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如果人工智慧持續進展,持續把更多工作納入自動化作業,結果會怎樣?

樂觀的人認為,就算原本的工作機會被自動化取代,將來還是會有更新、更好的工作機會等著我們。因為自從工業革命期間,盧德主義者擔心嚴重的技術性失業問題將無法避免以來,類似的憂慮從來沒有成真過。

不過另一批悲觀的人卻認為,這次真的不一樣了,會有史無前例多的人不僅失業,還淪落到失能的狀態。悲觀人士認為,自由市場薪資待遇的水準是由供需兩端共同決定,而廉價機器勞力源源不斷的供應,最終一定會把人類的薪資待遇壓抑到遠比生活基本開銷還要低的程度。只要勞動市場的工資水準是以能完成任務的最低報價而定,由誰完成或是由什麼東西完成並不重要的話,則凡是能夠外包到低所得國家或是外包給機器的職業項目,薪資待遇一定會降到有史以來的最低點。

我們在工業革命的時候讓機器取代人力,將勞動階級移往更需要花腦筋的工作,同時換取更好的薪資待遇(講白了,就是用白領的工作取代藍領的工作),現在我們又逐漸想出用機器取代腦力的辦法。如果我們這次最後能夠轉型成功,留給未來人類的工作項目會是什麼?

新科技真的帶來更多新工作?

樂觀人士認為,繼體力與腦力的工作之後,下一波的成長將來自於創造力的工作;悲觀人士則把創造力視為另一種形式的動動腦,到頭來一樣會是人工智慧一枝獨秀。樂觀人士期待下一波工作機會伴隨科技發展而來,是以往根本無從想像的新職業──生活在工業革命時代的人,怎麼可能想到自己的子孫有一天會靠網頁設計和擔任Uber駕駛過活?悲觀人士則指出,從電腦革命以前開始,就有人推論現在大多數職業都是以往難以想像、未曾出現、需要依靠科技帶動的新職業,然而這樣的推論錯得離譜,禁不起圖3.6的檢驗:現在絕大多數的職業,其實早在一個世紀以前就已經出現了。如果按照各行業提供的職缺數目依序排列,要一路算到第21位才會找到電腦革命帶來的新職業:軟體工程師,而且占美國就業市場的規模還不到1%。

這張統計圖來自美國勞工統計局,顯示的是2015年美國就業市場總計1億4千9百萬份工作分屬於535種行業類別,並依照就業人數多寡排序後的狀況。職缺總數超過一百萬人的職業以標籤註記,直到第21位才能找到電腦科技促成的新職業。

搭配另一張圖可以讓我們更了解現在所處的狀況。這張圖把人類的智慧比喻成地表,不同的地表高度代表機器要勝任各個工作項目的難度,而海平面代表的則是機器目前能做到的程度。現在就業市場的主流趨勢並不是把人類都移往全新的職業,而是讓人類擠在圖中幾片還沒被上升的科技潮流淹沒的剩餘土地上!

莫拉維克「人類能力地貌圖」的概念呈現。海拔高度象徵電腦從事該領域的難度,海平面淹沒的部分則是電腦現在可以完成的任務。

上述的世界觀並不是只有一座孤島,反倒更像是地形複雜的群島,其中的小島和礁岩代表機器在這幾項有價值的工作上,還沒辦法像人類一樣做得遊刃有餘。這些僅存的領域不是只有軟體設計這種高科技類型的工作項目,科技程度不高,但卻能充分運用人類優越敏捷能力與社交能力的工作項目也名列其中,諸如推拿師傅和戲劇演出等等。

人工智慧有沒有可能快速從我們手中奪走運用腦力的工作,只留下低技術門檻的工作?我有一位朋友前不久跟我講了一個笑話,他說到最後剩下的職業,可能也就是人類最早發展出來的工作:性工作。當他把這個觀點告訴日本的機器人專家後,想不到對方居然不表認同:「那你就錯了。告訴你,機器人在這一方面也很擅長!」

兩匹馬的對話

悲觀人士主張未來的結局再明顯不過:所有島嶼總有一天都會淹沒,到最後人類沒有任何工作可以做得比機器更經濟實惠。蘇格蘭裔美籍經濟學家克拉克(Gregory Clark)在大作《告別施捨》中提到,如果我們想稍微了解未來工作的樣貌,不妨拿馬匹之間的對話做為比較基準。想像活在1900年、雙眼盯著最早期汽車模型的兩匹馬正在揣測自己的未來:

「我擔心有一天會成為技術性失業的勞力。」

「不會啦、不會啦,別跟那些盧德主義者一個樣:我們的祖先以前看到蒸氣引擎取代我們在工廠的差事,還是看到蒸氣火車取代我們拉馬車的工作時,不也講過一樣的話?結果呢?現在的我們反而有更多,而且也有更棒的工作可做。我寧可像現在一樣,整天拉著客用小包廂穿梭在城鎮裡的大街小巷,也不要一整天被綁著轉圈圈,只為了替那些蠢爆了的挖礦機提供動力。」

「可是,如果內燃機這種引擎真的有那麼神奇的話呢?」

「我敢保證將來還是會有更新、更新的工作要由馬匹來負責,只是我們現在還想不出來那會是什麼樣的工作而已。過去歷史上總不乏類似的過程,像是當初發明輪子和耕犁的時候。」

不幸的是,後來那些想像不到的新工作並未誕生,而沒事幹的馬匹不是被取代而已,還被宰去做其他用途,以致美國馬匹數量從1915年的2,600萬匹暴跌至1960年的300萬匹。繼機器的勞動力讓馬匹顯得多餘以後,機器的智力會不會也讓人類顯得多餘?

不需要工作也能夠擁有收入?

這樣說起來,到底誰的觀點是對的?是那些認為由自動化取代的工作,會轉換成其他更好工作的觀點?還是那些認為大多數人類終將淪為失能一族的觀點?

如果人工智慧的發展能一路向上,可能兩種觀點都是對的:只是一種指的是短期狀況,另一種指的是長期狀況罷了。雖然我們在提到工作機會消失的時候,經常會跟愁雲慘霧的情境聯想在一起,但是沒有工作要做卻未必是糟糕的事情!

盧德主義者的問題出在只在意特定的工作項目,忽略其他可能也可以產生同樣社會功能的工作。準此以觀,那些只在意現有工作的人,可能也犯了眼光不夠遠大的毛病:人之所以會投入工作,是為了賺取收入和追求使命,一旦機器能生產出充沛的物資,最終結果可能演變成人類不需要工作也能夠擁有收入和使命。

前面馬匹的故事,最後也走向了類似的結局──馬匹不但沒有因為丟了工作而集體滅絕,相反的,馬匹的數量還從1960年起逆勢成長了超過3倍,幾乎等同受到良好的社會福利體系照料:馬匹不用自挑腰包就會有人樂於出錢飼養,從事的也都是娛樂跟運動競技方面的活動。那麼,我們是否也有能力對需要幫助的「自己人」提供同樣的照料呢?

我們能不能實行基本收入制?

先從收入的部分開始談起:只要把持續擴大的經濟大餅當中一小部分進行重分配,就能夠讓所有人都過得比以前好。很多人不僅認為人類能夠做到這一點,更是應該要做到這一點才行。

如何分配財富的方案可說是五花八門,每一種方案也都有支持與反對的聲浪。最簡單的方案是「基本收入制」,讓每個人不分資格,每個月都能無條件獲得一筆進帳,在加拿大、芬蘭、荷蘭等地都可以找到一些小規模的試辦正在進行或規劃中。

支持者認為,基本收入制比其他提供援助的社會福利支付方案更有效率,且省卻了決定誰符合補助資格這些備受爭議的行政程序。以援助觀念為出發點的社會福利支付系統,往往遭批評會使人失去工作的意願,但這個問題在進入未來沒有工作、沒有人需要工作的世界後,自然就不重要了。

如果機器真的有一天,能用極少的成本生產出目前所有的商品跟服務,我們就會擁有夠多的財富讓每個人都過得更好,這一點殆無疑義;反過來說,屆時只要相當低的稅率就能讓政府維持運作,發放基本收入給人民並提供免費的服務。不過當我們回歸現實面來看,可以實現財富分配當然不代表將會實現財富分配,甚至連應不應該實現都可以在現代社會引起強烈的政治歧見。

很多人認為,減少收入分配不均是現在就值得支持的想法,不用等到人工智慧接收一切的未來再來討論。這個觀點雖然帶有不少道德層面的訴求,但是證據顯示,分配更平均的社會可以讓民主發展得更好:只要社會上有一大群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級,操弄選民就會變得愈困難,少數有錢人和財團也就愈不可能花錢買通政府。愈健全的民主體系反過來會讓經濟事務運作得更好,達到減少貪汙、更有效率和快速成長的多重目標,最終受益的當然還是社會上的每一個人。

讓沒工作的人扛起使命

工作帶給我們的不只有錢。大文豪伏爾泰早在1759年就留下這麼一句話:「工作使人遠離三種罪惡:無聊、惡習和匱乏。」反過來講,光是給人一筆收入也無法保證對方就會過得更好。羅馬皇帝用麵包、競技場讓臣民忘掉憂愁,耶穌則更看重非物質面的需求,一如《聖經》記載的:「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

工作到底在金錢之外帶來了什麼價值?一個沒有工作的社會又該採取什麼替代方案,才能達到一樣的效果?

有些人恨工作恨得要命,有些人卻又愛工作愛得要死,所以這個問題當然不會有簡單的答案。除此之外,很多兒童、學生和家庭主婦不需要透過工作,也能夠變得愈來愈厲害,歷史上也多得是被寵壞的富二代還是王公貴族找不到人生的目標,整天鬱鬱寡歡。

2012年有一份綜合文獻分析報告指出,失業有可能對生活幸福造成長期負面影響,而退休生活就好像是在開福袋,是好是壞猶未可知。近年來逐漸成為顯學的「正向心理學」點出了幾項有助於提升生活幸福與使命感的做法,其中有些(特別聲明:絕非全部!)可以透過工作獲得滿足感,譬如和朋友、同事建立起的社會連結;健康且充滿活力的生活形態;自尊、自重,在做擅長的事情時,能夠感受到高效率的愉悅感;覺得能被他人需要,能夠帶來改變;體會到成為組織一份子的意義,能夠為大我做出奉獻……

由於這些項目也可能在工作場所之外實現,因此讓樂觀份子的論述更站得住腳。如果要讓低度就業的社會更加繁榮,而不是走上自我毀滅的道路,我們就要有辦法讓這些增進福祉的活動更加活絡,而這條路上需要的不只是科學家和經濟學家,同時還需要心理學家、社會學家和教育工作者的共襄盛舉。只要我們能認真看待替所有人增進福祉這件事,未來只需要動用一部分人工智慧創造的財富,就一定有辦法讓人類社會達到前所未有的繁榮,最起碼也應該能夠讓所有人都樂在自己所夢想的工作中。一旦我們的日常生活不用再為了五斗米折腰,不再以賺錢為第一優先,人類發展的潛能將會被徹底釋放。

     

好書推薦:


書名:LIFE 3.0:人工智慧時代,人類的蛻變與重生
作者:鐵馬克(Max Tegmark)
譯者:陳以禮
出版:天下文化
出版時間:2018/03

瀏覽次數:673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