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Dharti Mata Sustainable Workshop 棉樂悅事工坊臉書專頁。

2009年生命的因緣帶領我初次踏上喜馬拉雅山的土地。當時我在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從事國際發展領域工作。記得在尼泊爾時,在地的溝通對象及領導者清一色以男性為主,有天在社區的菩提樹下跟村長及社區工作者談論著工作事宜,突然間意識到我幾乎從未聽過在地女性的想法,甚至連聊天談話的機會都少。我忍不住自問:女人的聲音在哪裡?

有天剛好適逢印度教慶典節日,眾多村婦們捧著供養神明的盤子,上頭滿是鮮花與紅黃相間的硃砂,緩步走向社區菩提樹下的小廟宇進行祭拜儀式。村長幫我邀請兩位女大學生跟我對談,我於是問:在日常生活上,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結果兩位少女不約而同的說:Period time!她們述說著在月經上所面臨的種種問題,這時附近的村婦一個接著一個,很自然的加入了這場即興對話,最後居然演變為20多位婦女在大談月經期間所面臨的遭遇與不適。

這場菩提樹下的月經對話,扭轉了我對於社區工作的想法,也引領著我開始思考我跟自己的月經關係及未來可以如何行動。

被汙名化的月經,讓她們承受許多不必要的苦

即便在21世紀的現今,在已發展的都會城市,月經的話題還是躲藏於陽光底下。許多地方的女性在經期來臨時,飽受污名及文化上的束縛與限制。教育知識的不足及社會觀感問題,導致月經就像不存在的存在。女人們將每月的經血視而不見,而市場上的衛生棉廣告出現的總是藍色的液體,紅色的經血彷彿羞於見世。

在尼泊爾這個主要為印度教及佛教的國度,信奉印度教的種姓民族在女性經期間的禁忌普遍較多且繁雜。在村落裡大多數的女人使用的是舊紗麗或舊布作為月事布墊,但因缺乏正確清潔知識,常常清潔不當或是曬在陰暗的地方,造成女性面臨許多婦科相關疾病。許多女性終其一生來月經37至40年,卻對於女人為何會有月經不了解,甚至以為自己生病或被詛咒了。因為知識教育的不普及或難以啟齒,經血的污名化也就這樣代代相傳下來了。

在偏遠的尼泊爾西北方喜馬拉雅山區,有一個傳統習俗叫Chhaupadi,意指經期來的女人必須要住到小茅草屋裡,與家人隔離,有時也需要住在牛棚裡度過經期時間,同時無法進入廚房料理自己的飲食需求,造成許多不便及不舒適,加上無適當的經期用品及月經期間居住環境惡劣,奉行Chhaupadi習俗的女人在月經期間不但沒有被特別照顧體諒,反而因此受了許多苦,教人心疼。

推動「環保正向經期」

根據「婦女環境網絡」(Women environment network,簡稱WEN)的報告,在英國,女性生理期衛生用品每年產生超過20萬噸的廢物,女人一生中會使用至少120至125公斤的生理期相關衛生用品。設想一下,全球一半的人口每個月製造出多麼驚人的垃圾量,這不但對環境造成負荷及污染,同時拋棄式衛生用品對女性身體也並不一定友善。

以我在尼泊爾生活的經驗,當地人對於垃圾處理的方式,就是放把火燒了,或是丟棄置之不理,任其污染環境。一般拋棄式衛生棉被焚燒時會釋放戴奧辛,產生毒素污染空氣;若丟棄置於路邊,則需要至少300至500年才會自然分解。加上多數女性並無掌握家中經濟大權,或沒有工作收入,可想而知每月購買拋棄式衛生棉也是一筆開銷啊!

由於先前了解到一般村落婦女們也是用舊布折疊的方式作為月經布墊,我猜想婦女們應該對於「布」的接受度會比較高,我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翻轉傳統殘破舊布的觀感,轉換成美麗、材質好、方便使用的布衛生棉,這樣就有機會邀請在地女性嘗試以對環境友善及對身體友善的布衛生棉度過經期。

有一次在村子裡帶領布衛生棉手縫工作坊時,有一位阿嬤在縫完布衛生棉後,開心的跑來跟我說:This is not a new thing, but a whole new idea。這不是新的東西,不過卻是一個全新的想法耶!於是,環保正向經期的運動悄悄在尼泊爾展開了。

你好!請問你有用過布衛生棉嗎?

2010至2012年期間,我在先前服務的國際志工組織之下,帶領台灣志工夥伴在尼泊爾進行了十多場婦女衛教及布衛生棉手縫工作坊的活動。到了2013年創業前期,我想要評估先前參與過婦女衛教計畫的學員回饋現況,了解她們使用布衛生棉的心得與建議。這些學員們的家散布在村落、山群間,到底要如何找到她們並讓大家侃侃而談害羞的月事話題,真是一大挑戰啊!

我穿上了登山鞋、帶著簡單藥物、布衛生棉樣本、分享用的餅乾,與在地翻譯人員走入村落裡、帶著微笑挨家挨戶的詢問:Namaste(你好)!請問你有參加過布衛生棉工作坊嗎?婦女們先是害羞的說:「啊,有啊!」接著邀請我們坐在手編的草蓆上、一邊曬太陽、一邊做問卷。

在訪談的過程有時會有其他婦女從旁經過、就隨口問問:「Namaste!你有用布衛生棉嗎?」婦女回:「有啊!」接著也加入了訪談的行列,大家就這樣一邊喝茶、聊天,從家裡的媽媽、女兒、媳婦,還有隔壁的太太們、孫女們等,一戶接著一戶。從最高階的婆羅門族、藏族到最低階的達利族,在山與山之間與婦女們展開對話與了解。我們發現不同種姓的婦女生活習慣的確有很大的差異性與不同,僅相隔20分鐘路程的社區、生活及飲食習慣完全不一樣。

基本上婆羅門族(brahman)信奉印度教,是茹素滴酒不沾的民族,有較為虔誠的信仰習慣。達曼族(Tanang)意指騎著馬的勇士,早期從西藏過來的,信奉藏傳佛教,吃肉飲酒。在訪談的過程中,我有幸參與達曼族的慶祝儀式,大夥一起唱歌,分享著自家私釀的小米酒!達曼族的女性會在鼻子中間穿上美麗的銀飾鼻環。達利族(Dalit)主要被印度教文化視為底下階級的族群,而且是會吃豬肉的族群,達利族的村落座落在山頂上,各家都有養豬,遠遠在山頭可以望見豬跑來跑去,而在地的男人主要是從事打鐵、五金等工作。

訪談過程中,原本以為婦女們難以突破心防,或是有語言障礙等疑慮,好在我們的翻譯夥伴是當地人,親戚眾多,交友廣闊,所以一路上在村子裡走訪很自在,很像是去拜訪很多親朋好友的感覺。婦女們也頻頻端上熱奶茶、水果,把我們視為客人,願意真誠的與我們分享實際月經來的問題與現況,也對於未來要發展布衛生棉工坊給了寶貴的建議與支持。棉樂悅事初期的縫紉老師,就是其中一位訪談的婦女,她自告奮勇說要擔任培訓婦女縫紉技術指導。而也是因為有了第一位老師的加入,我們隨即展開了首次為期一個月的布衛生棉縫紉訓練課程。

在旅程的最後,我們與少女們坐在學校前方的山坡展開對話。少女們說從前在上學期間,當月經來時,她們都使用舊的布墊,現在她們已經改用舒適的布衛生棉去上學了。聽到這裡,真是替這些可愛的尼泊爾女孩兒感到開心!

在這場百人訪談中,得知村落婦女們表示相當喜愛布衛生棉這項產品,也期盼未來在市場上能夠買得到。同時還有一項相當重要的資訊:婦女們喜愛桃紅色、紅色、咖啡色的布衛生棉,最不喜愛的顏色是白色。

基地核心,站在田上的工坊

我帶著希望讓尼泊爾婦女也能消費得起環保、實用、品質保證的布衛生棉的信念,從2013年3月開始,棉樂悅事工坊(Dharti mata sustainable workshop)正式運作了,並與Hasera樸門農場正式合作。我們蓋了第一間環保布衛生棉生產工作室,目前提供6位婦女就業機會。我們以生產環保布衛生棉為主,後續也將作為開發其他永續商品的基地。這個美好的工作空間,坐落在食物森林裡,前方有著一片高麗菜園,後方則是玉米田。白天工作時蟲鳴鳥叫、夜晚則是青蛙聲及螢火蟲的世界!

工坊的英文名是Dharti Mata,是古老梵文及尼泊爾文「大地母親」的意涵。很高興有這樣一個空間,可以跟著婦女們共同編織屬於大家的夢工坊,一個在自然裡工作的工坊,一個可以快樂工作的工坊,一個有著無限可能的工坊。

一片布衛生棉,開啟了關懷世界另一端女性的旅程。實踐環境友善、扭轉女性消費權及環保正向經期運動的展開!女性意識的共同覺醒,帶領我們與大地母親重新連結,讓我們一起創造身心喜悅的月事時光!

(備註:棉樂悅事從2013年創立,到現今每月生產近千片布衛生棉,以消費得起的合理價格販售給尼泊爾村落婦女,同時每年也於尼泊爾不同區域舉辦月經教育及布衛生棉手縫工作坊,與尼泊爾在地NGO/INGO組織合作,分享過去婦女衛教及推廣布衛生棉的經驗,同時目前Lovelady Pads環保布衛生棉已販售於尼泊爾、台灣、香港、馬來西亞、新加玻、美國加州等地。)

     

好書推薦:


書名:看見南亞
作者:林汝羽、林念慈、陳牧民、曾育慧、黃佩玲、蔡百蕙、鄭欣娓
出版:八旗文化
出版時間:2018/05

瀏覽次數:272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