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splash

最近幾十年裡,所得與財富分配上層不均升高,是眾所周知的事實,然而,本報告也揭露下方9成人口成長停頓或低迷不振的現象,下層半數人口尤其如此。美國的情況特別極端。累進所得與財富稅制不足以對抗這種態勢,更平等接受教育、從事待遇優厚工作的機會才是關鍵。

教育不均、所得不均

所得與薪資不均,有多大程度是依照每個人的才能與努力公平衡量的結果?家庭資源如何決定家中小孩的機會?在大部分國家裡,評估這些問題的公開資料仍然很少,但最近的研究有助於解答這個問題。

廣義地說,跨世代流動性指的是子女經濟成就和父母經濟狀況之間的關係。估計顯示,美國的這種流動性水平比其他國家低:下層20%家庭出身的100個美國小孩中,成年後躋身上層20%所得群體的人不到8位。相較之下,丹麥有12位,加拿大超過13位。

而如果依據所得群體來看小孩上大學的百分比。父母屬於下層10%所得群體的100個小孩中,只有30位上大學,父母屬於上層10%所得者的小孩中,上大學的人數達90位。

機會平等、擇人唯才之類的官方說法,和現實上接受教育的機會不平等之間,有著驚人落差。這也顯示,要追求教育機會均等,可能必須設定透明且能夠驗證的目標,同時改革助學與入學制度。

美國小孩上大學比率和父母所得排名之間的關係,1980~1982年間出生。來源:Chetty, Hendren, Kline and Saez(2014)。數據資料與說明請參見wir2018.wid.world

美國的跨世代流動性也是區域性議題

美國的嚴重地域不均也和教育不均有關。在高流動性的地區,出身所得分配下層20%家庭的小孩成人後,有10~20%的機會,晉身上層20%群體(可能性大約和高流動性的加拿大或丹麥一樣高),這些地方包括舊金山灣和猶他州的鹽湖城。在跨世代流動性低落的地方,如亞特蘭大、印第安納波里斯和辛辛那提,出身所得分配底層20%家庭的小孩成人後,只有4~5%的機會,晉身成前20%所得者。

什麼因素最能解釋這種流動性的地理差異?詳細的分析顯示,種族和隔離在美國扮演重要的角色。一般說來,在擁有較多非裔美國人口的地區,跨世代流動性會比較低。不過這些地方不分黑人白人,向上的流動性都比較低,顯示種族以外的社會和環境因素,例如歷史和制度,可能扮演了某種角色。

空間和社會隔離與向上的流動性也呈負相關。尤其是較長的通勤時間,會降低在社會階層中向上爬的機會,以及最貧窮個人的空間隔離,會對流動性產生較強烈的不利影響。這顯示較低所得家庭的隔離,以及抵達工作場所經驗的困難,都是社會低流動性的重要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把這些因素結合在一起之後,可以非常有效的解釋社會流動性的型態。五個因素合而為一──通勤時間、最貧窮個人的所得不均、高輟學率、社會資本和單親家庭子女比率,可以解釋美國各地區域向上流動性的76%原因。美國流動性的地理差異龐大,以及可以結合通勤區層面的社會因素來徹底解釋個中原因的事實,顯示跨世代流動性大體上是區域性問題。

即使國家貧富不均沒那麼嚴重,年輕世代也可能缺乏流動機會

最近幾十年來,歐洲國家所得與貧富不均升高的幅度比美國小,然而,這絕對不表示教育不均的問題在歐洲不重要。從教育不均的角度來看,法國是經濟合作發展組織會員國中最不均的國家。費克(Gabrielle Fack)、葛和內(Julien Grenet)和班恆達(Asma Benhenda)的研究顯示,2015年,115所公立中學、60所私立學校迎接8萬5千多位學生,其中很多學生出身比較高層的社經族群家庭(49%),出身弱勢背景的比率很少(16%)。整體而言,巴黎中學的隔離狀況似乎已到了極端的程度,各校出身較低社經族群家庭的比率介於0.3%到63%之間。

私立學校藉著集中較富裕家庭出身的學生,在社會隔離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因為巴黎大多數私立學校中,接納的低所得群體出身的學生不到10%,就算是社會多元化程度最高的私立學校,接納的這種學生也只有25%。看來私立學校藉著排擠比較沒有優勢的學生,直接增進了法國教育制度的兩極化。

地域隔離使這種兩極化更為惡化。巴黎明顯分為不同的地區──北區、東北區、東區和南區中位數年所得低於30,000歐元,中區和西區中位數年所得通常高於40,000歐元。同時,法國根據「學區制」的地理區劃分限制學生就學地點,這表示住在某地的學生,原則上只能上一所公立中學。因此出身貧寒和出身富裕學生的分配,和父母的所得分配非常相近,也就不足為奇了:巴黎相當於中下地區的某些中學裡,超過一半的學生出身低收入戶,巴黎最富裕地區的學校裡,這種學生卻低於10%

社會隔離並非不可打破

然而,2007至2008年間,巴黎實施新的高中學生分發制度,破除原有的學區。在較大的學區中,根據學生成績,分發學生跨區就讀,以鼓勵社會融合。出身弱勢背景的學生也可獲得加分,因此在選擇高中時,會更具彈性。

2002至2012年間,巴黎公立高中的社會隔離程度下降了1/3。針對根據學生成績分發高中新制度所做的分析顯示,新制度在這種變化中,扮演了重要角色。2005至2012年間,學生根據社會標準加分、就讀巴黎優質1/4高中的比率,幾乎增加了一倍,從12%增加到21%,附近城市和巴黎未實施新分發制度的中學裡,這種比率仍維持穩定。

法國分發政策對隔離的影響,2002~2012年。來源:Fack, Grenet & Benhenda(2014)。數據資料與說明請參見wir2018.wid.world

這種評估顯示社會隔離是有可能降低的。因此,評估和設計新分發制度,打破學生的社經出身,讓所有學生獲得平等接受教育的機會,是至為重要的事。就這一點來說,公民可以藉助可靠的資訊,進行透明而民主的辯論。

事實上,這個議題不只限於富裕國家,印度之類的新興市場國家,也要面對嚴重的教育不均。有些國家設有歷史悠久、以配額為基準的保護制度,這種制度很複雜,卻一點也不完美,研究這種制度的優點和限制,有助於其他國家進步。

印度的保護政策

印度為了處理極端的社會不平等,為出身最低種姓或部落的子女,發展出龐大的優惠大學入學和公共部門聘僱制度。印度從1950年代開始實施這種全國性計畫,卻面對複雜的挑戰。怎麼樣才是鑑定合法受益人的正確方法?動態的保護制度要怎麼設計,才能把人口、文化和經濟的變化納入考慮?

印度所謂的「保護政策」造成中間種姓子女日益不滿。中間種姓是指介於最不利族群和最高種姓間,大約占人口40%的其他落後階級。印度很多個邦從1980年代開始,把優惠入學政策的實施範圍擴大到涵蓋這些新族群(包括最初沒有被納入制度中的穆斯林)。舊有的種姓界線千瘡百孔,並非總是符合所得與財富階級,事實上,甚至可以說是差得太遠了。到2011年,聯邦政府終於決心釐清這些繁複的關係,推動種姓社經人口普查。這次人口普查的結果招致不可靠的批評,中央政府也同意其中有一系列的評估錯誤。

這點顯示,用來追蹤人口、經濟與文化演變,產生健全、合法資料的系統很重要。為了克服目前和保護政策有關的批評,印度可以選擇的做法之一,可能是逐漸把這些優惠入學政策,轉變成根據父母所得或居住地點之類的常見社會標準,並配合中小學或高等教育機構入學篩選機制標準而制訂的法規。

基本工資、公平工資與公司治理

事實上,保護制度不足以確保平等接受教育的機會。如果公立學校和大學沒有足夠的資源聘請優秀教師、建造優質建築和添購學校用具,就算是最公平的分發制度,對於優質教育的民主化,也幾乎不會有什麼影響。今日,不論是在新興市場國家還是富裕國家,這方面的公共投資都至為重要,支持公平薪資的政策也是關鍵大事。

可以用來提升工人薪資的政策工具包括基本工資,以及比較民主的公司治理。這方面值得一提的是,薪資不均和就業不穩定仍極為重要,而且在很多國家繼續升高。根據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的說法,過去5年來,整體勞工所得比率長期下降的趨勢仍然持續,仍有80%的工人薪資低於所服務公司的平均薪資。這是與技能相關的論點難以解釋的事實。不論國家創造的平均所得成長率是高是低,如果個人預期從中得到的好處只會減少,那麼光靠機會平等的教育政策,一定無法滿足需求。

基本工資和勞動市場管制可能攸關所得不均的處理。雖然法國的實質基本工資從1970年代開始穩定增加,1980年時的美國基本工資實際上反而比今日還高。今天,法國工人每小時可以賺到將近10歐元的基本工資,比美國工人高出將近50%,何況美國的成人人均國民所得,還比法國高出50%。因此基本工資可能有助於壓縮工資差異,尤其是壓縮男性和女性間的工資差異,因為不論是在已開發還是開發中國家,女性在低薪工人中所占比率都過高。

要降低薪資不均、改善整體就業品質,不同利害關係人權力的決定和安排方式,當然需要重大的改變。北歐若干國家和德語系國家已藉著提升「共治」的方式,朝這個方向改革,例如,員工代表在德國大企業裡,占有一半的常務董事席次,確保公司做策略性選擇、或決定經理人或員工薪資時,能夠更妥善的考慮工人的利益。這些例子顯示,教育政策雖然重要,卻不能獨力解決某些國家中的極端不均水平。

     

好書推薦:


書名: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
作者:阿瓦列多(Facundo Alvaredo)、江瑟(Lucas Chancel)、皮凱提(Thomas Piketty)、賽斯(Emmanuel Saez)、祖克曼(Gabriel Zucman)
譯者:劉道捷
出版:衛城出版
出版時間:2018/08

瀏覽次數:250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