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美國的職業教育中存有一股「反智」潮流,這可說是美國文化中最奇特的現象之一。要了解這個對於青少年有重大影響的現象,我們一定要先研究美國1870年以後的公立學校制度。

美國從1870年開始,大規模發展免費就讀的公立中學體系,而20世紀後公立高中隨處皆是。美國教育制度強調民主與大眾化──其它的國家並不會認為所有的孩童直到高中畢業都應該接受同樣的教育。在歐洲,學童大約只有在10歲前接受同一教育,之後就分流到不同性質的學校,或是上不同性質的課。14歲以後,80%的學生就不再接受正規教育,而其它的學生則進入大學預科。

然而在美國,學童的義務教育直至16歲或更久,且進大學的比例高於歐洲。美國人也喜歡讓中學生有同一學制,就是進入社區的高中就讀。雖然學生的選課可能不同,但是教育的軌道是單一的,因此他們不會因為社會階級、家庭狀況或是成績不同而進入不同學制。

但即使美國民主的教育哲學一向反對階級化的社會,可是殘酷的社會現實下,貧窮與種族等因素最後還是會造成階級。無論如何,在美國,一般來說是到了研究所時期或是大學最後兩年才有根據職業規劃而來的教育。這個教育制度是普遍、民主、節奏較緩慢與較不嚴格的。但是它也造成人才浪費:階級化的教育對有天分的窮人家子弟來說,固然是阻絕其成功之路,但是美國式教育則可能糟蹋了任何階級出身的資優學生。

讓更多孩子留在學校吧!

美國一向致力於免費的公立學校教育體系,所以將此體系延伸到中學似乎是很合理且必要的事。工商業在發展中,職場技能也愈來愈繁雜。由於職場人力的缺乏,所以公立高中的設立似乎是既能滿足需求又符合公平的精神。

因此,在1860年後,公立高中數目大幅增加。從1890年(此時我們才開始有統計數字)到1940年,就讀高中的人數幾乎每10年就倍增。到了1910年時,全國17歲的人口中已經有35%在高中就讀。在這樣的增加速度下,美國幾乎所有的年輕人都讀高中了,而約莫2/3可以畢業。

美國高中教育的素質當然各地差異可能很大,然而不管大家對其整體看法如何,都很難否認這種免費的公立高中教育是人類教育史上的重大成就,也是美國人想要達成社會公平化與提升社會流動性的重要標記。這種教育制度對提升民主素養的幫助,已使得美國公立高中制度紛紛被歐洲國家仿效。

只是,高中教育若是成為一種普及教育,會使它的性質改變。在20世紀初時,由於高中數量少,所以入學很競爭。來讀的學生都是因為他們想要讀高中,並且他們的父母供得起。有一種似是而非的說法,就是當時會讀高中的學生主要是為了繼續要讀大學而來。我們不知道20世紀初時高中生確實繼續讀大學的比例,但是我們有資料顯示預備想要讀的人數比例。1910年時約有49%的高中生是預備進大學的。而這個比例此後就一直上上下下。

高中教育上最大的改變,在於以往是自願就讀的,而改成免費公立高中制度後,成為強迫就讀且入學者程度不一。也正好在公立高中數目成長最快的那些年,前衛分子與工會領袖一直在批評社會中的童工問題。而解決這問題的最好方法當然是延後義務教育的年限。到1890年時,有27州已經規定高中是義務教育。到了1918年時,美國所有的州都如此。法律也對畢業年齡逐漸嚴格,在1900年時平均要14歲5個月才能脫離義務教育,而1920年平均是16歲3個月。社會福利制度與勞工團體都嚴密地監督這些法律的執行。這是為了避免年輕人被勞動市場剝削,而那些不讓兒女太早進入職場的父母也應受法律保護。

但是以現今來說,逐漸地,不論程度高低而大量進入中學讀書的年輕人中,很多人其實是不情願的。他們讀高中不是因為想求學,而是因為這是法律的規定。

被同一套教材綁在教室裡的聽眾

以往免費公立高中剛出現時,對想求學的年輕人是寶貴的機會,但是現在很多年輕人是被迫上高中成為「被綁在教室裡的聽眾」,所以學校當局只好盡一切可能讓他們坐得住。1940年美國青年部教育委員會其中一份報告裡說:「如果中學裡有一個學生的課業很不好,我們應該要記住他是被強迫來此的,因此我們應該盡可能幫助他,這是他對於社會合理的要求。」

對讀書充滿疑問、不情願或是根本對學校有敵意的學生逐年增加。因此我們可合理懷疑,學生的平均程度以及學習意願逐漸降低了。當然,在1890年時全國35萬9千名高中生所用的較高程度的經典課程教材,已不適用於成千上萬的今日高中生身上。如果國民教育只是小學教育,那麼美國關於所有人都應該受教育的信念很容易可以實施。但如果是指中學教育,那麼是否每一個人都適合接受此教育就是個問題了,而可確定的是大家都用同一套方式或教材學習是行不通的。因此,這需要改變。

然而學校行政當局的素質與觀念,本身就是個大問題。早在1920年代時,中學就基本上被看成是一種看管住狂飆年紀的青少年的機構,學校必須讓對課業絲毫沒興趣的年輕人留在學校,因為這是法律。

然而學校的運作不只有法規的壓力,還必須能吸引大部分年輕人樂於在此學習。在勇敢地承接下此任務後,教育當局開始規劃能吸引學生的課程,可是這些水準降低、性質多元的課程從傳統教育標準看來是不適合的。如此以往,他們慢慢地不太在乎高中教育的原始目標或是學科要求了(當然,想要上大學的學生自然會努力,學校放棄高標準而開一些只求吸引學生的課是針對其它的人)。

學校必須開始施行不同的套裝課程,這是因為眾多的學生中人人來此的目標不同、程度也不同。這時高中的課程與1890年或是1910年時自然不可能一樣了。於是教育決策者面臨的問題是:學校應該要不論學生的意願與能力、儘量要求其課業程度與表現嗎?或是乾脆放棄這種以學科能力為目標的教育?

職業教育中重量不重質與重視效用不重視智識的風氣,最後橫掃美國。學校本來是要培育出對知識有興趣或是有學習能力與天分的學生,但現在大家卻都不認為平庸、不願學習或是能力不足的學生是學校的障礙。美國教育當局反而把沒有興趣學習或是天分不好的學生看成是英雄了。他們不只認為美國的社會特質引導教育不那麼重視智識能力的培養,還更進一步宣稱這樣的教育已經落伍且無效果,民主社會體制下的教育應該要配合兒童的需要,教他們實際生活上有用的東西。

     

好書推薦:


書名:美國的反智傳統
作者:理查.霍夫士達特(Richard Hofstadter)
譯者:陳思賢
出版:八旗文化
出版時間:2018/07

瀏覽次數:149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