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旅遊業令澳門致富,但旅遊業也令澳門人痛苦。為什麼?以下兩則新聞可以見微知著。

非常吊詭地,當澳門經濟越好,生意卻越難做。在2013年,澳門市中心議事亭前地的星巴克及荷蘭園馬路的商務書店相繼結束營業。原來,就連外資都受不了澳門的營商環境。

以往,澳門是個沉悶單調的城市。在最近十多年的急速變化中,不少街坊小店漸漸隱退,令人深感可惜;但另一方面,外來投資也可能為沉悶的澳門帶來一點新面貌,甚至注入多元文化。如果把外資粗略分成可親的及不可親的,對澳門人來說,書店與咖啡店應該屬於前者,那至少代表了一種優雅的氣息。

澳門一向書店稀少,也沒有咖啡店文化,因此星巴克與香港連鎖書店「商務」的進駐,多少代表了一種可喜的變遷──我們雖然拒絕不了賭場,但如果經濟發展可以帶來更多書店及咖啡店,也還算不錯。就算是美式連鎖咖啡店,也總比滿街的藥房好一點。這願望其實很卑微。但後來,澳門最早開設的星巴克被拒絕續租,原址變成化妝品連鎖店;至於商務書店則有傳聞是因人手不足,無奈結業,原店面變成餐廳。

澳門人的感慨,已經從告別街坊小店發展到對連鎖店的悼念──是的,就算我們張開手擁抱連鎖店,也驚愕地發現澳門連帶著那麼一點優雅的連鎖店也保不住。可以繼續在市中心生存的店舖,包括多到淹死人的藥房及化妝品店,還有為數不少的手機店及電器行,多是為遊客而設,跟本地人漸行漸遠。

因此,星巴克與商務書店的結束營業頗具代表性。在經濟方面,這說明在澳門做生意之難,已不限於中小企業,甚至連鎖店也受不了,這是非常病態的營商環境;在文化方面,也說明澳門人寄望外資帶來不同文化洗禮的希望破滅。澳門的宿命是:當經濟不景氣,城市很單一很沉悶;經濟發展起來時,市面暢旺,但單一與沉悶卻以另一種面貌出現。

短短8天擠進90萬人,澳門真有這種容納力?

主要原因,就是澳門被遊客攻陷「逼爆」。近幾年,澳門每年接待超過3,000萬名旅客,對照台灣在2016一整年的旅客量,都不過是稍微超過1,000萬人次──澳門的面積只是相等於台北市文山區,同樣是30平方公里左右。

作為一個旅遊城市,澳門理應深明待客之道,然而,對於數千萬旅客,澳門真的要多多益善?當市民已經覺得城市被逼爆,但旅遊局卻多次表示澳門接待旅客的能力仍未見頂,頗有一副「放馬過來」的從容不迫。不過,每天塞車、擠公車、排長龍過關去大陸、在街上跟旅客爭路的市民卻不同意。在2017年的十一黃金周長假期,短短8天已有90多萬旅客入境澳門。市民已經習慣:旅客逼爆澳門,海關人山人海,市中心寸步難行,等計程車苦不堪言。

面對今天旅遊業為澳門人生活帶來的巨大衝擊,我們要回到原點思考:發展旅遊業的終極目標到底是什麼?當年,政府宣佈開放賭業市場是為了拯救疲弱的經濟。幾年之後,澳門的賭場收益已超越拉斯維加斯,澳門人的心情已由欣喜變為擔心,甚至因擔心而生質疑──不斷求數字的攀升,是澳門之福嗎?

旅遊業令澳門致富,功不可沒,但是,澳門已脫離十多年前的一窮二白,因此思維必須改變:發展旅遊業是為市民謀福祉,讓澳門人過更好的生活,如果過多的旅客使我們生活品質下降,甚至有可能像香港那樣,激起本地人與大陸遊客之間的矛盾,澳門就必須調整旅遊業的步伐。

發展觀光,重點是想迎來什麼樣的遊客?

這幾年,「旅遊承載力」的問題被廣泛討論。當旅客量大,相關產業自然生意興隆,但這對旅遊業的長遠發展卻不見得是好事。澳門銳意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但「旅遊」談得多,「休閒」談得少。幾年前的春節,有電視台訪問大陸旅客,有人說:「想不到比春運更熱鬧!」網友分享遊澳經驗:「人生中第一次,人擠得連走路都要等!」

「休閒」兩個字,其實關乎澳門的未來。澳門一直希望經濟適度多元化,想發展商務旅遊、文化旅遊,帶動展覽會及文化產業。當澳門繼續擁擠,賭業並不會受影響,因為澳門仍是中國唯一合法賭城,賭客別無選擇。但是,文化旅遊講求格調與休閒,商務旅遊亦不會選一個人滿為患的逼爆城市,當遊澳門的差劣口碑傳出後,未來仍選擇來澳的只會是純賭客。

我在廣州的朋友,是中國近年興起的中產階級,他們曾經很愛來澳。2003年,他們首次來澳,愛上澳門的文化與休閒。但自從過關來回動軏要3、4個小時,而澳門又太擁擠,他們就再也沒有來了。隨著大陸遊客消費力日增,出境旅遊限制放寬,他們已有不少選擇。如果旅客量不減,受苦的首當其衝是市民,受害的還有澳門的未來:這樣下去,來澳門的只會是文化水平不高的、不作其他消費的、不會幫助澳門產業多元化的賭客。到時,不用談什麼展覽會與文化創新產業了,多開幾十間當舖便可。

其實,澳門要調整旅客量並不困難,只要跟大陸相關部門商議,減少自由行的省市,或限制旅客來往次數即可。然而,澳門政府不單沒有限制旅遊的規模,反而雄心壯志要把不同區域變成遊客區,例如把阿婆井前地打造成另一個議事亭前地──前者是一個依然幽靜的歐洲式廣場,後者是長年人滿為患的旅客集中地。澳門人懼怕其他區域會「議事亭前地化」,市民的生活會進一步受打擾。

在今天澳門,任何事情只要一扯上旅遊業就得到政府高度注目──在寧靜的西灣湖廣場建夜市是為了增加旅遊元素,發展文創產業是為了文化旅遊,舊區重整是為了吸引旅客消費,甚至計劃建一個新的公共圖書館的目的之一,都是為了打造旅遊地標。

這種思維,本來可以理解。除了旅遊業,澳門沒其他經濟強項;而且,我們也希望旅客來澳門不只是去賭場,還要到不同區域了解澳門,推動賭業以外的其他產業。因此,從政府到民間都不斷尋找不同區域的旅遊潛力,實在無可厚非。然而,這種思維近年卻矯枉過正,只要一提到旅客就頭腦發熱,只要一牽涉旅遊項目就衝衝衝,卻不知旅遊業發展不是沒有代價的,更不知民間早已蘊釀反感情緒。其實,旅遊業這種經濟支持靠的除了旅客,更要靠本地人支持──如果旅客令本地人反感,受到不禮貌對待,這個旅遊城市還會成功嗎?

旅遊業的迷思:帶旺

除了開發不同區域的旅遊價值,政府也嘗試開拓新的旅遊路線,一方面企圖分流旅客,另一方面也為了帶旺各區經濟。在商業社會,「帶旺經濟」是天下無敵的四個字。可以賺錢,誰會反對?誰敢反對?不過,我們還是要問:如何帶旺?是怎樣的「旺」法?每一區都要那麼「旺」嗎?

首先,旅遊業帶旺各區的方式,自然是增加迎合遊客的店舖。明顯地,來澳遊客要買的不是水果毛巾或文創產品,而是藥、奶粉、化妝品、手機、名牌包包。因此,當某一區的遊客越多,就會有越多這種店舖。這勢必火上加油地推高租金,令小企業受苦、甚至是關門大吉。而且,當一間文具店變成美妝集團「莎莎」,也割斷了社區聯繫。這樣的「旺」,代價高昂。

當然,遊客也要吃,也會帶旺食肆,但一間小店面對顧客劇增會應接不暇,並導致價格上升,食物質素下降。幾年前,沙梨頭有個賣炒河粉的攤子經香港節目介紹之後,大量遊客令老闆不勝負荷,先是小休,後來索性結束營業。遊客少吃一碟炒河粉沒什麼,本地人少了一種地道美食,再不易見到一個熟悉街坊,卻是一大損失。

被資本主義「賺錢大過天」觀念洗腦的我們,很迷信「帶旺」這兩字。但其實,是不是每區都要那麼旺?有些純住宅區本來就該清靜,有些休憩區本來就該閒適。我們歡迎遊客看不同面貌的澳門,也贊成某些具文化旅遊潛質的區域值得發展,但對於把所有社區都要帶旺的思維,卻不敢茍同。 

     

好書推薦:

書名:隱形澳門
作者:李展鵬
出版:遠足文化
出版時間:2018/02

瀏覽次數:1227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