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艾莉森是訓練有素的古典歌劇女伶,在大學主修聲樂和義大利文學。但是,她知道自己不會走入歌劇這一行。她也明白,自己必須準備另一套計畫。

畢業後,她利用學校的實習資歷,在以色列領事館找到一份基層工作,這是她日後在國際關係工作舞台發展的序曲。今天,艾莉森結合引領她進入歌劇領域的才華,她在學校學到的表演、歌唱和呼吸技巧,還有她的國際工作經驗,建立了包含三項事業的工作組合:

1.她創辦、經營一家公開演說公司,協助世界各地的客戶找到自己的聲音,成為更優秀、更有自信的演說者。她將呼吸技巧和舞臺表演的訣竅,融入與客戶的合作案中。

2.艾莉森在喬治城大學商學院、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當兼任講師,講授公開演說和溝通課程。

3.艾莉森無師自通,學會彈吉他,現在是民謠歌手,錄製了兩張專輯,在世界各地舉辦現場演奏會。

艾莉森所做的,正是在零工經濟裡的成功條件,即善用現有的技能、經驗和興趣,建構包含多種工作的多樣化組合。多樣化是零工經濟的新常態,能減低風險、開啟新機會、拓展人脈與發展技能。

建立工作組合

組合式工作者(portfolio workers)刻意選擇打造多樣化生活,扮演多重角色和投入多重專案,有些給付酬勞,有些無酬。他們可以達成個人目標和專業目標,在金錢和愛情、玩樂和工作、理想和務實之間,取得平衡。

「頂尖主廚大對決」(Top Chef)裁判蓋兒.西蒙斯(Gail Simmons)就深諳多樣化的力量。她在實境節目擔任裁判、出任雜誌顧問、品牌顧問、寫書、教書,並跨界食品業,在幾家營利和非營利組織擔任董事。蓋兒還自己開製作公司,製作自己的第一個節目「明星上菜」,在烹飪頻道播出。蓋兒認為,「我其實比95%的朋友更有經濟保障,因為我的工作這麼多樣化。我每一年的收入有10到20項來源。即使其中一項不見了,我也不必憂愁。」

多樣化意味著要建立工作組合。建立組合最常見的方法,是從一份有酬工作開始。對許多讀者來說,全職工作或者重大合約工作,是工作組合的主力,但是不必樣樣工作都有酬。納入個人專案和義工工作有助我們探索興趣、學習技能、重燃熱情、實踐某些人生待辦事項,或純綷為了樂趣參與活動。蓋兒在大學主修人類學和西班牙文,因為她喜歡,也有興趣。後來人類學成為她對食物興趣的堅實基礎。至於她主修的西班牙文,她說,她做的是紐約市的美食產業工作,「廚房裡用什麼語言?」沒錯,正是西班牙文。

我們永遠無法判斷哪些工作、技能或經驗,日後對我們最重要,或是能為完美的機會做好準備。唯有跟著興趣和好奇心走,全力以赴,才是上策。在考量工作組合的內涵時,以下可做為選擇工作的依據。

引你入門的工作

許多人夢想做完全不同於現在所做的事情,但又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成功過渡到新領域。若是這樣,你可以找個能給你機會接觸新領域的工作,與新產業或部門的人見面、互動,並建立關係。

例如,凱薩琳在一家廣告代理商擔任全職工作,但她經常發現自己在腦中描繪完美的生活空間。她真正的志趣是室內設計,不是廣告。她沒有設計業的人脈和經驗,只有無比的決心,於是在一家高檔家具店找了一份週末兼差的工作。這份工作給了她管道,可以開始在當地的室內設計業建立聯絡網。

她設法認識同事,許多是人面廣的設計師;她也會和來店為客戶物色家具的設計師打交道。凱薩琳光靠著接觸其他室內設計師、向人請教,就開始學到這一行的基本面:如何向客戶推銷、收多少費用、如何管理專案、如何確定專案範圍,以及常見錯誤。在那家商店工作一段時間後,凱薩琳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位客戶。不到一年,她辭去全職工作,自己開了一家室內設計公司,業務蒸蒸日上。零售業的兼差工作,正是她了解新產業和創業的敲門磚。

實驗性質的工作

實驗性質的工作可以讓我們測試某個機會,發現不喜歡就捨棄,轉而嘗試別的。就像試營運,我們可以利用短暫的工作機會做初步測試,成功時繼續加碼,不成功就喊停。我們藉此以有限的時間、金錢和資源,獲取寶貴的資訊,知道什麼行得通、什麼行不通,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以副業試水溫,吉兒就是一例。吉兒在紐約市從事步調快速的企業法律工作。在同一家公司待了十年之後,她考慮跳槽到新創企業服務。為了探索創業家的生態,她開始參加創業週末營,和一群創業家共事,研擬商業構想,為提案籌募資金。她在聯合辦公空間租了一張短期辦公桌,藉此接觸創業家。她先在幾家新創企業擔任公益法律顧問,以熟悉他們面對的法律問題,並累積解決問題的經驗。

吉兒最後決定回到大企業工作,但是她實驗性質的新創企業工作經驗,擴大了她的商業與法律技能、拓寬她的人脈,也讓她做出更專業的職涯選擇。吉兒的例子顯示,副業不必發展成全職工作才算成功。我們能透過副業得到寶貴的資訊,對於接下來的去向,做出更好的決定。

邊做邊學的工作

我們可以藉由工作組合,讓自己有機會以較低的風險,在工作上依自己的步調學習。舉例來說,我剛成為兼任講師時,是容易緊張又生嫩的演說人。想到參加專業會議,面對一大群同事講話,我就覺得壓力很大。可是在一群學生面前,講授我設計的課程,談論我熟悉的主題,我反而較沒有壓力,也比較有安全感。我利用副業性質的講師工作,以每週的課堂講課練習演說。我實驗各式各樣的演說技巧、找到自己的聲音,並請同事和學生給我建言。等到白天工作的公開演說變多,我已經做了足夠的練習,所以能夠從容鎮定,勝任愉快。講師的副業,給我實地練習公開演說的機會。

你真正想做的工作

我們可以透過工作組合,確保我們持續從事一直想做的事,避免一再拖延人生計畫,也就是先關注「應該」做或符合別人期望的事,卻把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往後延遲,直到某個可能會來、也可能不會來的那一天。拖延人生計畫本身就是一種風險:我們很可能陷入日後讓我們難以自拔的名利地位,無法分身去做想做的事。

拖延人生計畫也有目標可能變個不停的風險。例如,我們可能向自己保證,一旦財富達成某個數字,就不再做企業律師或投資銀行家,但是五年後,我們完全套牢在那種生活方式中,心目中的目標數字又變高了。我們不斷拉高目標數字,也就永遠無法滿足,無法停下手中的事,轉而去做想做的事。工作組合讓我們可以今天就開始追求真正想做的事,不再過拖延的人生。

     

好書推薦:


書名:零工經濟來了
作者:黛安.穆卡伊(Diane Mulcahy)
出版:天下雜誌
出版時間:2018/01

瀏覽次數:940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