到了婚配年齡,還沒嘗過戀愛的滋味,便受父母之命結了婚。婚後丈夫也一直在國外工作,兩人之間並沒什麼感情,丈夫也不拿錢回家,為了負擔家計,莘蒂在兒子剛滿4個月時就隻身來台工作。對於20歲的女孩來說,能出國又能賺錢,世界彷彿真的美好得不像話。

家裡東拼西湊才有了10萬台幣付仲介費,原本要去工資比較高的工廠,不料卻被仲介帶去做許可外工作,到雇主家幫忙照顧4個孩子,打掃全家衛生,與當初簽的契約完全不同。明明付了比較高的仲介費才得到去工廠的機會的,而且工廠工資高一些,也有工時限制和《勞基法》保護,家務工卻幾乎是24小時待命,全無保障。20歲初來乍到的莘蒂在異鄉語言不通,無親無故,別無選擇下,只好接受。

她向台灣仲介求助,仲介不管,最後向勞工局申訴,才得到轉換新工廠的機會。這是一間家庭企業,整個工廠只有4個人,除了她以外,還有2名男工和1個主管。莘蒂的工作是操作沖床機,將長長的金屬板放進機台,用腳踩下開關,機器「砰」地壓下來,堅硬的金屬板便立刻被壓製成模具。主管只操作一次給她看,便要求她上工。

雖然操作沖床機很危險,但莘蒂哪有說不的權利?想著小心一點就好,出來工作總是辛苦一點,賺錢改善家計比較重要。因為這樣,老闆娘讓莘蒂加班,莘蒂就加班,她不會,也不敢拒絕。一個才20出頭的小女孩,沒有工廠經驗,對機台還有整個生產,都沒有充分了解,整個職前訓練都是匱乏的。

她拚命工作,直到那一天……

即便加班費有時候算起來不對,莘蒂也不抱怨,繼續工作就對了。生產線上的人如同機器,機器不停,人也不能停。加完班疲憊極了,碰到枕頭只想睡覺,作為穆斯林,一天5次的禱告根本無法完成。不加班時,和家人視訊聊天是莘蒂最大的休閒和安慰,即便印尼網路訊號差,兩頭總是隔著「時差」。

那天晚上,老闆娘說要趕訂單,工作了一整天的莘蒂只好留下來繼續加班。

雙手把金屬板放進機台,腳踏開關。

「砰。」

第一塊完成,可以把家裡的債務先還清。

模具拿出來,置入第二塊,腳踏開關。

「砰。」

第二塊完成,弟弟上學的費用有了著落。

莘蒂想著,盼望著,好讓自己打起點精神。

她拿起下一塊金屬板放進機器,手很痠,甩了一下,用右手把板子扶正。

第三塊,也許可以給兒子寄些台灣的玩具和零食。給自己買件新衣服也不錯,放假時看到櫥窗裡花花綠綠的時裝,和印尼的衣服到底不一樣……

每塊板子都承載著莘蒂不同的希望,20歲的人生正要逐漸伸展開來。

「砰!」

真主,你是不是怪罪我沒有禱告?

「白白的,沒有出血,只有幾滴血。都是白色,全部沒有了。」這是機器抬起來的瞬間,莘蒂看到的,自己的右手。

莘蒂嚇傻了,呆呆地站在機器旁,直到同事扶她坐下,她才意識到自己的右手被沖床機壓碎了。「好痛,感覺整個身體的筋都崩掉了。」她哭了起來,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仲介送來的和解書

做起噩夢的人,好像總是一個接著一個,想醒也醒不過來。在醫院的10天,莘蒂不知道是怎麼過的,也不敢和父母說,心情複雜又難過。老闆娘照顧了她2天,仲介來看過她一次,後來便再也沒來過。更糟糕的是,仲介和雇主在她還在治療期間,就遞來一紙和解書,逼她簽字,並威脅她不簽字就要中斷她的治療。

和解書上,白紙黑字赫然寫著:「發生意外,產生所有醫療費用由公司支付,並拿出誠意協助申請勞保傷病給付,及口頭上已告知主治醫師盡量協助我們,通知我們捐贈腳、手指接回手術的手續。雇主拿出10萬元慰問金,達成和解,此立和解證明書。」「外勞專用章」就放在旁邊,蓋下紅手印,就形同一張賣身契,10萬塊換一隻右手。

莘蒂自知簽下和解書就意味著放棄一切權利,許多移工在受傷後都會被雇主以各種理由遣送回國,又談何後續治療?她當然不願意。雇主說給她兩天時間思考,莘蒂隨即向勞工局和TIWA尋求協助。

勞動檢查處去現場調查,認定雇主沒有在機器上安裝安全設備才導致意外發生,而且在操作這麼危險的機器前,也沒有提供完整的職前訓練。誇張的是,竟然是勞動檢查處叫雇主快和勞工簽和解書。庇護所的職員知道後非常生氣,「這個工人受傷這麼嚴重,醫療都還沒終止,才剛開始治療,你就讓她簽和解書,這案子怎麼可以這麼處理?」勞動檢查處的人說,我們只是建議啊。「那如果雇主接受,你不是會害死這個工人嗎?!」

缺乏勞工教育,讓他們有權利也不懂爭取

事實上,很多雇主在申請到移工後,就急忙趕鴨子上架。不安裝安全設備又可以省下一大筆錢,發生職災就和仲介聯合速戰速決,把這燙手山芋丟回母國,完全不考慮勞工以後的生活保障。

庇護所的管理員楊大華也一再強調「勞工教育」和「職前訓練」的重要性。外籍勞工來台灣工作,常常是欠缺職前訓練,對生產線,對機台的操作、原理、注意安全事項都認識不夠,生手就直接上陣,因為資方只要便宜、好用的勞動力。很多外籍勞工因為沒接受過勞工教育,也不知自己的權益在哪,不知道職災被檢定幾級傷害後就能得到勞保補償。《勞基法》規定,工人受到職災傷害,雇主也要給付薪水,但台灣很多中小企業都沒有善盡雇主的責任,往往會在勞工還沒充分完成整個療程時,就想方設法和解。

莘蒂的手總共經歷了5次手術,其間住院時間最長是9天,最短3天。第一次是緊急處理,把手上被壓爛的部分全部截肢,最後手掌還剩下1/3。剩下的手掌有兩根骨頭,這兩根骨頭還能動;截掉後的傷口,只能讓骨頭裸露在外面,等其復原。

術後裸露的骨頭沒有足夠的肉可以將它包住,所以莘蒂又進行了第二次手術,在鼠蹊部開一個洞,把手埋進去,再把兩個地方縫合在一起,好讓她的骨頭可以長出一點肉來。大概一個月後,她經歷第三次分離手術,還要用腰上的皮膚去修復手上的傷口。

分離手術後,醫生便和莘蒂討論接下來的手術方向,總共提出了三個方案。第一個是不做任何處理,維持現狀;第二是把腳趾切掉,接在手上;第三是把剩下可動的骨頭切開,裝上鋼釘將其拉長,但這個手術需要持續做下去,同時也是一個漫長又疼痛的過程。莘蒂不想手殘腳也殘,於是選擇了第三個方案,在手上打鋼釘,每天都要轉動鋼釘以幫助骨頭生長,並定期回診,和醫生討論旋轉的圈數、方向和頻率。

法律訴訟的惡仗

手術之外,就是官司。在法扶律師的協助下,莘蒂同時對雇主提出刑事和民事訴訟,民事關於賠償,刑事是告工廠裡的現場指揮管理不當。現場指揮是老闆娘的兒子,發號施令和教導如何操作機器都是他的責任。莘蒂第一次到工廠時,仲介帶翻譯教了她一次,之後都是現場指揮在教。雖然用的是同個機台,但成品不同,工序便不同。除了沖床器未安裝安全措施外,現場主管也有沒有盡到訓練員工操作的責任。

開庭前和雇主協調很多次,但都因為金額談不攏而不歡而散。老闆娘非常歇斯底里,會自己在網路上查資料,或聽信道聽塗說,然後在協調會上悉數搬出。若TIWA用正確的資料回應,她便暴怒,說你們這些人就是幫外勞欺負台灣人,透過法律欺負雇主,賺取安置費用。

這些攻擊的言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說得好像台灣的法律都掌控在勞團手上,若真是這樣,《勞基法》修惡的仗,勞團也不用打得那麼辛苦了,動動嘴皮子就好。「賺取安置費」一說更是天方夜譚,一個被安置的勞工,政府一天補助台幣500元,但每天都有民生用品、食物、交通花費,安置中心也要繳交水、電、網路費用和房租,還要有工作人員從北到南帶著勞工開協調會。社工人員的薪資本身就已經很低了,更何況是非營利團體?

協調5次而未果後,雙方便只能在法庭短兵相接。老闆娘堅稱,她兒子,也就是現場指揮,平常都在跑業務,沒在工廠工作。這與莘蒂的口供不一樣。法院傳來工廠內的台灣員工,和老闆娘口供一致。傳來工廠內的菲律賓和印尼勞工,與莘蒂的說詞基本上一樣。後來還傳了其他兩個已經不在同個工廠的移工,因為他們已經沒什麼顧忌,也都據實以告。證實莘蒂並沒有撒謊,機器沒有安全措施,現場指揮工作失職。

與老闆娘反覆協調的過程中,最過分的一次,莘蒂一進入調解室,老闆娘就開始歇斯底里,不願意接受要求賠償的金額,暴跳如雷。罵著罵著,竟一個箭步衝到她面前,掀開她的衣服吼道:「你是不是懷孕了?你在台灣懷孕不合法你知道嗎?!把你遣返!」

仲介在這整個案子裡完全處於隱形的狀態。很多發生工傷的案子,仲介通常都會建議雇主趕緊把勞工送回家,人走了,一了百了。仲介服務費是每個月從勞工身上扣的,絕對不會短斤缺兩也不會拖延,而服務卻是給雇主的。在莘蒂被安置期間,仲介甚至還未經本人允許,就從莘蒂的戶頭扣掉3,000元。弔詭的是,莘蒂已經被安置了,仲介為什麼要扣錢?又為什麼,仲介可以不經允許就從勞工的戶頭扣錢?

其實工人來台灣時,很多仲介會幫工人刻印章,接著就可以帶著存摺去領他們的錢,根本不需要工人本人同意。勞工在仲介、雇主,乃至整個移工制度中,到底處在一個怎樣的位置?時代是不是倒退了,我們回到了奴隸世紀嗎?

失去的那隻手,是被打散一半的青春

即便以最飽滿的心接受當下的生活,但長時間的療程、與雇主冗長的官司,都在反覆提醒莘蒂失去的右手。更難的,是與家鄉的斷裂。

與3歲的兒子視訊時,兒子不願意和她說話,也不肯叫她媽媽。離散在外,缺席的母親。莘蒂更是不敢告訴父母受傷的事,每次視訊都要強裝著笑顏報平安。職災期間的薪水,雇主都會少給,或甚至分2、3次給,最後幾個月雇主就乾脆不付薪水了。無法匯錢回家的莘蒂只好撒謊說自己生病了,但失去右手的事,還是隻字未提。有時候庇護所的其他女生看她沒錢可憐,就讓她幫忙買東西,再給她100塊當跑路費。

庇護所的日常工作莘蒂也都堅持要做,她不想自己當廢人。在庇護所兩年的日子裡,來去了不少人,莘蒂也因此認識了不少朋友,週日其他移工放假的日子,莘蒂便穿戴整齊去北車和朋友見面。總是開開心心的樣子,又會在不經意間流露出茫然的神色;眼睛明亮而有穿透力,可當你把目光停留在她受傷的手,她會面無表情地看你一眼。這是她不容冒犯的尊嚴。

每次拆開繃帶看到自己的右手,受傷的經歷就在眼前重演一次,那些寄予的希望也就再破滅一次。轉鐵架的疼是剜骨的疼,用機械把骨頭連皮帶肉拉長,好讓其長出一點什麼。這什麼也是莘蒂鑽心的疼,是失去了重要東西的疼,是對未來不知所措的疼。是還來不及張開手擁抱,青春就被打散了一半的疼。


好書推薦:

書名:奴工島
作者:姜雯
出版:寶瓶文化
出版時間:2018/10

瀏覽次數:1356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