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exels

催眠術是由會催眠的施術者藉由語言暗示或手段,誘喚受術者的精神,呈現一種特殊的狀態。這時受術者消除了普通狀態下種種自發雜亂的思緒,心境呈現一種寂靜狀態。此時如果施術者發出種種暗示,受術者會毫不猶豫忠實地執行,而出現種種被催眠的現象。

施術者所給予受術者的暗示,不只能一時影響受術者的精神和身體;待受試者清醒後,或醒後若干時日,還是會受到暗示力量的影響。因此,催眠療法被一些精神科醫師用來治療精神疾病,例如美國魏斯醫生(Brian L.Weiss)的《前世今生:生命輪迴的前世療法》及台灣陳勝英醫生的《與靈對話:前世今生、夢境與潛意識的奧祕》,就是利用催眠帶領病人回到前世,了解今生問題產生的根源,而使病情獲得紓解。

催眠,喚醒的是第一人格

催眠的原理有許多種理論,其中比較重要的是「第二人格說」(潛在精神說)。也就是運用榮格的理論,認為人除了第一人格(靈魂)外,還有第二人格(第六識)。第二人格負責處理平日紛亂的思緒、解決問題、付諸行動等精神活動,催眠把第二人格催入睡眠狀態,讓第一人格開始發揮作用,控制身體活動。

由於第一人格負責五官的覺知,可以直接接受施術者下的語言指令,要求身體做出各種簡單反應動作,像嬰兒一樣,但是不得醒來;只有當施術者下令醒來時,受術者才會醒來。醒來以後,受術者的第二人格會完全不記得指令及身體活動。

這些催眠現象顯示與生俱來的第一人格(靈魂)中隱藏了前世的記憶與經驗,不會被第二人格知曉,一般日常生活狀態下不會出現在第二人格的精神意識中。催眠者的暗示也躲在靈魂中,控制著第二人格而不被其知曉。睡覺時第二人格的精神意識消失,讓第一人格開始活動,所以做夢時也許會出現這些前世的記憶。有些前世創傷經驗會逐漸引發身體或精神產生類似的問題,這些隱藏的記憶與經驗很可能就是無意識的範疇,或無意識中所謂的「情結」。

第二人格從我們出生開始累積,隨著文化教育、各種環境或情緒衝擊而逐漸厚實。我們每天在處理的思緒、活動、情感、衝突等等,主要是靠第二人格(相當於人體的執行長),第一人格則隱身幕後(人體的董事長),只有碰到重大決策問題,才出面與第二人格共同處理。第二人格完全不知道躲在第一人格裡的「無意識」的存在,但是他下很多決定時,卻受到無意識的干擾,或間接經由第一人格指揮。

催眠師利用語言暗示,讓受術者安靜下來,集中精神去壓抑其他思緒感覺,放鬆全身肌肉,也就是減少大腦紛亂的量子場不斷產生及崩潰過程,讓第二人格的精神意識從緊張狀態鬆懈下來,進入休息入眠狀態,但又沒有真正的睡著,聽覺還保持清醒,但這時是由第一人格掌控全局。

前世今生療法就是催眠師用語言帶著受術者的心靈時間倒流,由現在逐步回溯到嬰兒、甚至媽媽的子宮內,此層意識是包裹著無意識中前世的記憶及經驗,因此心靈再往前回溯,就可以回到前世找出問題,獲得解答來調整無意識的結構而解決病症。

五官感覺,可由靈魂感知

五官感覺是可以直接與靈魂溝通的工具,所以我們常說「眼睛是靈魂之窗」,意謂著平常將五種感覺器官所接收到的「色聲香味觸」五種覺知經由靈魂來解讀。啟動特異功能時,當功能人的天眼一開,會把正常視覺信號擋住,此時靈魂開始利用天眼進入虛空,掃描虛像帶回天眼由靈魂解讀。用腦造影技術(fMRI)可以看到功能人天眼打開時,聽覺部位活化,可以聽到虛空的聲音。

我相信當催眠受術者進入催眠狀態時,第二人格會被關掉,第一人格靈魂可直接經過聽覺與施術者溝通,但不像第二人格會根據大腦網路所儲存的經驗,進行邏輯思考而反駁、反抗,第一人格沒有反抗意識,會完全接受命令。第一人格可以直接控制身體,做出催眠師所要求的簡單動作,接受施術者的暗示,而在第二人格甦醒以後,還會干擾他的理性思考與判斷。

真正的覺知,來自靈魂

我們從分析五官覺知經驗與手指識字的物理機制中發現,五官各送出了一實一虛兩個信號進入大腦,一個是實數的神經電脈衝信號,也就是現代神經生理學所描述的、以為是產生覺知的信號。實際上神經脈衝信號與覺知沒有直接關係,只是扮演載體的作用,把另外一個遊走於陰陽介面的自旋撓場殘留信息帶到靈魂,由靈魂來覺知五官的感覺。

在複數時空的架構下,現代神經生理學只告訴了我們一半的故事,只有物質世界的故事,而另外一半的故事才是導致真正覺知的機制,卻是摸不著、看不見地發生在另外一個虛空與實空交界的介面上。

     

好書推薦:

書名: 靈界的科學──李嗣涔博士25年科學實證,以複數時空、量子心靈模型,帶你認識真實宇宙
作者:李嗣涔
出版:三采文化
出版時間:2018/10

瀏覽次數:345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